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宣誓效忠
    亲王,公爵,伯爵,子爵!

    这是血族核心成员的排名称号。如今的血族一共就有十位亲王,十位亲王除了索陈尔亲王之外,其余的人都没有凝结法丹,并被派在外面各自打拼。也算是有自己的封地!

    十位亲王,四位公爵,八位伯爵,三十六子爵!

    八位伯爵便是那八位血王,完整的称号乃是血王伯爵。

    索陈尔亲王着重培养了八位血王,将他们的战斗力提升到了强悍的境界。所以,他有八位血王和白雪以及华尔莱茵这些绝对亲信在,便是可以高枕无忧。

    唯一的担忧就是那隆傲天从归墟归来。

    当然,这都是后话。

    此时此刻,众人都已经在会议室里坐好。

    陈远坐在最上首,他是绝对的主宰。陈远本来想让给索陈尔亲王的,但索陈尔亲王不肯。

    陈远的下首就依次坐了索陈尔亲王,白雪,允儿,华尔莱茵,以及八大血王。

    这些人中,其实大多都是熟面孔了。起码陈远就认得白雪,允儿,华尔莱茵,还有其中的四名血王。

    当然,认识这几个血王,对于血王们来说,并不算是愉快的经历。

    这时候,会议正式开始了。

    索陈尔亲王沉声说道:“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自己人,所以,我今天说话也不想跟各位拐弯抹角。我想要大家首先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和老祖宗的心情是一样的,我们不求你们能够大富大贵,荣耀万千。我们只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活着。”

    众人顿时有些不解索陈尔亲王的意思,他们都狐疑的看向了索陈尔亲王。

    索陈尔亲王说道:“你们很少有人知道,天地杀劫已经降临了。而黄金血族就在杀劫之中!”随后,他又说道:“我现在先向你们解释一下,什么是杀劫”

    随后,索陈尔亲王便将天地杀劫好生解释了一番。

    陈远在一旁认真的听着,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做观众。他也理解索陈尔亲王前面为什么要铺垫这么多。因为,索陈尔亲王必须先让大家明白,服从你陈远哥哥是为了什么,这样大家也才能心服口服。

    在让一众人明白了天地杀劫之后,索陈尔亲王又说道:“老祖宗是咱们的老祖宗,她的心,永远不会去向着外人。之所以,老祖宗要选择了陈远先生来做血皇,是因为,唯有陈远先生才能带领咱们,顺利度过杀劫。也许,你们会很好奇,陈远先生的能力似乎并不是太出众,为什么唯有他才能带领,对不对”

    众人默然,也算是默认了。

    索陈尔亲王说道:“很简单,因为陈远先生是天命者,天命者中气运最强的一个。”

    “什么是天命者”一名血王问道。

    索陈尔亲王说道:“杀劫降临,天道之中有安排一些人专门来斩妖除魔,这些人就是天命者。”

    对于血族来说,卜卦,算天命并不是他们的强项。索陈尔亲王也是经过了云蕾儿的点拨,才将这场杀劫看的透彻。

    不过,即便是索陈尔亲王这么说出来了。

    也保不齐有人不相信。

    所以,索陈尔亲王没有跟其他的血族来说这件事。他只对亲信说了。

    亲信们是了解索陈尔亲王的,所以他们是完全相信亲王殿下的。

    随后,索陈尔亲王说道:“所以,今天召集大家来,就是要大家来做一件事。那就是宣誓永远效忠陛下。我知道,我在的时候,你们肯定还是会听我的,这无可厚非。而只要有我在,我也会让你们绝对服从陛下。不过,老祖宗已经替我算了一命,我的气数已尽,这场杀劫,我注定已经逃不开。我今天让你们来,是要你们向我保证,在我死后,你们依然要效忠陛下,切莫不可动摇。这是事关血族未来生死存亡,气数攸关的事情。”

    “什么”陈远不由失色,道:“亲王,您说您逃不开杀劫,这是怎么回事”

    华尔莱茵等人也是吃惊。其中叫做派克的血王说道:“是啊,亲王殿下,咱们自然是要效忠陛下的,但您也不用这般来吓唬我们呀”

    又有一名血王说道:“咱们族里若是没有了您老人家,那些亲王们谁还能镇压得住如今老祖宗离去的消息,大家也都已知晓。”

    索陈尔亲王的手抬起,然后朝下压,示意众人安静。

    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

    陈远心中也是不安,不知道老亲王说的是真是假。他直觉觉得老亲王说的是真的,因为这个事没有必要说假话。陈远不由感到了一丝惶恐,若是老亲王真的不在了。那么这血族还真是块烫手的山芋,自己这个血皇想要坐稳,太难了。

    索陈尔亲王再次开口了,他说道:“没有人不怕死,我也不例外。但是,人终归会有一死。既然要面对,我除了坦然接受,别无他法。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召集大家来的原因,我更知道,若是我不在了,很多人都会蠢蠢欲动。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大家来竭力帮助陛下镇压场面。只要稳住了,日后就不会有事,一旦稳不住,只怕将来,各位都要应了这三千杀劫。”

    白雪首先站了起来,她说道:“殿下,我在此向您宣誓,若您有一日不在了,我必定秉承你的遗志,誓死效忠陛下,永不背叛!”

    随后华尔莱茵也站了起来,如是宣誓。

    紧接着,不管是允儿还是各位血王,他们都一个一个宣誓。

    这个宣誓有些古怪,但这时候陈远和索陈尔亲王都已经不计较了。

    因为索陈尔亲王说的话太震撼了,尤其是他在说他自己气数将近时,众人心中都是弥漫了说不出的伤痛。

    陈远也感到了一丝丝的惆怅。

    他并非是无情无心之人啊!

    最后,索陈尔亲王说道:“陛下,您有话要说吗”

    陈远当下便站了起来,他扫视众人一眼,随后沉声说道:“再多的语言都是苍白的,既然老祖宗和老亲王信任我陈远,选择了我陈远,那么,我在此向各位宣誓,在我陈远将来的余生中,我会竭尽我的全力来保血族的周全。”

    陈远宣誓完毕后,便坐了下来。

    索陈尔老亲王眼中老泪盈眶,他微微哽咽的向陈远说道:“陛下,谢谢你!”

    众人眼眶微微湿润,他们感受到了老亲王的内心感受。

    老亲王此举已经有些托孤的意味了。

    在将来,陈远显然也明白在血皇这个位置上多么的艰难,但陈远依然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

    所以老亲王才会如此激动而失态。

    这场会议就在这样的气氛中结束了。

    会议结束后,陈远将老亲王留了下来。

    “亲王,您说您气数将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远沉声问道。

    索陈尔亲王微微一笑,说道:“陛下,难道您怕了吗”

    陈远说道:“当然怕。若您说的是真的,那么,唯一能够威胁到您的只有隆傲天。隆傲天如果连您都能杀掉的话,我手上包括各位血王,没人能够挡得住隆傲天。”

    索陈尔亲王眼中闪过诧异之色,他说道:“陛下,您果然非常人,老臣只说了气数将尽,您却已经将未来之事猜到了一二。”

    陈远说道:“拜托,这哪里是猜的,这是自然而然想到的事态发展啊!”

    索陈尔亲王说道:“但我那帮孩儿们,却没几个能想透这一节,您终究是异于常人的。”

    陈远说道:“这么说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了。”他眼中闪过忧色,说道:“老祖宗也给我留了后路,看来你们一切都想好了。”

    索陈尔亲王顿时脸色古怪,道:“陛下,您该不是已经将锦囊打开看了吧”

    陈远说谎不打草稿,道:“当然没有,只不过这锦囊的意思就是这个意思嘛!”

    索陈尔亲王微微松了口气。

    “不说这些了。”陈远眼中闪过一丝伤感,说道:“亲王,您心里也想必不好受吧。”

    索陈尔亲王淡淡一笑,说道:“刚开始听老祖宗说时,我的确回不过神来。后来想了想,我这辈子活的也算够本了。该来的既然要来,那就体面一点的接受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