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隆泰长老
    接下来,陈远便带着林冰,沈墨浓上了为首的一辆加长的宾利里面。

    这辆车由华尔莱茵来开车。

    白雪和索陈尔亲王也坐在里面。

    陈远,沈墨浓,林冰坐在对面。

    车子很宽敞,坐了这么多人,却一点也不嫌拥挤。

    目标是德克康家族。

    一个小时后,长长的车队终于回到了德克康家族。

    这座恢弘的城堡,以后将会是陈远的家。

    城堡里面,索陈尔亲王先带陈远去了他的住所。那是在古堡后面的一栋别墅,里面有铺着金色丝线地毯的客厅,也有古色古香的卧室,还有厨房,餐厅,甚至还有室内小型游泳池。那游泳池上面是透明的钢化玻璃。这种钢化玻璃可以变色,如果不想享受阳光,玻璃就会变成墨镜色。

    在别墅的外面还有一个花园。

    这属于血皇陛下的寝宫也算是极尽奢华了。

    别墅里的房间很多,陈远大手一挥,便决定了。“以后墨浓,林师姐,你们就住在这里面。”

    沈墨浓和林冰倒不是拘泥小节,所以没什么意见。反正又不是同居一间卧室,再则这里的风景,环境的确很不错。

    沈墨浓说道:“我就算住也是偶尔来住,国内还有许多事情要等我回去处理。”

    陈远一想也是,他不可能让沈墨浓一直在自己身边。

    林冰也说道:“等你这里告一段落,我也要回到师父身边的。”

    陈远顿时感到有些黯然,身边的这些人,最终还是要全部各自分散。

    沈墨浓和林冰见陈远不开心,便马上宽慰。沈墨浓说道:“现在科技发达,即使万里之外也可以很快到达。咱们还可以电话联系,到时候你有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也会马上赶过来的。”

    林冰也说道:“就是!”

    索陈尔亲王在一旁微笑不语,他尊重陈凌的一切决定。这位老人家,是相当的有政治智慧的。

    “陛下,您先在这里忙。如果有什么需要,您就吩咐华尔莱茵。还有您在伽蓝公寓的东西,老臣也会尽快安排人送过来。”

    陈远说道:“好!”

    随后,索陈尔亲王就退了下去。

    索陈尔亲王走了之后,陈远去了主卧室。

    主卧室里有浴室,卫生间,还有独立阳台等等。

    一切都是备显奢华。

    陈远看着这一切,他对于这些物质上的享受并没有多大的感触。

    但他又突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自己所掌握的财富还有权力,那是多少人努力一辈子都难以触及的。

    自己所依靠的也并不是父母,一切都是白手起家。

    这让陈远觉得自己的存在还是很有价值感的。

    陈远等人在别墅行宫里没待多久,随后华尔莱茵就来了。

    这个家伙现在对陈远非常恭敬,一见面就行抱胸礼,说道:“陛下,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陈远一见这家伙这么谦卑,内心之中的权力欲再次盈满。

    他觉得做陛下虽然有风险,但也的确有很多让人满足向往的地方。

    陈远微微一笑,他自然不会为难华尔莱茵,说什么山不转水转之类的。他的肚量没那么小,陈远只是一笑,道:“别又像上次给我整个人肉宴,这个我可消化不了。”

    华尔莱茵顿时感到有些尴尬,说道:“陛下放心,完全是中式美食。”

    “好,你先在外面等着,我们马上就来。”

    华尔莱茵说道:“是,陛下。”

    华尔莱茵说完就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陈远内心爽到了极点,这种权力带来的好处,还有被人绝对尊敬的感觉的确是可以让人内心膨胀。

    便也在这时,沈墨浓走了过来。她来到陈远身边,微微一笑,说道:“怎么样,陛下,这滋味还不错吧”

    陈远打了个哈哈,在沈墨浓面前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沈墨浓说道:“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任何事情都是无利不起早。人家给了你这个利,那么你就要起这个早。不管是索陈尔亲王还是老祖宗云蕾儿,他们都是希望你能带领血族强大起来,不说称霸天下,但也要有自保的能力。而血族里面更是丛林法则,强者为尊。你这个陛下想要坐得稳,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

    陈远肃然点点头,他说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沈墨浓也只是提醒一下,见陈远这么说,她也就不再多说了。

    之后,林冰也出了来。

    大家就一起出去。

    华尔莱茵在外面等着,见了大家,便带领大家前往餐厅。

    餐厅里只有索陈尔亲王和白雪在。

    一看到白雪,陈远三人就想起自己几个不厚道的抢了他们的戒须弥。

    戒须弥是绝对的好东西啊!

    陈远都在犹豫自己要不要还。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是陛下,应该要大气一点。有些东西,只能别人送,不能自己抢。

    当下,他一见了白雪就说道:“白雪小姐,你待会到我的行宫去一趟。我把那些戒须弥还给你们。”

    白雪马上说道:“陛下,您能手下臣等的戒须弥,那是臣等的荣幸,请陛下不要再提戒须弥之事。”

    索陈尔亲王接话说道:“陛下,这整个血族都是您的,您想要什么都是可以的。您们华夏不是有句老话吗,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陈远心头舒畅极了,这老亲王就是会做人,会说话啊!

    不过他也没那么厚颜无耻,他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亲王殿下,咱们族里一共有多少闲置的戒须弥啊”

    索陈尔亲王呆了一呆,随后说道:“库存里还有十枚!”

    陈远心道:“也不多嘛!”他随后呵呵一笑,又说道:“待会全部给我取出来,然后你给白雪小姐还有几位血王各自补偿一枚。其余的,交给我。”

    索陈尔亲王微微一笑,眼中没有丝毫的犹豫和不舍。他反而是对身边的华尔莱茵说道:“你去将库存里的戒须弥全部取过来。”

    华尔莱茵说道:“是!”

    陈远知道戒须弥是好东西,他要在手上,并不是说他一个人要用那么多戒须弥。他想到的是,这好东西在手上,将来可以做许多人情啊!

    陈远见索陈尔亲王这么好说话,他都忍不住想要问索陈尔亲王,咱家库存里还有多少好东西啊!

    当然,这也就是陈远心里想想而已。他哪里能问的那么露骨,他会在之后跟索陈尔亲王好好了解一番。

    随后,众人就座。

    白雪在一边站着并不入座,陈远便说道:“白雪小姐,你也坐吧。”

    白雪马上严肃而恭敬的说道:“臣下不能与陛下同坐。”

    陈远说道:“我说你可以。”

    白雪还待继续拒绝,索陈尔亲王说道:“既然陛下说可以,那白雪你就坐吧。”

    白雪当下不再说什么,便坐了下来。

    陈远便也算是看出来了,虽然大家都叫自己陛下,恭恭敬敬的。但这一切都是源于索陈尔亲王的威严。

    如果索陈尔亲王看自己不爽了,来一句干掉他。

    那么估计自己就会立刻被碎尸万段。

    陈远倒也不灰心,毕竟自己刚来,没什么根基。

    餐桌上,菜式很丰盛,多是中餐。

    过不多时,华尔莱茵来到了索陈尔亲王身边。他面有难色,低声说道:“殿下,隆泰长老说,就算是您的口谕,那也不能将戒须弥全部取走。最多只能取走三枚!”

    陈远在一边听着,他自然也听出了这件事的不易。

    很显然,这戒须弥就算是在血族来说,也是绝对来之不易的绝世宝贝。所以,仓库那边就算是索陈尔亲王发话了,也不肯全部放货。

    “隆泰长老”陈远微微奇怪,道:“好像没听亲王您说过,咱们族里还有长老的存在”

    索尔陈亲王本来是微微皱眉,他听了陈远的话后,立刻微微一笑,说道:“陛下有所不知,隆泰长老乃是族里的长者,不过他在二十多年前的东侵之战中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一直没有痊愈。所以现在,长老的性情有些古怪,也不愿意跟他人接触。老臣怕他太无聊,便让他掌管仓库。这一次,本来他也应该去拜见您的,不过考虑他性情古怪,怕他冲撞了陛下您,所以也就没让他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