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摩陈前来
    白雪是绝对的冷酷,冷血一般的御姐。

    她本是华夏人,后来家庭遭遇变故,被仇人追杀之际,是索陈尔亲王救了白雪。

    索陈尔亲王本来一直在圣地,那一年白雪八岁,索陈尔亲王因为一件私密的事情去往华夏。他见白雪这孩子可怜又可爱,而且还有一股子难以言说的狠劲。当下,索陈尔亲王直接出手救了白雪。

    当时,索陈尔亲王并未杀掉白雪的仇人。而是对白雪说道:“小家伙,你好好记住这些人的脸,等你学会了本事以后,再来给你父母报仇。”

    之后,索陈尔亲王将白雪带回了博尔州。

    索陈尔亲王让白雪变成了一名正统的黄金血族。

    要变成黄金血族可没那么简单,并不是像吸血鬼电视那样,咬上一口,立刻病毒传染,变成不死之躯。

    你就做梦吧,天下有这么好的事情

    另外,黄金血族是不会惧怕日光的。

    要变成一名正统的黄金血族有两种途径。第一种,就是繁殖!

    两名黄金血族结合,生下来的孩子,出生就是黄金血族。

    如今黄金血族的人口越来越少,所以他们繁殖也很慢。

    也许再过很多年后,黄金血族不需要其他人来消灭,他们会像恐龙一样自然而然的灭绝。

    在社会进化变更之中,我们会发现这样一个规律。

    生命传承最强大,生存能力最强大的往往不是那些强大的生物。

    比如恐龙,比如老虎,比如狮子等等这些。

    恐龙已经灭绝,老虎这些若不是人类最后加以保护,只怕也灭绝了。

    而在地球的冰封时代,一直存货的却是那些微生物。

    微生物反而是最能存活的。

    所以说,有时候太过强大并不是一件好事。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就是这个道理。

    且说黄金血族的第二种传承方法则就是最麻烦的。那是要将自身的血脉传递到一个陌生人身上。

    一般的血族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可以说,如今的血族只有两个人有这种血脉传承的能力。那就是索陈尔亲王和老祖宗。

    血脉传承!

    当初索陈尔亲王将血脉传递给白雪时,他用了三天三夜。

    以黄金血脉为引,在两人的手腕上割开一道口子,然后以法力将其密封起来。

    然后,血脉缓缓融合!

    这种血脉传承法还非常的危险,一个不慎,就会让受传承的人血脉爆裂而死。

    白雪能够承受住索陈尔亲王的血脉,其本身也就正名了白雪的资质非常的好。

    话题也扯远了,此刻,索陈尔亲王将白雪扶了起来。他对待白雪非常慈爱,像是看自己的孙女一般。

    白雪因为幼年的经历,性格非常冷。她在学成之后就去亲手报仇,报完仇后便一心报效索陈尔亲王。

    在白雪的心里,没有家,没有国,只有索陈尔亲王。

    “小雪,来,坐!”索陈尔亲王拉着白雪的手坐到了沙发上。

    白雪也就入座。

    索陈尔亲王说道:“你感觉陈远是个什么样的人”

    白雪就是之前给陈远开车的那个司机。她闻言之后沉吟一瞬,说道:“他似乎在等什么东西。”

    索陈尔亲王知道白雪的思维非常敏捷,他马上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白雪说道:“他故意表现的很张扬,嚣张,其实就是在让我们引起怀疑,从而不敢轻易下手,为他争取一定的时间。”

    索陈尔亲王说道:“我的结论也是这般。不过,我想他始终还是有底牌的。这张底牌到底是什么呢”

    白雪说道:“殿下,我有一个主意。”

    “你说!”索陈尔亲王马上说道。

    白雪说道:“我去将他们全部抓回来。到时候,不管他是什么样的底牌,咱们都可以看的清楚,也是多了谈话的条件。”

    索陈尔亲王眼睛一亮,他觉得自己真是走入了一个死局。而白雪所提的法子却非常的简单有效。

    索陈尔亲王毕竟老了,所经历的事情太多。小心谨慎是他最大的优点,同时也是他最大的缺点。毕竟,有时候战机是稍纵即逝的。

    “我再派几个血王伯爵跟你一起去抓。”索陈尔亲王说道。

    白雪说道:“不用了,殿下。若是对方有可以抗衡我们的后台,带人多了也没用。若是没有,我一个人足矣。”

    索陈尔亲王微微一怔,随后他点点头,说道:“那你要多加小心。”

    他并不太担心白雪。

    白雪的能力他是相信的。再则,索陈尔亲王知道自己这边虽然在投鼠忌器,但陈远那边也必定是同样要投鼠忌器的。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陈远回到伽蓝公寓之后,他先跟沈峰联系。

    沈峰已经带着众人离开了,分散藏了起来。

    陈远跟沈峰通报了自己的情况。

    沈峰听后马上说道:“三弟,虽然你暂时吓唬住了那老亲王。但你现在未必是安全的。”

    陈远说道:“我明白,当年老亲王在我们华夏人手上吃了大亏,他是小心谨慎。这一次,若不是他小心谨慎,我们只怕等不到摩陈。”他顿了顿,说道:“老亲王虽然谨慎,但老亲王的手下肯定是有明白人的。”

    沈峰说道:“没错。黄金血族的底蕴太深厚了,他们虽然会投鼠忌器,但绝对不会怕你。我猜过不了多久,老亲王就会派人来抓你。”

    陈远说道:“摩陈要早上才能到,我得先躲一躲。”

    沈峰说道:“嗯!”他顿了顿,说道:“接下来我们的手机都要关机,以免他们通过手机查了过来。”

    沈峰也是绝对的小心谨慎。

    陈远点了点头。

    白雪在凌晨杀到伽蓝公寓。

    可此时此刻的伽蓝公寓却是一个鬼影都没有。

    白雪并不气馁,她马上打电话向索陈尔老亲王汇报了这一个消息。

    “居然逃走了”索陈尔亲王一时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白雪说道:“殿下,我觉得他们是在等他们的帮手前来。这个帮手,只怕不简单。”

    索陈尔亲王冷哼一声,他有种被愚弄了的愤怒。“至少,神帝,陈凌那些人不会前来。其余的人,再厉害又能如何一个人还能把这博尔州的天给反了”

    “也不一定就是一个人。”白雪提醒。

    索陈尔亲王沉默下去。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白雪问道。

    索陈尔亲王说道:“你先回来吧。”

    白雪说道:“是!”

    这一夜,陈远等人安稳度过。

    索陈尔亲王做事有礼有节,进退有据。他不会去疯狂的追捕陈远等人,搜查他们。

    陈远这群人既然要来猛龙过江,肯定不会一直躲着。

    索陈尔亲王懒得浪费时间。

    早上的时候,清晨的晨曦洒照在美丽的博尔州上。

    沈墨浓与摩陈大帝乘坐的士前来。

    摩陈大帝的身形缩小到了正常人一般大小,他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泰国人。

    两人到达博尔州后,来自黄金血族的情报迅速就传到了索陈尔亲王的耳里。

    “那个男人长什么样”索陈尔亲王在电话里问那头的情报人员。

    “回殿下,咱们并没有看的很清楚。不过他好像三十来岁,长相很是普通,穿着黑色的大袍子,有些怪异。”

    索陈尔亲王沉吟一瞬后说道:“继续监视。”

    他挂断电话后不禁暗忖:“难道这个男人就是陈远的帮手一个人来就能扭转局势”

    这怎么可能嘛!

    索陈尔亲王完全不相信,他觉得眼下的情况,除非是神帝或是陈凌降临。否则自己这边都不用请老祖宗出手便可以将陈远这群人碾压成酰粉。

    索陈尔亲王觉得自己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这位老亲王这次决定不再错失战机了。

    他当下命令白雪。

    “白雪,你立刻去将沈墨浓和那个随她一起的黑衣人抓过来。”

    “是,殿下!”白雪领了命令,马上就出发了。

    不过马上,谨慎的老亲王觉得还是不对劲。

    他马上给白雪打了电话。

    白雪接过,她的语音恭敬,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