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血族盛宴
    做为一个男人!

    男人,男人!

    男人不是男孩,作为一个男人,还有什么事情比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亲人,爱人更痛苦的事情呢

    那配做一个男人吗

    那会是将一个男人的自尊,骄傲全部都粉碎的行为啊!

    陈远显然遭受到了这样沉痛的打击。

    不过很快,陈远就将这一份痛苦深深的藏到了内心深处。

    这一次,他不会去跟任何人说。

    空自痛苦,没有任何的作用。

    唯有化痛苦为力量,迅速的强大起来,这才是陈远唯一能够做到的。

    泰山之上,陈亦寒在最热的泰山顶上跪了一天一夜。

    他的身上没有流一滴汗,他的精神状态也非常的好。

    不过,他的心情并不太好。

    首先,他本来以为神帝给他的那道伤疤不过是小意思。很快就可以复原,他的身体,就算是手臂断掉了,都可以再长出来,更何况一道小伤口。

    但很快,陈亦寒就惊恐的发现,这道伤口,不管他怎么努力运功都无法止住。

    他一旦运功,就会有鲜血溢出来。

    陈亦寒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这个时候,烈日当空。

    此处很少有游客前来,所以很是寂静。

    接着,陈天涯虚空元神凝聚,出现在了陈亦寒的面前。

    “父亲!”陈亦寒马上喊道。

    陈天涯脸色冷峻,他说道:“起来吧。”

    陈亦寒马上站了起来,他英俊的脸蛋上,那一道血痕是那样的触目惊心和突兀。

    陈天涯说道:“你知错了吗”

    陈亦寒道:“孩儿知错了。”

    “错在哪里”陈天涯问。

    陈亦寒说道:“错在能力不济,错在不该心存侥幸,错在不该在这个时候招惹神帝!”

    陈天涯眼中闪过心痛之色,道:“你……”

    “孩儿说错了吗”陈亦寒不解的问。

    陈天涯怒道:“你当然错了,你对司徒灵儿要做的是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

    陈亦寒沉声说道:“司徒灵儿是陈远的妻子,孩儿将司徒灵儿收入囊中,一是打击了陈远,二是痛快了自己。孩儿不知道何错之有您不是一直教我,做人该念头通达,为所欲为吗”

    “念头通达是我教你的,我何曾教过你后面为所欲为”陈天涯说道:“你知道你这种行径像什么吗”他顿了顿,道:“像个畜生,你知道吗”

    “父亲,您这话孩儿可就不认同了。”陈亦寒说道:“您可不是中华大帝,您是魔帝,魔啊!怎么您也现在正义凛然的来呵斥孩儿”

    陈天涯说道:“没错,老子是魔。老子杀人无数,可老子拍着胸口也敢说,从未做过下三滥的事情。就算是陈远的母亲,那也是老子喝醉了,他母亲本身就愿意才发生的事情。还有你母亲,你母亲心地善良,待人真诚。我们都不像你这般。”

    陈亦寒说道:“父亲您不愿意做的事情。您的底线,原则,等等。这些孩儿都很赞成,也很敬佩。但是这些底线,原则,不是孩儿的。孩儿心中,永远尊敬父亲您。至于其他人,尤其是女人,漂亮的,我都要。我要做的就是畅畅快快,无人拘束。您说孩儿错了,但孩儿如今修为也到了三重天。孩儿并不是小孩子,并不是心性不定的人。所以,您现在来教化孩儿,对不起,孩儿做不到。孩儿若是听了您的,以后修为再想寸进。”

    陈天涯的眼神复杂起来,面对陈亦寒所说的,他居然无言以对!

    “或许,你才是真正的魔!”陈天涯喃喃说道。

    博尔州,夜幕降临之后。

    一辆加长的黑色奔驰来到了伽蓝公寓前面。

    一身黑色燕尾服,绅士无比的华尔莱茵下了车。

    华尔莱茵身后还有两名随从,他们恭敬的站着。

    这时候,陈远走了出来。

    陈远穿着很随意的白色休闲衬衫,这样子他显得有些不羁。

    “走吧!”陈远说道。

    华尔莱茵看陈远这个样子,不由呆了一呆,他说道:“陈远先生,您确定要这样去参加我们主人的宴会”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难道不行吗还是说衣冠不整,谢绝入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看我还是不去了。”

    华尔莱茵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当然不是。”他顿了顿,又好奇的说道:“其余人呢”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他们不会去参加的。”

    “这是为什么”华尔莱茵说道:“我们主人是非常有诚意的。”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华尔莱茵先生,咱们都是成年人,就不必那么天真烂漫了。你家主人为什么要请我赴宴,大家彼此心里都清楚。多的话就不说了,走吧!”

    陈远展现出了他的锋芒。

    华尔莱茵立刻就闭嘴了。

    没错,他心里自然清楚。

    陈远这群人前来,猛龙过江的架势很明显。

    黄金血族是容不下陈远这群人的。

    但目前,黄金血族要查清楚之后再下手。另外也首先要明确的清楚陈远这群人来这里的意图。

    这就是这个晚宴的目的。

    可说到底,这个晚宴是设置在黄金血族的老巢里的。

    那对陈远这群人是很不利的。陈远肯去参加,那已经是很给面子了。难道你丫的还想别人全部都去,好给你一网打尽吗

    天下之间没有这样的道理嘛!

    进入奔驰车后,陈远坐在了一侧的皮椅上。

    车里有香槟,美酒,葡萄等等。

    华尔莱茵温和的向陈远道:“陈远先生,您想喝点什么”

    “就香槟吧。”陈远淡淡一笑,说道。

    华尔莱茵给陈远倒了一杯香槟。

    陈远接过,轻浅的喝了一口。

    华尔莱茵也跟着喝了一口,他忽然说道:“陈远先生,您刚才的话有点清楚,但又有点不清楚。您若是明白,那为什么今晚又要参加我家主人的宴会呢”

    显然,华尔莱茵是在试探陈远的口风。

    陈远淡淡一笑,他正欲说话的时候,目光忽然被开车的司机吸引了。

    因为开车的司机居然戴了一顶帽子,陈远看其轮廓,依稀觉得这司机是个年轻的女子。

    陈远很快就收回了目光。他向华尔莱茵说道:“很简单,我也想跟你家主人聊一聊。”他顿了顿,说道:“你们黄金血族掌控整个博尔州,外人进来想分上一杯羹,那是难上加难。我们华夏有句老话,那就是进门叫人,进庙拜神。我既然来到了博尔州这个地方,自然也要拜会你家主人。你说是吗”

    华尔莱茵微微一笑,他的眼神中闪过复杂的神色。却是彻底摸不透陈远了。

    同时,陈远也注意到开车的司机耳朵动了一下,显然她在认真的听自己和华尔莱茵的谈话。华尔莱茵淡淡一笑,说道:“这么说来,陈远先生是有意在博尔州发展了”

    陈远说道:“没错。这个地方,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我不得不来。”

    华尔莱茵微微一笑,说道:“那么看来,陈远先生是不打算和我们和平相处了”

    陈远说道:“现在咱们把这些谈完了,岂不是跟你家主人都不用见面了”

    华尔莱茵呆了一呆,随后说道:“您真幽默。”

    不管如何,华尔莱茵这边对陈远的虚实更加琢磨不透了。

    德克康家族是一个华丽的宫殿。

    这座宫殿整体建筑是呈现古色,又有些像是欧洲的古堡。

    在宫殿外围是一个绿化很高的公园,里面还有湖泊。

    这德克康家族也真算是极尽奢华了。

    奔驰车开进去公园,首先是一条长长的跑道。

    跑道常有三公里。三公里之后,才到了宫殿的前面。

    那宫殿前面有假山,喷泉,喷泉里的水花溅落,如晶莹的玉柱。

    宫殿前方是一条厚厚的红毯。

    陈远与华尔莱茵下车,华尔莱茵说道:“陈远先生,请跟我来。”

    陈远当下便随华尔莱茵进入宫殿里。

    大殿上,四周都是光滑如镜。

    墙壁上有不少浮雕,浮雕都是关于吸血鬼起源的故事,比如该隐与上帝等等。

    这里面有着很浓厚的神秘文化历史气息。

    陈远随着华尔莱茵很快就到了餐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