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老虎要发威
    派克继续说道:“殿下,我并不是怕死。只不过当时那种情况下,我觉得我必须要回来给您报一个信。所以,我转身就逃走了。”

    索陈尔亲王并不计较派克的逃走,他知道派克说的话是出自真心。

    索陈尔亲王沉吟下去。他暗道:“这个陈远,果然是有一张厉害的王牌。就连雪儿也接不住那黑袍人一掌,只怕几大亲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索陈尔亲王想不通的是,这个黑袍强者到底是何方神圣

    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强敌

    索陈尔亲王知道自己这边来到圣地二十余载,一直顺风顺水,但今天只怕是遇到了最大的一个困难。

    而且眼下,他还要头疼怎么将雪儿她们救回来。

    便也在这时,华尔莱茵上前来。

    华尔莱茵一来便看到了派克,他没有理会派克,而是在索陈尔亲王的耳边小声说道:“殿下,陈远那边派了一个人来见您。”

    索陈尔亲王闻言之后并不觉得意外,甚至,他心里是心知肚明的。他微微苦笑,说道:“看来现在陈远那小家伙是要请我去赴宴了。”

    华尔莱茵便问索陈尔亲王,道:“殿下,要不要让他进来”

    索陈尔亲王说道:“当然要。”他顿了顿,说道:“小小的陈远都敢来赴我的宴,我难道连见他的人都不敢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华尔莱茵便说道:“是,殿下,我这就请他进来。”

    “去吧。”索陈尔亲王说道。

    华尔莱茵转身就去了。

    索陈尔亲王对还跪着的派克说道:“你下去好生修养吧。”

    “是,殿下!”派克面上闪过感激之色。

    不得不说,索陈尔亲王在黄金血族里面还是德高望重的,他待人仁厚,慈爱,是深受血族年轻一辈的爱戴的。

    派克下去后,很快,莫武就进来了。

    莫武虽然平时有些吊儿郎当,但此刻却是庄重严肃。

    他来到了索陈尔亲王面前,马上抱胸作揖,道:“亲王殿下,您好,很荣幸能够见到您。”

    索陈尔亲王微微一笑,道:“贵客请坐。”

    他说完就让华尔莱茵去搬了椅子出来。

    莫武微微一笑,道:“亲王殿下,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我今日来是奉我家哥哥的命令,前来给亲王殿下您送一份请帖的。”他说完就将请帖拿了出来。

    华尔莱茵接过,然后递呈给了索陈尔亲王。

    索陈尔亲王接过帖子,看了一眼后,微微一笑,说道:“请贵客回复陈远先生,我届时一定会准时前往。”

    莫武便说道:“多谢亲王殿下,那莫武就告辞了。”

    “送客!”索陈尔亲王对华尔莱茵说道。

    华尔莱茵点头,道:“是!”

    华尔莱茵将莫武送出了庄园,随后莫武上车离开。

    别看莫武表现的轻松自在,应付得当。实际上在面临索陈尔亲王时,他心里是紧张得要死。现在平安离开,莫武也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同时,莫武心里也有些佩服大哥他们。他们当真是比自己要有见识的多,早已看出此行没有风险。

    而且,自己是不是也忒不争气了。

    之前三哥明知道有危险,都敢来坦然赴宴。自己怎么就这么怂呢

    德克康家族的庄园里面,阳光开始猛烈起来。

    索陈尔亲王蹒跚着站了起来,他穿着明黄色的袍子,看起来身形佝偻,已经垂垂老矣。

    这位老人家为了家族的使命,一直兢兢业业。

    但他还是不得不面对一个又一个的危机。

    华尔莱茵紧紧的跟在索陈尔亲王的后面。

    索陈尔亲王走到了偏殿里,他随后在沙发上舒服的坐下去。

    华尔莱茵马上让两名仆人给索陈尔亲王捏背。

    索陈尔亲王微微一笑,说道:“路西和梅梅的捏背手法越来越好了。”

    他显得很是享受。

    华尔莱茵在一旁却是有些干着急,他说道:“殿下,陈远的宴会是什么时间呀咱们是不是得有个计划来应对呀”

    索陈尔亲王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心里一直在思考。他微微一叹,说道:“现在的年轻人是越来越了不得了。一个个的,都想着猛龙过江,将我们这些老家伙踩在脚底下,成为他们成功的垫脚石。这天下,终究也是年轻人的啊!”

    华尔莱茵在一边听的怪怪的。“殿下……”

    索陈尔亲王继续说道:“宴会就在今晚,不用猜,我也知道陈远这个小家伙想干什么。他想跟我楚河汉界,划江而治。”

    华尔莱茵说道:“殿下,我倒真有些不懂了。这天下大的很,这个陈远为什么非要选中博尔州难道他是觉得我们血族好欺负”

    索陈尔亲王说道:“我们自然不是好欺负的。这个小家伙这么做,自然也有他的道理。他既然敢跟我们来对着干,我看他的谋划不小啊!”

    华尔莱茵沉默下去。

    他沉默半晌后,又说道:“殿下,那今晚,您打算怎么办只怕陈远这场宴会并不那么好吃啊!”

    索陈尔亲王的眼神寒冷了下去,他说道:“老虎将锋芒隐藏久了,外人就会当它是一只病猫。我们黄金血族蛰伏的太久了,二十多年前的出山,又以失败告终。所以如今,外人对我们都少了那么一份敬畏。”他突然一拍桌子,怒目圆睁,道:“所以现在,不管是什么阿猫阿狗,都以为来可以踩上我们一脚。”

    老亲王这次是真的发怒了。

    他的须发皆张,猛然站了起来,说道:“那小家伙手下所依仗,不过就是那黑袍强者一人。只要今晚,我将那黑袍强者杀了。那小家伙根本不足挂齿。”

    华尔莱茵见老亲王发怒,他感受到了老亲王的威严,当下,他马上说道:“殿下若是亲自出手,一定会手到擒来。”

    索陈尔亲王的眼神很快就平静下去了。

    华尔莱茵微微松了口气,他试探着道:“殿下,这件事要不要去禀报老祖宗”

    “不用!”索陈尔亲王拒绝的斩钉截铁。

    老亲王也是有自尊心的,要是这么一件事情都需要惊动老祖宗。

    那会让老亲王觉得自己很没有用。

    华尔莱茵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他说道:“那今晚您带那几个人”

    索陈尔老亲王沉吟一瞬,说道:“陈远那边,除了黑袍强者之外,其余的人都是没什么用的。就你和我去吧,若我不敌那黑袍强者,带再多的人也于事无补。”

    华尔莱茵说道:“是,殿下!”

    黄昏的时候,夕阳的余晖洒照在伽蓝公寓的院子里。

    这里的空气非常纯净,带着一丝甜丝丝的味道。

    这里的景色让人沉醉,乐不思蜀。

    此时此刻,林冰等人全部都在院子里坐着。

    至于招待索陈尔亲王的晚宴则由专门的厨子在准备。

    林冰,陈远还有摩陈他们这么一群人现在正在干什么呢

    他们自然不是坐着聊天打屁。

    他们将白雪和其余三名血王围在了中间。

    白雪她们受了伤,虚弱不堪。所以,他们也没办法反抗。

    只不过他们心里有些滴血,自己几人长的很奇怪么

    你们是在观看猴子吗

    事实上,陈远一行人自然不是在观赏猴子,他们是在研究。

    因为沈墨浓说了,他们这些人不受精神波攻击。

    这让陈远仿佛看到了一个捷径。如果自己不受高手的精神波攻击,那么自己如果再持一口利器,便是能将神通九重的高手都斩于剑下。

    要知道陈远的打法,那可是少有敌手的。

    “摩陈,你说她是长生境五重的修为”陈远看了眼白雪,显得极为惊讶。

    摩陈点点头,说道:“没错。如果让她不受束缚跟你打,一剑秒杀你。”

    陈凌顿时自尊心受挫,道:“没那么夸张吧”

    摩陈很认真的说道:“真的一点都没夸张。”

    摩陈随后说道:“他们这几个人的肉身力量比你们都要强大,这是将血源法力化为了战斗力的缘故。你们也不用再研究了,他们不受精神波攻击所困扰,这是因为他们血缘的因故。”他顿了顿,说道:“也不是说他们就不能被精神波攻击,只不过他们精神防御很强。如果让那魔帝前来,同样也可以破他们的精神防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