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失效的血袋
    伽蓝公寓内灯火通明,但是大门已经关闭。陈远见了院子大门关闭不由感到奇怪,不过他也没多想,直接翻过了院墙。

    虽然他有钥匙,但他觉得翻院墙比较方便。

    公寓的大门没锁,陈远一路进去,立刻就发现大哥已经不在伽蓝公寓里面。

    “大哥去了哪里难道是去找鲜血了”陈远吃了一惊,他对大哥沈峰的秉性也是有些了解的。

    “糟糕,大哥该不会滥杀无辜吧”陈远觉得只要自己追上去,就能将鲜血递给大哥,大哥也就不会杀人了。

    一时之间,陈远有种救人如救火的急迫感了。

    他迅速出了伽蓝公寓,然后朝着南面而去。

    之所以朝着南面是因为陈远居然在空中闻到了甜美的血腥味儿。

    夜色之中,月光皎洁。

    陈远很快就看见前面的林荫道上躺了一男一女。他迅速走近,立刻就看清楚了。

    这一男一女却是已经死了。男的大概二十七八岁左右,是个白人。女的却已经看不清楚多少岁了,因为这女的已经成为了一具被吸干的干尸。

    陈远看的毛骨悚然,暗道:“难道是大哥干的”他来到了男子的身前仔细观察,马上,他就发现这男子是被人一掌劈死的。

    陈远心往下沉,他心里其实已经清楚了,只是他不敢相信而已。

    这条路跟伽蓝公寓很近,大哥又失踪了。

    这男人的五脏六腑都已成了粉碎,很显然,劈他一掌的乃是高手。

    陈远不能接受的是,如果大哥是忍不住要吸血,那么吸了这个女子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杀了这名男子

    “大哥,你在哪里”陈远站了起来,放声大喊。

    陈远一连喊了好几声,均是没有回应。陈远当下就继续寻找沈峰,同时拿出手机来打。

    可打了许久,始终都没人接。

    陈远估计大哥沈峰根本就没带手机出门。

    博尔州广阔无边,犹如茫茫大海。他想要找到沈峰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陈远没有放弃,他心里并没有去怪沈峰。但他不希望沈峰继续这么滥杀下去,沈峰是他的大哥,他不想看见大哥造下这么多恶孽。

    陈远一直寻找,却始终没有任何线索。

    倒是沈墨浓那边在两个小时后打来了电话。“陈远,你去了哪儿”

    “你们回家了”陈远问。

    沈墨浓说道:“废话。我们已经买了几个医院的血,一共五十袋血,想来应该够你们喝上一天了。等不够了,我们再去买。”

    她顿了顿,说道:“你还没说你和沈峰去哪了你们在搞什么鬼”

    陈远沉声说道:“我没有看见大哥,我也在找他。”

    沈墨浓顿时失色,说道:“难道沈峰去杀人喝血了”

    沈峰的性格,绝对干得出这种事情来。

    这一点,沈墨浓是丝毫不怀疑的。

    陈远没有说话,只说道:“我马上回来。”

    随后,陈远挂了电话。

    他走出几步,身体又开始燥热起来。血液在体内似乎在沸腾,想要将整个身体燃烧起来一般。

    陈远深吸一口气,他想要先忍着一点。

    这发作的频率也太快了一些吧。

    然而,这身体内血脉所带来的滚烫,根本不是陈远任何运功行为可以化解的。

    陈远很快就难受到了极点,脸蛋,皮肤全部都是呈现火红色。

    就像是热水壶里的水已经沸腾,想要让水不溢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入凉水。

    陈远实在是忍不住了,于是从戒须弥里又取了两包鲜血出来。

    他的手脚已经有些颤抖。

    陈远快速咬开了一包鲜血,贪婪的吸吮起来。

    不一会,一包学就喝了个干干净净。陈远打算继续喝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些荒唐。自己这样子,简直就像是瘾君子了。

    哎!陈远微微叹了口气,抛开了心理包袱,继续喝了起来。

    瘾君子不吸毒未必会死。老子若不喝血就要**而死啊!

    两袋鲜血落肚,鲜血在血脉的影响下,再次化为了丝丝暖流润入到了身体细胞之中。

    身体的细胞如久旱逢甘霖一样疯狂的吸收这些暖流,很快,所有的暖流被细胞吸收得一干二净。

    陈远等于又吃了两枚聚灵丹。

    这时候,陈远真觉得这血脉的好处是大大的有的。

    一枚聚灵丹的价值虽然不能和仙丹,天丹来比。但是聚灵丹的市场价已经是三亿人民币起底了。

    这是拍卖会上的价格,而且还属于有价无市。

    所以,有了这血脉,便等于是有了一个超级作弊器啊!

    陈远相信自己过不了多久,就能到达神通境。

    虽然暂时无法凝结法丹,但是自己到时候也能抗拒精神波攻击。那个时候,再加上缚龙手套,应该要干掉林文龙还是不难。至于陈亦寒,那还有问问题。

    慢慢来吧,反正已经能看见曙光了。

    回到伽蓝公寓后,陈远与沈墨浓和林冰以及秦林,莫武见面。

    “还是没找到大哥吗”秦林略略焦急的问。他是担心大哥。

    陈远点点头,他说道:“电话打了没人接。”

    莫武说道:“大哥的手机在茶几上没带走呢。”他顿了顿,说道:“不过咱们也不用担心大哥,大哥是最有办法的人,他不会出事的。他这时候一个人出去,一定是有他的道理。”

    陈远等人也知道是这个道理,当下也就叹了口气,也只能如此了啊!

    其实大家心里都有些心知肚明,只是没有挑明了说。

    时间已经不早了,沈墨浓说道:“既然如此,那就都去休息吧。”她顿了顿,说道:“鲜血都在秦林的戒须弥里,你们两人分了就好。”

    秦林点点头。

    众人很快就去休息了。

    秦林给陈远分了二十袋鲜血后也就回房休息了。

    陈远跟着回房。

    卧室里有浴室,陈远脱光了衣服进浴室洗澡。

    洗澡到一半的时候,他再次感觉身子开始燥热起来。

    这一次,陈远也不逞强了。连忙从戒须弥里取了两袋鲜血出来。

    还别说,有了这戒须弥,那还真是挺方便简单的。

    陈远快速喝了两袋鲜血。

    可是这时候,不妙的事情发生了。

    陈远喝了两袋鲜血后,仍然觉得身体在燥热。这股燥热的势头因为之前两袋鲜血稍稍有所减弱。可在减弱之后,马上迎来了第二波。

    如果将这种燥热形容成攻击的话,那么第二波攻击是更加凶猛的。

    陈远骇然。

    他想强行忍着,他害怕身体失去控制。

    而且,他立刻将浴室的热水阀门关掉。

    冰凉的水冲刷在身体上。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陈远看见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红,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喉咙也在冒烟。

    就像是要燃烧起来了。

    这种燥热跟浴火焚身没有半毛钱关系,纯粹是体内血液在凶猛沸腾,要将身体燃烧起来。

    陈远再也支撑不住,迅速拿出血袋来。

    这一次,他一口气喝了十袋鲜血。

    顿时,丝丝暖流滋润身体的细胞。

    陈远终于感受到了丝丝的惬意。

    这些细胞在接受了滋润之后,开始进化起来。

    很快,所有的暖流就被这些细胞全部消化掉了。

    陈远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面,这些细胞就像是永远也喂不饱的饿死鬼。

    十袋血喝了之后,陈远的身体恢复了正常状态。虽然喝了这么多血,但陈远的肚子并不胀。因为鲜血并不是像水一样进入肚腹之中,而是被陈远体内的血脉炼化,最后化为暖流营养滋润了细胞体。

    陈远洗完澡出来,他并不打算去床上睡觉。眼下的情况太诡异了。

    他刚找来衬衫和裤子穿上,脚下还是光着脚,头发也是湿漉漉的。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

    “嗯”陈远道。

    “三弟,是我。”秦林的声音传来。

    陈远马上就明白了,二哥肯定遭遇了跟自己同样的事情。

    “门没锁,二哥,进来吧。”陈远说道。

    秦林当下开门进来。

    他也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

    “二哥,坐!”陈远将秦林迎到沙发前入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