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小心谨慎总是没错
    陈远的话音一落,很快,一名老者的声音传来。

    “这个华人女孩儿年方十六,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子。她的血液是最纯净的美味,所以,这是我们欢迎贵客的一种方式。”

    陈远看向声音传来处,却是在餐厅左边的侧门处,华尔莱茵扶了一名穿明黄袍子的老者。

    那老者须发皆白,脸上满是皱纹,他佝偻着背,老态龙钟而来。

    陈远可从来都不敢小看这样的老家伙,当初的司徒老爷子就是给他上的生动课程啊!

    “这是我们的索陈尔亲王殿下。”华尔莱茵上前便朝陈远介绍。

    陈远看了这位索陈尔一眼,心中暗暗吃惊。他知道亲王在血族之中,那可是了不得的存在。虽说当初处于洛杉矶的血族领袖克尔斯汀也是名亲王,而且最后在凌前辈手下一招就落败。

    但这并不代表克尔斯汀不够厉害啊。

    当初四大高手围攻凌前辈!

    只有克尔斯汀是依靠自己的能力逃走的,其余的人,要么死,要么被凌前辈放过生路。

    这也就说明了一名亲王的强大啊!

    所以此刻,陈远面对索陈尔亲王,丝毫不敢有任何轻视之心。他很绅士的行了一礼,抱胸而作揖,道:“索陈尔亲王殿下,很高兴见到您。”

    索陈尔亲王微微一笑。

    这位亲王笑的时候,脸上如仙鹤爪子一般颜色的皱纹便挤压到了一起,让人看的毛骨悚然。

    “陈远先生,您是贵客,请上坐!”老亲王用流利的英文说道。

    这帮血族,国才是他们的发源地,所以英文才是他们的母语。

    陈远也淡淡一笑,说道:“不知道克尔斯汀亲王还好吗”

    索陈尔与华尔莱茵都是吃了一惊。

    索陈尔做了个请的姿势,他先落座,陈远便也跟着落座。

    索陈尔亲王压抑住心中的震惊,慢条斯理的切开一块人肉。这人肉血淋淋的,他就这般送入嘴里。

    茹毛饮血,当真就是这般了。

    索陈尔亲王吃了一口之后,随后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接着才道:“陈远先生认识克尔斯汀亲王殿下”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当然认识。当初克尔斯汀亲王联络了几大高手围攻我师父的一尊元神,结果被打的望风而逃。”

    这下,陈远是借了凌前辈的威风。他暗想,自己也是迫不得已,凌前辈高风亮节,应该不会跟自己计较的。

    索陈尔亲王与华尔莱茵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

    “这话却是从何说起”索陈尔亲王不动声色的说道。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从何说起当然是从克尔斯汀亲王说起啊!这事应该还是蛮丢脸的,想必克尔斯汀亲王应该没跟别人说过的。不过那一次,我和我师父刚好在香山大道上,所以对于其中的情况还是很清楚的。”

    “令师是……”索陈尔亲王忍不住问。

    他心里已经犯嘀咕了。

    陈远心里很清楚,这一次索陈尔亲王就是来探自己的底子的。

    如果让索陈尔亲王认定自己没什么实力,那么索陈尔亲王肯定容不下自己这群人猛龙过江的。

    眼下,摩陈还没来。

    就算摩陈来了,也有些势单力薄。

    所以陈远要先给自己造造势。

    当下,陈远便说道:“家师姓陈,单名一个凌字!”

    “什么”索陈尔亲王与华尔莱茵再也忍不住,两人均是失色。

    他们黄金血族对陈凌这两个字太敏感了。

    陈凌给黄金血族的阴影太深了。

    “你真是陈凌的徒弟”索陈尔亲王问道。

    陈远并不正面回答,只是说道:“我说什么,亲王未必相信。反而,你们会觉得我是在给自己脸上贴金。你们大可以去问一问克尔斯汀亲王。”

    索陈尔亲王沉默一瞬后,他说道:“这件事,我们之后会有所了解的。不过据我所知,如今陈凌已经不在地球之上,他的修为到达了元神遨游天外天,照见虚空,穿梭过去未来地步。所以,陈远先生你到博尔州来,想必是自己的主意吧”

    陈远说道:“我师父如今早已不管世间俗事,来博尔州的确是我的主意。不过在来之前,我并不知道各位血族的前辈们也在这边。”

    “那么这次陈远先生来的意思”索陈尔亲王毫不避讳的问。

    陈远说道:“当然是图发展,博尔州这个地方很不错。这一点,我相信亲王殿下是知道的。”

    索陈尔亲王便说道:“但是博尔州已经是我们血族的天下,也就是说,博尔州是我们到手的肥肉。陈远先生,你这次来,难道是要在我们嘴里夺肉吃”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现在的时代已经不同,我觉得咱们合作,经济共享才是最好。吃独食,总是不太好。”

    索陈尔亲王说道:“血族虽然不是狼,但却也有狼性。这里是我们的领土,是我们到手的肉。谁如果敢来觊觎,我们就要撕碎他,这也是我们血族男儿的尊严。”

    陈远说道:“既然如此,那似乎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谈了。”

    索陈尔亲王混浊的眸子中散发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厉光来,他很好的隐藏起来。随后,他微微一叹,说道:“年轻人,总是气盛。我劝陈远先生你,还是退出博尔州来的好。”

    陈远看了索陈尔亲王一眼,他的心里很清楚。眼下自己的回答很关键,如果自己答应退出,那就会让索陈尔亲王认定自己没什么底蕴,从而会引发一场危机。那就是索陈尔亲王不会让自己离开。

    自己必须表现出强势来。

    越强势,就越能让索陈尔亲王忌惮。

    如此才能拖延时间,等待摩陈到达。

    陈远当下也就逼视向索陈尔亲王,他说道:“我绝不会退出博尔州,除非是我……死!”

    索陈尔亲王注视陈远。

    陈远也就注视向索陈尔亲王。

    气氛一时之间却是有些尴尬和僵硬。

    便在这时,索陈尔亲王忽然一笑,说道:“请用餐吧。”他切一了根手指头送入嘴中,咬的咯吱咯吱的响,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

    随后,他又喝了一口高脚杯所盛的鲜血。

    他喝完之后,看向一动不动的陈远,好奇的问道:“陈远先生怎么不吃难道是不合胃口”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人和狗的区别在于,狗会吃狗肉,但人不会吃人肉。”

    这句话就等于是明着来骂索陈尔了。

    索陈尔眼神阴沉下去。

    华尔莱茵却是怒了起来,他直接说道:“陈远先生,你不要得寸进尺。”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咱们华夏有句老话,叫做话不投机半句多。”他站了起来,说道:“今晚谢谢老亲王您的款待,我要告辞了。”

    “只怕你走不掉!”华尔莱茵挡住了陈远。

    陈远淡淡的看向华尔莱茵,说道:“盛意款待,原来是场鸿门宴,来的去不得。这就是你们堂堂血族的做事风格吗”

    华尔莱茵冷笑一声,道:“你来的时候不就已经猜到了吗”

    陈远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要杀就杀好了。这里是你们的老巢,我根本没有反抗的资格。”他显得很是坦然。

    随后,他又顿了顿,说道:“华尔莱茵,你还真是会变脸。不过,既然我猜到了,还要来。我就不会没有准备。我敢跟你们保证,要是我在这里掉了一根汗毛,你们黄金血族从此鸡犬不宁。”

    “空口白话,就想威胁到我们吗”华尔莱茵说道:“血族千年底蕴,会被你一个黄口小儿吓到”

    陈远说道:“懒得跟你扯了,想杀就杀,废话什么”

    陈远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华尔莱茵顿时语塞。

    “陈远先生,你可以走了。”就在这时,索陈尔说道。

    陈远淡淡一笑,向华尔莱茵说道:“可以让开了吗”

    华尔莱茵迫不得已的让出了一条道。

    随后,陈远便扬长而去了。

    他一走,华尔莱茵便向索陈尔道:“亲王,为什么要放他走我看他不过是虚张声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