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章 锦囊妙计
    索陈尔亲王的态度很坚决。

    隆泰沉默下去,他沉默良久之后,默默的将钥匙交了出来。

    以前,在血族里,几大长老是决策血族未来的存在。当初决定东侵,也是几位长老的决断。只不过后来,四大长老死了三个,隆泰也受了伤,一直没能复原。

    隆泰在以前虽然没有凝结法丹,但他有非常厉害的法器。加上他的战斗力惊人,所以他其实跟索陈尔亲王真正战斗起来,是有胜面的。

    不过那一切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如今的隆泰,失去了法器,身体受伤未复原,根本就不是索陈尔亲王的对手。更何况,索陈尔亲王手下还有战将无数。

    隆泰所依仗的不过是他在血族的资历,还有他那已经贵为亲王的儿子。

    隆泰的儿子隆傲天在十大亲王中是属于拔尖的。

    隆傲天除了不是索陈尔亲王的对手,在其余亲王中,他的势力和修为都是最厉害的。

    而且,隆傲天在十年前去了神秘的归墟之地。谁也不知道他如今到底是死是活。如果隆傲天还活着,他的修为是不可预测的。

    不过,这都是无法估量的,也许隆傲天已经死了也说不定。

    隆泰眼下只有识时务为俊杰。

    待隆泰走后,索陈尔亲王将十枚戒须弥取了。十枚戒须弥装在一个漂亮古朴的锦盒之中。

    随后,索陈尔亲王来到了餐厅里。

    餐厅之中,陈远等人并未开始吃饭。

    陈远自然是要等索陈尔亲王来的。别说他这个陛下还有诸多依靠索陈尔亲王的地方,就算是没有需要依靠索陈尔亲王的地方,那么对于索陈尔亲王这样的老臣子,他也要给足尊敬。

    陈远起身,朝索陈尔亲王微微一笑,说道:“亲王殿下,大家都饿了,快入座吧。”

    索陈尔亲王肃然来到了陈远身边,他突然跪了下去。

    双膝下跪,这是绝对的大礼。

    陈远顿时吃了一惊。他连忙伸手扶索陈尔亲王,道:“亲王殿下,您这是做什么快快请起。”

    陈远这下是真正的被震撼到了,索陈尔亲王位高权重,这么一大把年纪,却给自己行如此大礼。

    此时,令陈远感到意外的是,他扶不起索陈尔亲王。

    白雪与华尔莱茵也是震惊。

    索陈尔亲王沉声说道:“是老臣无能,今日令陛下受辱,请陛下责罚老臣!”

    “殿下!”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今日以诚待我,陈远已经明白您的心意,还请快快起来,咱们一切都好商量。”

    他这一番说话也是真正的真心实意。

    索陈尔亲王微微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在这一刻,陈远真正的开始接受他了。

    也真正开始对他有了信任。

    信任这个东西本来就是如此,在相互试探中渐渐的取得信任。

    不可能两个陌生人一开始就会毫无保留的信任。

    索陈尔亲王站了起来,他将锦盒递呈给了陈远,说道:“陛下,这是您要的戒须弥。”

    陈远接过,他随手又递给白雪,说道:“白雪小姐,你将这戒须弥拿去给几个血王分一下。剩下再交还给我。”

    “是,陛下!”白雪恭敬的说道。

    这一顿午餐一直吃到了下午两点。

    博尔州的天气很好,午后的气候让人觉得周身都是慵懒的。

    沈墨浓和林冰都喝了一些酒,于是刚好困意袭来,便回行宫午睡去了。

    陈远却是不能睡,因为索陈尔亲王来到了陈远的行宫。

    这位老臣在行宫外面恭敬的等候,他在礼节方面很是注意。

    陈远连忙出来迎接,他见了索陈尔亲王,便是微微苦笑,说道:“亲王,您是我的长辈,您不要搞的这么客气,不然我也不太好意思跟您太随便了。”

    “君臣之礼,不可逾越!”索陈尔亲王微微一笑,说道。

    陈远拉了索陈尔亲王的手,走了进去。“咱们进去说话。”

    进到客厅里,陈远与索陈尔亲王分别入座。

    “亲王来找我,肯定是有事情吧”陈远开门见山。他一旦相信了索陈尔亲王,便不会再拐弯抹角。

    索陈尔亲王当下就说道:“的确是有几桩事情。”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亲王请说。”

    索陈尔亲王说道:“第一件事是关于陛下正式加冕,老臣打算在一个月后,为陛下举行加冕大会。到时候,各路亲王都要回来观礼。”

    陈远沉吟着说道:“各路亲王未必会服气我吧,他们还有自己的封地和人马。到时候全部回来不会出乱子吧”

    索陈尔亲王说道:“您的这个考虑,老臣也考虑到了。到时候,亲王只能独身回来。如果他们谁敢有异心,老臣将他们诛杀了就是。”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他们毕竟是我族的老臣子,亲王殿下,其实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你会为了我这个外人,对他们如此狠心和坚决”

    索陈尔亲王说道:“陛下,您是老祖宗亲自选定的。老臣相信的是老祖宗的眼光,老祖宗活了千年之久,什么东西会看不透老祖宗说了,唯有陛下您能带领我们度过杀劫。那么,如果谁敢来反对陛下,那就是置我族于水火之中,老臣断不能允许。”

    陈远在这一刻终于懂了索陈尔的心思,他诚声说道:“就冲您这份信任,我便不能辜负。”

    索陈尔亲王说道:“多谢陛下。”他顿了顿,说道:“加冕大会的事情,您还有别的意见要提吗”

    陈远说道:“我没有意见,一切都由您来安排吧。”

    索陈尔亲王微微一笑,他随后说道:“第二件事,那就是关于藏宝库的。这是藏宝库的钥匙,您拿着。”

    他说着便拿出了钥匙。

    “这不太合适吧。”陈远拒绝。

    索陈尔亲王说道:“一切都是您的,只有您拿着才合适。”

    陈远沉吟一瞬,随后点了点头,接过了钥匙。

    索陈尔亲王继续说道:“之后,老臣会让管理咱们产业的几个管理层过来跟您汇报一下关于产业财务状况。您想怎么调动资金都是可以的。”

    索陈尔亲王对陈远也足够诚恳了,可以说是掏心掏肺。

    陈远点点头。

    索陈尔亲王说道:“第三件事是今晚的事情。今晚,老臣准备在您的行宫内开一个会,到时候,老臣会将老臣所有的亲信召集过来,让他们对陛下您宣誓效忠。”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说道:“亲王,这么做不妥啊!反而会让他们产生逆反心理。这个事情,欲速则不达,咱们慢慢来吧。反正这不是有你吗”

    索陈尔亲王却是很坚定,说道:“一定要这么做的。”

    见索陈尔亲王坚持,陈远微微叹了口气,说道:“那好吧。”

    索陈尔亲王这才一笑,他随后又拿出一个锦囊来。“陛下,这是老祖宗临走之前交给老臣的。这是老祖宗让老臣转交给陛下的,老祖宗说了,若是您发现事不可为,真正到了最危急的关头,便打开这锦囊。”

    他说完便递呈给了陈远。

    陈远伸手接过,他仔细观察这锦囊。

    内心之中顿时生出熊熊的八卦火焰。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锦囊妙计

    什么妙计

    陈远压抑住这种好奇心,将锦囊收进了戒须弥。

    索陈尔亲王便说道:“陛下,老臣要说的事情已经说完了,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陈远一笑,说道:“没有。”

    索陈尔亲王当下说道:“那老臣就告退了。”

    陈远便说道:“我送您!”

    “陛下千万留步!”索陈尔亲王说道。

    陈远知道索陈尔亲王很在意君臣礼节,所以他也没再坚持。

    不过马上,索陈尔亲王很快就回来了。

    “陛下,您看老臣真是老糊涂了。忘记了另外一件大事!”索尔陈亲王说道。

    陈远不由好奇,道:“还有什么大事”

    索陈尔亲王说道:“隆泰以下犯上,老臣已经剥夺了他的长老职位,让他交出了藏宝库的钥匙。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处置,还请您明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