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恭请陛下
    沈墨浓和林冰听陈远还有兴趣炼丹,两人眼中闪过喜色。

    随后,沈墨浓又说道:“虽然云蕾儿说要做血皇,可这三天都过去了,怎么血族那边没一点反应啊”

    陈远也觉得蹊跷。但他肯定不能主动跑到德克康家族跟他们说,喂,我从今以后就是你们的血皇了啊。

    不过此刻陈远担心的倒不是做血皇的问题,他微微皱眉,说道:“这都已经过去了四天了,摩陈怎么还没回来还有二哥,二哥到底是死是活”

    沈墨浓说道:“摩陈你倒不用担心,天下之间,哪里有杀的了他的人。就算是云蕾儿,她也知道根本杀不了摩陈,所以才用诸天生死轮将他送走。”

    陈远知道沈墨浓说的有道理,他点了点头。

    沈墨浓又说道:“至于秦林……希望他吉人自有天相吧。”

    林冰也是眼神黯然,虽然她和沈墨浓两人与秦林并没有什么太深厚的情谊。但是秦林的人品她们是敬重的。所以此刻,面对生死未卜的秦林,两人心中也很难过和担忧。

    也是差不多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汽车轮胎碾压过的声音。虽然很轻微,但陈远等人听的却很清楚。

    一共是十八辆车,全部是豪车级别。

    陈远等人相视一眼,暗道:“终于来了。”

    伽蓝公寓外面的确来了十八辆豪车,全部都是宾利,奔驰,卡宴,保时捷,雷克萨斯等等车。

    这一排豪车一字排在马路上,那还是颇为壮观的。

    随后,索陈尔亲王下了车。他的身后跟的是白雪和华尔莱茵。

    接着,伯恩公爵,还有其余三位公爵,以及一起的八位血王也全部来了。

    另外还有血族三十六子爵也全部来了。

    等于这来的清一色都是属于管理层级别的。

    血族还有八百多名普通族人,那些普通族人的修为也就在金丹以下。他们是担当保卫公司,还有经营公司等等的角色。

    此时此刻,院子里面的场面是壮观的。

    三十六子爵全部穿的是清一色的黑色燕尾服。

    索陈尔亲王与几位公爵穿的是黑色的风衣。

    白雪穿的也是黑色燕尾服。

    一众人在索陈尔亲王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走向伽蓝公寓的大厅。

    陈远这时候自然也不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他也要给索陈尔亲王他们留面子。

    当下,陈远对林冰和沈墨浓说道:“我们出去迎接。”

    他就穿了黑色的衬衫,黑色休闲裤这么走了出去。

    陈远这身装扮还是蛮休闲的。

    一出来后,陈远正打算跟索陈尔亲王寒暄,谦虚几句。比如亲王殿下这是做什么呀,这么大的阵仗啊等等之类的话。

    但是他话还没出口,索陈尔亲王已经率先跪了下去。

    所有的人都跪了下去。

    是双膝跪地那种。

    陈远和沈墨浓,林冰都是身子一震。

    沈墨浓和林冰连忙让到了一边,她们两人知道别人拜的不是她们。

    下面这群人,个个都是人中之杰。

    “臣等拜见陛下,陛下圣明神武,永享天福!”

    这一群人齐声拜见,声音中气十足。

    本来,在现代的世界里出现这样一幕,不是在演戏就是在荒唐。

    但眼下,陈远却感觉不到一丝的荒唐气息。

    这是血族的族规,血族成员初次见血皇,就是要行如此大礼。

    陈远反而感觉到了沉甸甸的责任感。

    不过同时,陈远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权力在手的感觉。

    这种权力的**可以让人为之神魂颠倒。

    陈远深吸一口气,他很快就让自己脑袋保持清醒。接着快步上去,扶住索陈尔亲王。道:“亲王殿下,您这是做什么还有大家,快快起来。”

    他做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索陈尔亲王也就站了起来,其余众人也都站了起来。

    事实上,白雪还有华尔莱茵以及几位血王心里是复杂的。他们本来还想找陈远报仇,但没想到世事变迁,让人根本就是猝不及防。

    没想到,再见面时陈远就成了众人的皇。

    陈远心里也是觉得奇妙,他没想到他这辈子居然还能做一个陛下。

    虽然手下就那么几百人,虽然是血皇,但那也是陛下啊!

    不能拿豆包不当干粮不是

    索陈尔亲王让手下众人在原地等着,他对陈远说道:“陛下,咱们先去屋里说话,好吗”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屋里谈是可以的,不过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什么陛下不陛下的,我实在不懂。”

    陈远心里当然是懂的,但他不能说懂。

    他也不会轻易答应去当陛下。虽然这是个好事,但是陈远也不是三岁小孩,他知道血族的人,不可能都对他服气。不将条件谈好,贸然前去,也许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林冰和沈墨浓在一边看着,她们看了陈远的表现,眼中闪过赞许之色。

    进了客厅之后,陈远和索陈尔亲王分别落座。林冰和沈墨浓一起去泡了两杯浓茶过来,然后就退了下去。

    索陈尔亲王这才对陈远微微一笑,说道:“陛下,您也应该知道老祖宗的安排了,对不对”

    陈远装起糊涂,说道:“什么安排,我不知道呀。”

    “这个小滑头!”索陈尔亲王心里暗暗腹诽。他便也就直说,道:“陛下,是这样的。老祖宗决意让你来做我们血族的血皇。”

    陈远马上装作大吃一惊,说道:“啊那怎么行我何德何能啊!这太荒唐了,亲王殿下,你莫不是在逗我玩吧”

    索陈尔亲王认真的看向陈远。他心里却是另一番场景。“你就装吧,让你继续装。”

    索陈尔亲王玩起蒙娜丽莎的微笑来。

    陈远耐心也很好,跟着若无其事起来。

    索陈尔亲王也不由佩服陈远这家伙沉得住气了。他便说道:“怎么,陛下您不愿意吗”

    陈远说道:“这个当然不愿意啊!我是个外人,我去当那什么陛下,那不是去找死吗”索陈尔亲王一听陈远这么说,立刻便明白这小滑头是在向自己索要一些保证和保障了。

    索陈尔亲王也知道陈远的顾虑。他当下就说道:“陛下,你且放宽心。只要老臣我在,就一定会坚决拥护您至高无上的地位。老臣手下有不少亲信,他们都会听老臣的。只要您就任血皇,我可以跟您保证,这些亲信都会成为您的亲信。”

    陈远看了一眼索陈尔亲王,他对索陈尔亲王也没有多少信任。甚至是堤防的,毕竟人心隔肚皮。

    自己不去当血皇的时候,索陈尔亲王在血族堪称一把手。自己这么个毫无根基的人去了,一下子就成了一把手。索陈尔亲王要是背后使坏,陈远的日子就会很难过。

    万一索陈尔亲王是碍于老祖宗的面子,不得不请自己。等老祖宗将来走后,他找个机会干掉了自己,那自己找谁哭去

    这年头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个把人也没什么难的。

    尤其是对于索陈尔亲王这样的高手来说。

    要是眼下,摩陈还在陈远身边,陈远就没那么多顾虑。

    索陈尔亲王是个精明的人,他看到了陈远的堤防和顾虑。当下,他呵呵一笑,说道:“陛下,老臣已经老了。早已经没有什么野心了,更何况,老臣若是想做这血皇,早便也做了。眼下,老祖宗已经离开了地球。谁都不知道老祖宗什么时候会回来,也许是几百年后,也许是永远不回来。老臣若想做这陛下,便可以直接说你不愿意即可。”

    陈远看向索陈尔亲王,道:“您权柄在手二十年,一朝易主,心中当真甘心”

    索陈尔亲王说道:“所有的血族成员,老臣都当做是老臣的孩子。老臣如今只希望他们能平平安安的度过这场天地杀劫。”

    陈远看到了索尔陈亲王眼中的真诚和慈祥。他在这一瞬相信了索陈尔亲王,当下,他微微一笑,说道:“那么,亲王殿下,我也就不再多说了。需要我做什么,你就直说吧。还有我能得到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