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亲王赴宴
    莫武嘿嘿一笑,说道:“三哥,我可记着你这句话了。”

    沈墨浓,沈峰,秦林三人还在凝神感应戒须弥,根本没空来理会陈远这边。

    陈远将黑色盒子打开。

    摩陈和林冰也探头来看。那里面却是一副深褐色的手套。这手套并不是普通的手套,在手套的拳头处是坚硬的五根玄铁刺。这手套就有些类似大哥沈峰以前用的金刺指套了。

    不过这手套更加的完善。陈远将手套拿起,戴在手上。

    这手套的材质很特殊,并不是布料。但具体是什么材质,陈远也说不上来。

    “师姐,借你的御风剑一用。”陈远马上对林冰说道。

    林冰也就明白了陈远的意思,她立刻取出了御风剑。

    陈远将手套取下,放在了桌上。然后,他又拿起林冰的御风剑朝着手套狠狠的刺去。

    咔嚓一下,桌面立刻洞穿出一个洞来。

    陈远拿起手套一看,手套却是没有任何损伤。

    御风剑乃是灵剑,杀伤力是惊人的。陈远以尖锐的剑尖来刺都没有对其造成伤害。陈远不由对这手套啧啧称奇。

    随后,他又戴了手套,抓住御风剑的剑身一抹。

    这一下,陈远用劲颇猛。

    但手套还是毫发无伤。

    陈远顿时欣喜起来。他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称手的兵器!

    这手套戴在手上,又可以克制对方的兵器,又可以不影响双手的灵巧。

    太好了!

    “给我看看。”摩陈对手套的材质也产生了好奇。

    陈远将手套递了过去。

    摩陈端详起来,他这次看了好半晌,最后却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怎么样”陈远问摩陈。

    摩陈说道:“不知道,材质很奇怪。你可以去问问它的主人啊!”

    陈远一想也是,他马上就去找那血王去了。

    那血王叫做瑞麟。

    瑞麟和其余的两名血王在一起,他们三个人像是被拔了毛的秃鸟,丧气到了极点。

    血王们可不是阿猫阿狗,每一个人都是经过了严格的训练,经历了诸多的艰难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在他们的人生里面,他们是绝对的主角啊!

    他们的力量放到全球,放到每一个国家去,那绝对都是能够笑公卿,傲王侯,都是能够裂土封侯的。

    想一想,就算是杭行天那样的修为,在华夏国内也是呼风唤雨的。

    但是眼下,这些血王们不仅被摩陈轻易击败。

    击败的时候特别没有面子啊!

    要是战个三天三夜,那也还好,好歹也是旗鼓相当啊!

    但是,他们在摩陈手下。简直就是电视里跑龙套的岛国鬼子啊,被主角两巴掌就解决了。

    这还不说,成为了阶下囚也还罢了。就连自己的戒须弥都被敌人抢走了。

    奇耻大辱啊!

    也就是在这时候,陈远进了来。

    他扬起手上的黑色手套,问道:“这是谁的”

    瑞麟和其余两名血王看见陈远手上的手套后,他们都是茫然。

    陈远一看着架势就更茫然了,暗道:“难道我搞错了这个戒须弥是白雪的我要去找白雪”

    他马上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那也不可能啊!

    白雪怎么可能这么恶俗的在戒须弥里放那么多现金。

    就在这时,瑞麟终于想起了什么,说道:“应该是我的吧”

    陈远有些抓狂,说道:“什么是应该啊,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就不是。”

    瑞麟思索半晌后说道:“我想起来了,这手套应该是五年前我在古董店买的。花了一千欧元,买回来后,发现我也用不上,所以就一直丢在戒须弥里面了。”

    双方乃是用英文交流的。

    陈远的英文很好,所以交流起来没有任何的障碍。

    此刻,陈远一听瑞麟这话,便知道自己想要问瑞麟这手套的来历是问不出来了。

    “你是要还给我吗”瑞麟接着问。

    陈远连忙将手套收起,开玩笑,想得美呢。

    瑞麟见了陈凌这架势,马上说道:“手套可以给您,但是戒须弥能还我吗”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你觉得呢”

    瑞麟闻言便是丧气,知道肯定是没戏了。

    陈远便打算离开,那另一血王忍不住恼火的问道:“你打算将我们怎么样”

    陈远一笑,说道:“那就要取决于你们的亲王殿下了。”他说完转身就出去了。

    客厅里,沈墨浓,沈峰以及秦林,他们在戒须弥里面也淘了不少宝贝。

    不过这些宝贝都没什么实质的作用,所以也就不值一提了。

    沈墨浓对那些宝贝东西都没什么兴趣,打算除了要戒须弥以外,其他的都还给白雪。

    沈峰和秦林则就老实不客气的全收下了。

    陈远自然也是连钱都不会还的。除了那些血袋他不要。

    这时候,陈远戴上了手套。

    他随后闭上了眼睛,马上,陈远就感觉到了这手套的不凡之处。

    不知道为什么,在闭上眼后。陈远感觉手套就像是没戴一样,手指灵活到了极点。

    而且在脑域之中,陈远感觉到了丝丝淡淡的威严。

    是来自于手套的威严!

    陈远吓了一跳,他确定自己的感觉不会出错。

    “怎么了”摩陈在一边看到陈远的表情,于是问道。

    陈远马上说道:“我感觉这手套似乎有情绪在,我感受到了它散发着说不出的威严。”

    摩陈不由奇怪,道:“真有这么古怪”他再次拿过了手套端详。

    不过他端详了半天,依然没有任何的头绪。

    “你也看不出来吗”陈远问摩陈。

    摩陈说道:“不会是你感觉出错了吧”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到了我这个境界,你觉得我会出现幻觉吗”

    摩陈说道:“那我就真搞不懂了。这手套居然能瞒过我的法眼不简单啊!现在我觉得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呢,是你感觉出错。第二呢,是这手套只怕是了不得的仙器。仙器流落凡尘,掩盖光芒,所以连我都感觉不出来。”他顿了顿,自嘲一笑,说道:“任何一件仙器都是绝世异宝,可以让无数修道之人疯狂。不可能你就这么得到一件仙器吧”

    陈远顿时狂喜。

    一旁的沈墨浓也说道:“那也说不准啊,陈远是最强的天命者,他的运气是普通人所不具备的。”

    沈墨浓也来了兴趣,说道:“给我看看。”

    陈远将手套递给了沈墨浓,沈墨浓端详起来,她试图以法力探个究竟,但是法力探究之下,却没发现任何稀奇。

    随后,沈墨浓摇了摇头,说道:“估计也就是好一点的手套,仙器,你就别想了。”

    林冰也将手套拿过去看。

    最后沈峰和秦林也看了看,大家都没看出任何出奇之处。

    摩陈说道:“反正吧,这个手套有些古怪。如果真是仙器,你们看不出来,那也正常。不过,仙器流落人间的几率太小了,陈远你也别抱太大的希望。”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管它仙器不仙器的,反正给我,我也只能拿来当普通武器用。这手套的材质特殊,对我来说很有作用。我是心满意足的。”

    众人也跟着一笑。

    随后,陈远说道:“不过我这宝贝可得有个名字,叫什么呢”

    莫武马上说道:“叫莫武手套!”

    众人立刻异口同声说道:“滚!”

    陈远马上就有了计较,说道:“就叫缚龙手套!”

    这意思很清楚明了,那就是这缚龙手套在手,甭管是是龙是魔,在老子面前都要动弹不得。

    众人自然也没什么意见,反正手套是陈远的。

    这个时候,时间也不太早了。

    夜幕降临!

    餐厅里的晚宴已经准备好了。

    餐厅里,灯光雪白一片。

    这是正规谈事情的晚宴,自然不能搞浪漫的色调。

    随后,一辆黑色加长的奔驰驶进了院子里面。

    陈远等人均在外面迎接。

    这对索陈尔亲王表示出了足够的尊重。

    虽然今天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但面子上,陈远还是要给索陈尔亲王脸面。除了摩陈并没出去迎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