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天上掉下大馅饼
    圣洁的光芒中,细细的雨丝落了下来。

    那一瞬奇异到了极点,陈远等人只感觉到这些雨丝落到身上,很快就渗透到了皮肤里面。

    随后,这些雨丝在身体里面开始汇聚,汇聚成丝丝的气流。

    陈远觉察出这雨丝并不是丹药中所产生的营养,他觉得身体很舒畅,除此之外,倒没有其余的感受。

    但这些雨丝对于索陈尔他们这些受伤的人来说,便成了灵丹妙药。雨丝滋润他们受伤的肺腑,疏通淤血等等。

    “天啦,你们看”莫武忽然惊叫道。他说话的同时指了指地面。

    陈远等人也看了过去,马上就看家那地面上,绿色的嫩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来。那地面是青砖铺垫,这些嫩芽从青砖的缝隙中疯狂生长。就像是雨后的春笋一样。

    过不多时,那些嫩芽已经长成了一株长半米的狗尾巴草。

    这简直就是造物主般的奇迹了。

    而且这时候,索陈尔老亲王,白雪等人的脸色红润起来。他们的伤势也的确已经完全痊愈了。

    同时,云蕾儿收了圣光普照的神通。

    陈远一众人,包括索陈尔老亲王他们对云蕾儿的这一手神通都震惊到了极点。

    人们常说化腐朽为神奇!

    但那不过是修饰的词语。

    但云蕾儿这就是活生生的,真正的化腐朽为神奇啊!

    “老祖宗大神通,臣下佩服!”索陈尔亲王惊叹着说道。

    云蕾儿脸色淡淡,丝毫没有得色。她对索陈尔亲王说道:“那摩陈已经被困,就算他破困出来,我也有收拾他的手段。所以,你们不必再担心摩陈。”

    索陈尔亲王说道:“多谢老祖宗!”他顿了顿,说道:“老祖宗,这些人无辜来犯,我们该如何处置他们”

    这话,索陈尔亲王是针对陈远一行人来说的。

    眼下的陈远一行人没有了摩陈来支撑,他们的确已经是刀俎上的鱼肉了。

    “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置”云蕾儿问。

    索陈尔亲王眼中露出森寒的杀机,他说道:“全部都该死!”

    云蕾儿看了索陈尔亲王一眼,她忽然淡淡一笑,说道:“老亲王,您年纪这般大了,没想到杀戮之心还是不减当年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他们欺人太甚,若不杀这些人,难消我心头之恨!”索陈尔亲王说道。

    陈远等人一言不发,众人心中屈辱难平。可眼下面对云蕾儿和索陈尔这样的高手,他们就算想反抗,那都是没有丝毫的资格啊!

    不过马上,云蕾儿的话给了陈远等人的希望。

    云蕾儿说道:“这些人,您不能杀。”

    索陈尔亲王与白雪等人不由一怔,白雪等人自然不会对陈远等人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索陈尔亲王感到诧异,因为他知道老祖宗绝不是心慈手软之辈。

    “老祖宗,您是有什么指示和吩咐吗”索陈尔亲王马上小心翼翼的问道。

    云蕾儿说道:“没错。”她顿了顿,说道:“你们自行回去吧。”

    索陈尔亲王等人怔住,他们心中都有疑虑,不过索陈尔亲王还是说道:“是,老祖宗。”他说完就准备走。

    那其中的血王瑞麟马上小声说道:“殿下,他们抢了我们的戒须弥。”

    索陈尔亲王看了一眼瑞麟,又看了陈远等人一眼。他的目光最后又移到了老祖宗云蕾儿的身上。

    云蕾儿却是没有理睬这一茬。

    陈远等人见云蕾儿都不开口,他们自然乐得跟着装糊涂。

    索陈尔亲王不敢多说,便对瑞麟道:“以后再说吧。”

    他说完就向老祖宗告辞,随后便带了白雪等人离开了伽蓝公寓。

    这些人走后,陈远等人面对云蕾儿就显得有些忐忑了。

    没人知道云蕾儿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云蕾儿的目光扫视向了陈远,沈峰,秦林三人。

    陈远三人面对云蕾儿的目光,他们均感觉到了有些不自在。

    云蕾儿沉默半晌后淡淡说道:“你们三个跟我来。”

    她说完转身就走。

    陈远,沈峰,秦林三人顿时面面相觑。

    沈峰最先说道:“走吧。”他已经跟了上去。

    大哥沈峰永远都是最有决断和魄力的。陈远和秦林当下就跟了上去。

    临走前,陈远对林冰和沈墨浓说道:“不用担心,如果她要杀我们,不需要费这些周折。”

    沈墨浓和林冰心中担忧,但也只能说道:“多小心。”

    莫武在一旁也是一脸担忧,不过他只是说了一声保重。

    陈远三人随云蕾儿出了伽蓝公寓。

    云蕾儿一路向前走去,陈远三人紧紧跟在后面。

    这是一个很奇特的场景,夜色之下,月光皎洁。

    美丽,纯洁如白雪公主的少女走在前面。

    后面三名男子紧紧的跟着。

    就这样一直走了两个小时,这四人虽然是在走路,但是却比任何人开车都要快。

    两个小时后,众人居然已经来到了阿尔卑斯山脉的一处地方。

    这是山脉下面,前面是巍峨的山壁,四周则是广袤的岩石层。

    云蕾儿找了一处空旷的地方,这时候明月照在她的身上,她的身上仿佛盈了一层圣洁的光芒。

    “你们三个,以我为中心,围成一个圈盘膝而坐。”云蕾儿淡淡说道。

    陈远三人依言而坐,这一路来,三人并没有交流,但三人都是聪明之辈,已经猜出了一些端倪。

    为什么只叫他们三人来

    当然不是因为他们三人是男的,那莫武也是男的。

    陈远心念电转,马上想到了三人身上到底有什么相同的特点

    唯一的特点就是自己这三人都是天命者!

    陈远脑筋转的很快,云蕾儿既然不杀自己这些人,那么就一定是要利用。或则说是,她想依靠自己这三人的气运来振兴黄金血族。

    陈远想到了这一点,沈峰,秦林也想到了。

    云蕾儿在三人坐下后,她也盘膝而坐。

    “云前辈,您要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陈远沉声说道:“我想我们应该有起码的知情权。”

    在心里肯定了一些想法后,陈远三人的胆子也就大了一些。陈远先问道。

    “我不姓云!”云蕾儿很认真的回答了一句。

    陈远顿时一呆。

    秦林和沈峰差点没笑出声来。

    陈远的脸色古怪到了极点,他是真没看出来云蕾儿还有着冷幽默啊!

    随后,云蕾儿说道:“找你们来,你们也应该猜的出来,这是一个合作。”

    “您要怎么合作”沈峰问道。

    云蕾儿说道:“我所着眼的是这场杀劫,毫无疑问,黄金血族也在杀劫之中。而我马上也要去天外天度我自身的魔劫。所以在这场杀劫之中,我并没有能力来保护黄金血族。黄金血族乃是我一手创立。所以纵使是我,也不能免俗。我想要保留黄金血族这一脉。”她顿了顿,说道:“而你们三人都是天命者,那么,我希望你们能够带领黄金血族走过这场杀劫。刚好,你们三人也正需要黄金血族这样的基础和助力。”

    陈远顿时兴奋起来,这是天上掉下个大馅饼啊。看来自己来博尔州还真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啊!

    如果自己有了黄金血族来帮助,那么自己的底蕴瞬间就深厚起来。到时候还有摩陈坐镇!

    自己这两下,便已经可以跟神域那样深厚的底蕴相抗衡了。

    当然,陈远也知道自己的敌人并不是神域。

    他也不敢真跟神域抗衡。要是将那神帝引了出来,可能又要悲剧。

    陈远也算是明白了,这些超级强者绝对不是能用自己这边的数量来做对比和抗衡的。

    “前辈,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的保住黄金血族。”陈远马上做保证。这家伙这下是完全不要节操了。

    沈峰与秦林自然也没有意见。

    云蕾儿看了一眼陈远,她说道:“你是天命者之中的最强者,我要你来做黄金血族的血皇。”她说完之后又扫了眼沈峰和秦林,道:“你们两人愿意配合他吗”

    陈远吓了一跳,他马上说道:“前辈,还是我大哥来做血皇。我和二哥都愿意配合我大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