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罪孽在谁?
    沈墨浓与林冰显然都无法接受陈远和秦林去滥杀无辜。最关键的是,陈远和秦林他们自己也过不了自己心中的坎。

    可这时候问题就来了,这两人如果不吸食女子鲜血,那就是必死无疑!

    沈墨浓沉吟一瞬后说道:“我和林冰的血可以给你们一点,另外我们再出钱找一些年轻的女孩儿来献血。”

    林冰说道:“这样子也未必就行。他们吸食医院的血袋没有作用,我们让年轻的女孩儿献出来的血和医院的血也不会有太大的区别。我只怕他们必须要在活人身上吸血。活人身上流动的血和医院的血倒是有不同之处。”

    “不管怎么样,我们要先试一试。”沈墨浓说道:“我先放一点血出来。”她说完起身就去找了器皿过来。

    沈墨浓找的是装红酒的器皿。她将手脉上割出一道口子来,接着将手伸到了器皿的入口。

    鲜血马上顺壁流下。

    陈远紧紧的盯着,他发现心底痒痒的。他内心有股冲动,想要上去抓住沈墨浓的手来吸吮。他觉得那鲜血是那样的鲜美芬芳,就像是世间上最美妙的佳酿。

    陈远忍不住舔了下舌头,他终究是忍住了。

    秦林也是和陈远一般状况,他也以大毅力忍住了。

    沈墨浓一口气流出了500毫升的鲜血。

    红酒器皿装了一半。

    “够了。”陈远马上阻止沈墨浓,他和沈墨浓关系最亲密,所以也最关心沈墨浓。

    纵使沈墨浓修为到了神通八重,但是她的肉身还是不能流失太多的鲜血。

    鲜血是人体的精气神最重要的东西!再厉害的高手,一旦失血过多都会变的虚弱。

    这时候沈墨浓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了。

    随后,林冰也找了一个器皿来放血。

    便也在这时,陈远和秦林的血脉再度发作起来。

    这发作的频率太快了。

    陈远和秦林相视一眼,随后一人拿了一个起名。

    陈远拿的是沈墨浓所献的血液。他仰起脖子,一咕噜的喝了下去。

    这一次的血液进入腹中,迅速产生了一股无法言语的暖流。

    这样暖流比之前的血袋鲜血要强悍百倍。

    陈远只觉身体的细胞贪婪无比的享受着这暖流,他感到舒畅极了。

    这一次的血液相当于一枚仙丹的威力了。

    陈远马上也就明白,沈墨浓修为高深,而且还是处子,所以她的血液是非常完美的。

    陈远甚至暗想,若是自己将沈墨浓的血液全部吸光,估计瞬间就能突破到神通境的地步吧。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就算是杀了陈远,他也不会做对沈墨浓不利的事情。

    “感觉怎么样”沈墨浓关切的问陈远。

    陈远点点头,说道:“效果很好。”他话一说完,又觉得不对劲了。

    身体又开始燥热起来。

    这血脉的攻击也太凶猛了,要不要这么密集啊!

    还真是要命!

    他的皮肤越来越红,喉咙里都要喷出火来。

    秦林和陈远也是同样的状况。

    沈墨浓,林冰,莫武看着两人这个状况,她们心中震骇失色,这次,她们真正意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陈远和秦林分别拿出了血袋出来狂饮起来,但是很快,两人都停止了吸食血袋的鲜血。

    因为这时候这些鲜血喝下去,已经一点作用都没有了。

    陈远和秦林顿时感到了绝望。

    “糟糕了,那些鲜血已经不起作用了。”林冰见状,忧心忡忡的说道。

    沈墨浓也发现了这一点。

    莫武马上说道:“我出去找血。”

    这个时候,莫武还是很正经的,他迅速行动起来,很快就出了伽蓝公寓。

    沈墨浓和林冰看着陈远和秦林,两人感到一筹莫展。

    陈远和秦林这时候发作的比以往每一次都要凶猛。

    陈远痛苦嘶吼一声,他感觉到皮肤在变化,变成紫黑色的。

    他甚至能感受到细胞的变化与痛苦。

    再这样下去,身体里的温度到达了一定的点,接着就会与空气,与体内的酸性物质溶解,从而造成**!

    古来不少高僧身体虹化,就是通过这样的一个过程。不过高僧们是借助了体内的磁场与外界的磁场摩擦,从而让身体到达一定的温度,接着虹化。

    虹化就是**!

    陈远与秦林两人是身不由己。

    沈墨浓最关心的自然是陈远,她见陈远这般痛苦,甚至有**的危险。她马上将雪白的藕臂伸到了陈远的面前。

    “陈远,吸我的血!”沈墨浓说道。

    林冰也不能对秦林见死不救,她立刻也伸出手臂给秦林,说道:“林师弟,你也吸的血吧。”

    陈远和秦林同时推开了沈墨浓与林冰的手。

    这时候,陈远和秦林虽然痛苦到了极点。但他们的脑子却是格外的清醒。

    两人明白,一旦真的吸下去了,就会再也控制不住直接将沈墨浓与林冰吸成干尸。

    到时候,吸食的**真正冲到了脑顶,就算是以他们两人的毅力也无法控制。

    眼看着这两人就要死在当场。

    便在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

    沈墨浓与林冰抬头看去,她们立刻就看见了沈峰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沈峰并不是空手回来的,他左右分别夹了两个女孩儿。

    陈远与秦林也就看见了沈峰。

    沈峰一言不发,突然直接将两名女孩儿丢到了陈远和秦林的面前。

    那两名女孩儿发出了惨叫之声。

    同时,她们的脖颈处鲜血喷了出来。

    这是沈峰在丢的同时,用锋利的指甲划破了她们的动脉。

    沈峰沉声说道:“你们两人快点吸食她们的鲜血,人是我杀的,你们不吸她们也是活不了了。不要让我造的孽白费,也不要让她们的死变的毫无意义。”

    沈峰说完之后,转身就迅速出了伽蓝公寓。

    陈远和秦林对视一眼,两人心头复杂到了极点。

    不过这时候,他们也不适合再拖延下去了。

    两人分别抓了一名女孩儿,然后就对着脖颈咬了下去,接着就贪婪的吸吮起来。

    沈墨浓和林冰看的震撼之余又觉得难过,然而更多的是心酸。

    五分钟后,两名女孩儿的身子已经成了软瘪瘪的,她们的鲜血全部被吸干了。

    陈远和秦林也终于得到了满足。

    所有的血液进入身体里面,化作千丝万缕的暖流。暖流滋润着细胞!

    吼!

    陈远突然双眼血红,爆吼一声。

    他的身体突然盈出一层肉眼难以见到的清光。

    同时也有一阵黑色的雾气朝下面沉去。

    这是浊气下沉,清气上升的境界!

    同时也代表着陈远正式突破到了神通境!

    那么难以到达的境界,就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让陈远突破了。

    与此同时,秦林也突破了金丹巅峰的桎梏,直接一举到达了化神境中期。

    这就是云蕾儿血脉的神奇之处。

    凡事有利就有弊,有弊同样也就会有利!

    陈远和秦林的修为一夜之间就得到了质一般的飞升。

    值得一提的是,沈峰的修为已经直接到达了神通三重的境界。

    由此也可见,沈峰更是吸食了不少女子的鲜血。

    所以沈峰才会进步得这么快。

    陈远和秦林虽然突破了,但两人看着眼前两名女子的尸体,他们的心头却感受到了说不出的沉重和自责。

    这是人性使然。

    可陈远和秦林却也知道,他们没有丝毫的资格责怪大哥沈峰。

    甚至可以说哦,陈远和秦林两人是自私的。两人用一种正直,仁慈的字眼来掩饰自己的软弱。然后把所有的罪孽都推到了沈峰这位大哥的身上。

    沈墨浓和林冰自然也不好怪罪陈远和秦林。她们两人心中矛盾而复杂。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真不是她们能预料和想看到的。

    陈远微微叹息一声,他对沈墨浓说道:“我和二哥来处理她们的尸体,你们去休息吧。”

    沈墨浓和林冰点了点头。

    随后,陈远和秦林带了这两名女孩的尸体迅速出了伽蓝公寓。

    一路上,陈远还好,他很快也就想通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只能接受。

    但秦林一生正直,却是无法接受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

    陈远和秦林来到了一处湖泊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