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陛下亲临
    四袋血进入身体里面,马上被陈远的纯阳血脉煅烧成了丝丝营养。这些营养先在陈远身体里流窜,然而,身体里的细胞已经不能再吸收营养。所以这些营养很快就冲向陈远的头颅。

    陈远控制住营养,任由那一百枚脑细胞吸收。

    脑细胞吸收之后,迅速蜕变,进化起来。

    接着,脑细胞中又转化出法力来。法力化作丝丝气流,接着又朝陈远身体里涌去。

    这些气流转而融入陈远的身体,血肉之中。陈远的血肉,骨骼被这些气流锻炼之后,更加强悍,并且在吸收气流之后,肉身和骨骼的韧度,密度更加强悍。

    在正常血脉的修炼下,法力会盈满整个脑域,让脑域逐渐形成一个强盛的磁场。这股磁场是可以改变外物的。但是由于陈远这股血脉的特殊,他的法力全部只能化作强悍的战斗力。

    但不管如何,陈远的境界是提升上去了。

    而且,这种肉身强大无匹的情况下,其战斗力是不会比长生境的人逊色的。甚至说初期是完全碾压神通境的人。到了长生境,会看临场变化,法宝如何。

    但陈远这种血脉的优点明显,缺点就更明显了。

    终生难进太虚重天之境!

    长生境距离太虚重天之境只有一步之遥,但太虚重天之境后,就可以元神出窍,可以遨游太空,可以凝聚虚空磁场,可以调动天地之力。

    那时候的能力是长生境不能比拟的。

    太虚重天等于是到达了军事高科技地步。

    而长生境还是小米加步枪的地步。

    当然,太虚重天这个境界,就算是正常的血脉,那也是很难进的。

    如今到达太虚重天之境的,也就是那么寥寥几个。

    陈远将四袋血袋完全消化之后,便感觉到身体有些累乏了。

    这是因为这些血袋的血不够新鲜和精纯,所以血脉转化起这些营养就格外吃力。

    沈峰能够瞬间达到神通五重,那是因为他不知道吸食了多少活人鲜血。

    陈远这时候倒也不急,每天吸收一些也是好的。总比服食丹药要快的多,丹药不好弄到手,可这血袋却是在医院就能买到的。

    好生消化了四袋血袋之后,陈远感觉修为稍有进展。但是要再到达神通四重却需要一些时日。

    陈远知道,自己必须快点弄到新鲜的血来吸食,如此进度可能会快一些。至于吸食活人鲜血,他暂时是不想了。

    他在这雾都里修炼,很快就驱除了疲乏之感,身体也轻松起来。

    但是陈远知道,自己一天只能吸食四袋鲜血,吸食多了,对修为是有伤无利。

    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在哪儿都是通行的。

    修炼完毕后已经是凌晨时间了,陈远回到行宫之后,先洗了个澡,然后回到卧室,仰头大睡。

    这一觉,陈远睡的畅快淋漓。他很久没有这么放松的睡过了。

    陈远心里高兴的是,他离林文龙的境界已经不远了。现在就凭自己的肉身力量,只怕也有跟林文龙一拼的实力了。

    而且,只要自己掌控好了血族的实力,将来就算是陈亦寒也没什么好怕的。

    当然,陈远不会在短时间内和陈亦寒,陈天涯翻脸。一来是因为神帝的限制,二来是陈天涯和陈亦寒的修为也太恐怖了。

    但,陈远总算已经看到了希望。

    不管怎么说,他的进步是非常迅猛的。

    早上八点,陈远还在睡梦之中。那边厢沈墨浓砰砰的敲起门来。

    “什么事呀,这么早”陈远坐了起来。

    沈墨浓在外面道:“都火烧屁股了,外面老亲王要杀隆泰,一帮族人在求情。你这个陛下还睡得着”

    陈远闻言不由轻笑出声,看来老亲王的好戏已经上演啊!

    这是昨天就商量好的,所以他心里有数。

    “好,我马上就过去。”陈远向沈墨浓说道。

    德克康家族的古堡前面,晨曦洒照在花园之中。

    这时候,血族的核心成员基本全部来了。

    三十六子爵,八大血王,四大公爵还有索陈尔亲王,白雪,华尔莱茵。

    索陈尔亲王站在最上首,他的身边是华尔莱茵和白雪。

    而隆泰长老被五花大绑的捆着,他身边是两名血族士兵将其看守。

    隆泰长老傲然而立,他怒目瞪视着索陈尔亲王。

    此刻,陈远单独出门。

    沈墨浓和林冰毕竟是外人,所以不去看这个热闹。

    陈远一出门,允儿就迎了上来,她行了个礼,喊道:“陛下。”

    “去看看隆泰的事情。”陈远对允儿说道。

    允儿说道:“是,陛下,您随我来。”

    陈远跟在了允儿后面。

    允儿穿的是紧身的皮衣。

    陈远跟在后面,不由邪恶的看到她紧身短皮裤所包裹的雪臀,那叫一个凹凸有致,让人着魔。

    陈远连忙移开了目光。允儿毕竟是自己的手下,自己要是有什么邪恶的想法,那也太有点撒类似为老不尊了嘛!

    当下,陈远加快脚步,和允儿走在了一起。

    陈远刚从大厅出来,还没进花园,便看到了花园里黑压压的一片人。

    而隆泰的声音最是刺耳,第一个先传了过来。“索陈尔,你有本事今天就杀了老子,你为了一个外来狗,无辜诛杀元老,你以为会有人服气你吗你等着,等我儿子回来,他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

    陈远闻言,顿时停下了脚步。

    允儿马上也停了下来,轻声问道:“陛下,怎么”

    “先看看。”陈远说道。他心里是暗暗皱眉,暗道:“这隆泰也当真是该死啊,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如此不知死活。自己这时候出去救下隆泰,岂不是驳了亲王的面子”

    陈远心里这么想,便先打算静观其变。

    索陈尔亲王面色冷峻,他淡淡的看着隆泰,眼眸中是深邃的杀意。

    “隆泰目无陛下,目无本殿,狂妄自大,罪不可恕!”索陈尔亲王顿了顿,又转向隆泰,说道:“你以为本殿是在做戏给你看吗你错了,隆泰,妄你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却连起码的东西都看不清楚。来人,给本殿将隆泰处以炼血之刑。”

    所谓的炼血之型,便是在犯人的咽喉上洞穿出一个血洞,然后将其鲜血放干。

    血族的人,生命力强大,咽喉洞穿也可以活上许久。犯人便是看着自己的血液流干而死。

    “你敢!”隆泰怒道。

    索陈尔亲王冷峻的道:“执行!”

    立刻,华尔莱茵便走上前去,他手上是锋利的血刺,刚好洞穿一个口子,而且还是带倒刺的。

    眼看隆泰就要死了。

    这时候,伯恩公爵,哈金斯公爵,克莱门特公爵还有约翰伯爵站了出来。

    伯恩公爵首先求情道:“殿下,隆泰长老虽然出言不逊,但罪不至死啊!长老毕竟是我族元老,就算有再大的罪过,也请亲王殿下您念在咱们这么多年的情谊上,网开一面啊!”

    哈金斯公爵也说道:“殿下,请手下留情啊!”

    其余两位公爵还有三十六子爵一起半跪下去,道:“请亲王手下留情,网开一面。”

    场面很宏大,声音很整齐。

    如此一来,隆泰的气势又朝上抬,他冷冷的看着索陈尔,好像是在示威一般。

    索陈尔亲王默然不语。

    他其实很明白这帮人是怎么回事。这帮人都忌惮隆泰的儿子隆傲天,他们怕隆泰死了,将来隆傲天回来一一算账。如果他们求情之后,隆泰还是被杀了,那么他们对隆泰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可惜,隆泰看不透这一点,还以为他自己是人心所向。

    “华尔莱茵,动手吧。”索陈尔亲王淡冷的说道:“不管是谁求情,隆泰都要死。”

    他这句话说的够绝的。

    但索陈尔亲王是故意这么说的,以为他已经知道陈远来了。

    他就是要衬托出陈远的威严。今天谁求情都没用,但陛下下令,却是有用的。

    华尔莱茵就准备动手,隆泰骇然。

    他没想到索陈尔亲王居然这么狠。

    便也在这时,陈远终于出来了。

    “住手!”陈远的声音传来。

    声音落地时,陈远与允儿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