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伦敦谋划
    陈远的声音突然就拉长了语调,说道:“还是说,在你们心里,根本就没有孤的存在”

    四大伯爵,三十六子爵顿时呆住了。

    陈远继续说道:“老祖宗钦定孤为血皇,孤乃是名正言顺。既然如今,孤站在这个位置上,那就容不得心怀二心的人存在。若是再有人敢为隆泰求情,即日起逐出血族,永世不得召回!”

    这番话,威严至极,并且带着森寒的意味。

    众人都可以看出,这位年轻的血皇是真的动怒了。

    索陈尔亲王看着陈远,他的眼中闪过赞赏之色。

    本来,他是打算不杀隆泰的。可隆泰太不知死活了,索陈尔亲王是真的想杀了隆泰的。本来他还担心陈远为隆泰求情,那时候,他不好驳陈远的面子。现在陈远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索陈尔亲王也就放心了。

    索陈尔亲王站了出来,说道:“陛下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谁还要再为隆泰求情的,站出来”

    这会儿,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了,也没有人再为隆泰发声。

    陈远便走下了台阶,他来到了隆泰的面前。隆泰怒视陈远,道:“小杂碎,你敢!”

    “啪!”陈远猛然扬手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在了隆泰的脸上。他冷厉的道:“没有什么是孤不敢的!”

    这一下,让现场鸦雀无声。谁也没想到陈远就真的当中甩了隆泰耳光。

    “你敢!你竟然敢!”隆泰暴怒。

    陈远冷笑起来,说道:“隆泰,你今天死定了。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死因为你奇蠢如猪。你但凡会做人一点,今天就不会死。你以为他们为你求情,是因为你人缘好,威望高错了,他们不过是给你儿子隆傲天一点面子。你以为,孤会怕了你儿子隆傲天你应该想清楚一点,孤就算不杀你,将你当做上宾,你将来也会伙同你儿子隆傲天来作乱。既然如此,今天孤索性就给你儿子一个发兵的借口!华尔莱茵,拿血刺过来!”

    华尔莱茵犹豫了一瞬,他看了索陈尔亲王一眼。

    索陈尔亲王示意华尔莱茵给陈远。当下,华尔莱茵将军刺递到了陈远手上。陈远接过军刺,上前抓住了隆泰的头发,接着就朝隆泰的咽喉狠狠捅去。

    这一瞬,陈远的脸上是狰狞的。

    刹那之间,鲜血狂喷而出。

    隆泰想说话,但一说话,就像破风了一样,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陈远将血刺丢在了地上,转身就走。

    索陈尔亲王便也道:“大家都散了吧。”他说完之后,对华尔莱茵说道:“你看着隆泰,等他鲜血流净,便将他火化。然后安排人把他的骨灰送到隆傲天的封地圣彼得堡。”

    “是,殿下!”华尔莱茵说道。

    陈远回到行宫之后,他的气也已经平顺下去。

    林冰见了陈远,便问道:“事情怎么样”陈远坐在沙发上,说道:“我亲手将隆泰给宰了。”

    允儿这时候过去沏茶。

    沈墨浓和林冰听了陈远这么一说,顿时吃了一惊。沈墨浓说道:“隆泰乃是血族的元老,你这时候杀了他,只怕会让人心寒吧。”

    林冰在一旁默然不语,沈墨浓已经问出了她的疑问,所以她只需要听着。

    陈远说道:“没什么心寒不心寒的,我也看出来了,那帮公爵子爵,全部都是墙头草,即便我给他们跪舔,他们也不会臣服于我,帮助于我。一旦有什么状况,他们肯定毫不犹豫的倒戈相向。对于他们,最好的震慑方式就是用实力。只要我实力够强,他们就会够忠心。”

    “陛下说的没错。”索陈尔亲王走了进来,他进来后,行礼道:“老臣见过陛下。”

    陈远说道:“亲王,请坐!”

    索陈尔亲王便即入座。

    允儿刚好将茶上了来。陈远便道:“亲王殿下,喝茶。”

    索陈尔亲王说道:“谢陛下。”

    陈远跟索陈尔亲王一起端茶喝了一口,随后,陈远放下茶,说道:“这次也算是彻底跟隆傲天撕破了脸皮。我们必须尽早筹谋。”

    索陈尔亲王说道:“也不知道隆傲天到底归来之时会强大到什么地步。”他顿了顿,说道:“这几天,老臣要亲自出去一趟,跟各位亲王探一探,让他们务必要支持陛下您。只要他们一起支持您,隆傲天也不足为惧。”

    陈远说道:“亲王们不是要自己过来的吗”

    索陈尔亲王说道:“亲王们都在静观其变,尤其是现在您杀了隆泰,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老祖宗已经走了的消息也被众人知晓,所以大家现在都在等待站队。他们不会这么快就过来的。”

    “难道一个月后的加冕大会,他们也敢不来”陈远说道。

    索陈尔亲王说道:“那个时候,大家都会来。”他顿了顿,说道:“老臣隐隐觉得隆傲天很可能已经回来了。不然隆泰不会这么嚣张,所以老臣必须出去走一趟。”

    陈远沉声说道:“我觉得亲王你还是不要去的好,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太对。隆傲天如果回来了,但他为什么一直不出现也许,他真的回来了。但他在等待机会,就像是现在这种局势,制造某种压力,让您觉得必须出去亲自联系各位亲王。您一旦出去,他便对您下手。”

    陈远顿了顿,说道:“您在这里,占据地利,血王们都在,这样咱们就更有胜算。”

    索陈尔亲王多看了陈远一眼,他觉得陈远的思维真是敏锐到了极点。

    但马上,索陈尔亲王说道:“可这个时候,万一隆傲天先行联络了其他亲王呢”

    陈远呆了一呆。

    事实上,隆傲天消失了很长时间,他应该没道理这么快回来的。

    但种种敏感,让陈远和索陈尔亲王都觉察到了这一层危机。

    陈远是相信自己的敏感的,他觉得隆傲天是真的回来了。

    那么眼下,不管是守在古堡里不出去,还是主动出去联盟,似乎都不太容易。

    沈墨浓在一边一直听着,她说道:“不若我们全部一起出动。这里若没有我们,便是一个空空的古堡,咱们走到哪儿,都是血族正统。”

    “不行!”索陈尔亲王说道:“不可,陛下怎能随意丢弃大本营呢”

    随后,他叹了口气,说道:“也罢,一切都看天意吧。那些亲王们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还是会做壁上观,看看谁胜谁负,然后才会支持谁。”

    索陈尔亲王想要外出的这个念头也就这么给打消了。

    “只可惜,摩陈不在。”陈远暗自头疼,他向索陈尔亲王说道:“若是摩陈在,什么隆傲天,根本不足为惧。”

    索陈尔亲王也是苦笑,之前他对摩陈忌惮的要死。但现在真是风水轮流转,他却是多么渴求摩陈突然出现啊!

    这边也商量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随后,索陈尔亲王也就告辞离去了。

    陈远随后就对沈墨浓和林冰道:“墨浓,师姐,你们即日就离开这里吧。你们不是血族的人,没必要卷到这里面来。”

    他是害怕到时候万一掌控不住,自己也保护不了沈墨浓和林冰。

    沈墨浓和林冰相视一眼,两人的眼神却很是坚决。

    若是不知道陈远身处险境,她们还可以坦然离去。但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他们怎么能够离去呢

    沈墨浓道:“你不用多说了,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林冰也说道:“没错。”

    陈远见两女这般坚决,便知道自己说什么也不管用了。

    他心里是感动的。

    林冰又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吧,我觉得不会有事的。你这家伙是真正的福大命大。”

    陈远说道:“我的确不太担心我自己,我自己最多吃点苦而已,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我怕你们会出事啊!”

    沈墨浓和林冰齐声说道:“我们不怕!”

    陈远不由苦笑起来。

    国,伦敦!

    这里是真正的雾都。

    现在正是五月下旬,正是伦敦一年之中天气最美好的时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