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神帝谕旨
    沈峰显得很是意外,而且他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他虽然全心全意为了兄弟着想,但内心深处也有些东西不想跟人分享。

    如果是莫武跟他提这一茬,他会直接给莫武甩脸子,转身就走人。

    但是对于陈远,他不能那么做。

    沈峰沉默了一会后,他抬起头说道:“第一,我们干不掉天王复兴社的人。天王复兴社存在已经有许多年头了,里面有一些古老的长老们,修为深不可测。第二,就算是干的掉,我也不需要你们的帮忙。因为这个仇,必须是要我亲手来报才有意义。第三,我希望你们永远莫要再提这件事,可以吗”

    他是个简单,内敛的人。

    他一旦说出的话,就会是一个唾沫一个钉。

    即便是兄弟,兄弟之间也会有**,也会有不想他人碰触的东西。

    沈峰的不说,与陈远的说,都是个人性格所致。

    “对不起,大哥!”陈远知道自己冲动了,他认真的说道:“以后我绝不再提,但是你若有要兄弟们帮助的地方,我希望你一定要提出来。”

    沈峰说道:“好!”

    接下来,众人也就聊开了。气氛还算融洽,沈墨浓并不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

    酒局过后,众人约定好了明日出发的时间。

    从燕京是无法直接到达瑞士博尔州的。这中间需要先坐航班到达英国伦敦,然后再从伦敦到达瑞士,最后又要乘坐动车前往博尔州。

    一众人出了王府井酒店。

    陈远送沈墨浓回去。

    回去的路上坐的是的士。

    两人为免聊天被人窃听,于是就用英文聊了起来。

    那的士司机懂几句简单的英语,但复杂了的却是完全不懂的。

    车上,沈墨浓微微一笑,说道:“我看的出来,你大哥沈峰和秦林将来都绝非池中之物。还有你,你们三人,都不简单。”

    陈远不由来了兴趣,说道:“哦”他顿了顿,又说道:“大哥是个很有决断的人,你看的出他将来非池中之物,这我倒是有些理解。不过,我二哥好像不怎么显山露水,你怎么判断出来的”

    沈墨浓笑笑,说道:“你还考验起我来了”她顿了顿,说道:“秦林外柔内刚,他习惯当你们的配角。但是,若让他独自一人,他会有属于他自己的光芒和机缘。”

    陈远说道:“跟二哥相处,的确会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沈墨浓说道:“是吧,我的眼光不会有错。”

    “那我呢”陈远说道:“我倒想听听,你对我的真实看法。”

    沈墨浓微微一怔,随后面色古怪,道:“你真要听”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我没那么不堪吧”

    沈墨浓哈哈一笑,她显得有些乐不可支。随后,她说道:“你这人吧,其实优点很多。但你有多少优点就有多少缺点。我知道你有时候很仁慈,婆婆妈妈,但你性格里也也有狠的一面。你如果觉得真的都了你心中的那个点,你下手会非常狠辣。这个我就不多说了,你最大的优点就是你很重感情。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你都很重视。而这也是你最大的缺点,一旦别人利用你的情义来对付你,你会很被动。”

    陈远说道:“还有呢”

    沈墨浓说道:“还有,你非常聪明。这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缺点。你太聪明了,什么都能猜出来,算出来。可这样,你也会造就你跟诸葛亮一样,什么都靠你自己。手下的人无法发挥出才能来。所以这一点,你将来要很注意才行。”陈远若有所思,说道:“这一点你说的的确很对。还有吗”

    沈墨浓说道:“其余的暂时看不出来。不过我知道你还有很大一个优点,那就是你的运气超级好。这个是最关键的。”

    陈远郁闷的摸了摸鼻子,说道:“这也算优点”

    沈墨浓呵呵一笑,说道:“当然算。”

    送沈墨浓回家后,陈远返回了酒店。

    今晚的夜色很是美丽。

    一轮新月高挂天际。

    陈远还没进酒店便先看见了一身黑衣的沈峰。

    沈峰抽着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陈远却是一眼看出,大哥是在等自己。

    当下,陈远来到了沈峰的面前,喊了一声:“大哥。”

    沈峰看见陈远,他掐灭了手中的烟,说道:“咱们走走吧。”

    陈远便知道大哥是有话要跟自己说,他点点头,说道:“好。”

    当下,两兄弟就走到了后面的一条林荫道上。

    这里的路灯不算明亮,一切都显得幽静。这里也算是远离了一切的喧嚣。

    沈峰找了个路口位置坐了下去。

    陈远跟着坐下。

    沈峰点燃一支烟,他抽了起来。

    点点的烟火光芒忽明忽暗,而沈峰的神情却是复杂的。

    “大哥,你在想什么”陈远问。

    沈峰淡淡说道:“我在想,每一次我都打算不再对任何人动感情。但最后,我都失败了。当初,我的狗死后,我心灰如死。兰姨死后,我绝望。我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天煞孤星。但后来,我又遇到了你们。”他顿了顿,说道:“三弟,其实我心里害怕过。我也想过,我们三个都是天命者,我真怕将来会自相残杀,或则说是我连累了你们。我很怕你们会像奇奇和兰姨那样。”

    “即使是如奇奇和兰姨,但我们也不会后悔和大哥你结拜这一场。”陈远很肯定的说道。“还有,我们永远不会自相残杀。我有的,只要是大哥和二哥你们想要拿去,只管拿去,包括我的命。因为在我心里,最重要的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别的东西是替代不了的。”

    沈峰眼中闪过复杂之色。他并没有多说什么,他是久经风霜的人,所以很难热血激动。

    “大哥,你找我出来,只是想说这个吗”陈远又问。

    沈峰抽了一口烟,说道:“不是!”

    陈远道:“那是……”

    沈峰说道:“今天你突然提到了天王复兴社,我知道你们都很关心这件事情。我也一直不太想说,不过今天,我听了你跟林文龙下跪的事情,我也想和你分享一件事情。”

    “大哥你说。”陈远道。

    沈峰说道:“我的病毒已经解开了,本来我以为我可以不再受天王复兴社的人控制。不过就在几天前,天王复兴社的一位长老来找我了。他在我的眉心之处种下了一道精神印记,只要我不听话,他立刻可以让我爆头而亡。”

    陈远不由震惊。

    沈峰说道:“当时,这位长老让我选择了两条路。第一条路是死。第二条路是向他下跪磕头,宣誓效忠。我选择了第二条路!”

    陈远脸色煞白,道:“大哥……”

    “其实这算什么”沈峰说道:“我并不觉得丢人。三弟,你要记住,人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人如果死了,所有的荣辱,爱恨全部都会变得没有丝毫的意义。只有活着,我们才能报仇,才能赢。如果我们选择不下跪,那就是永远的输了。那就是永远的没有机会!”

    “大哥,我明白。”陈远咬牙,说道:“若不是如此想着,我便是拼死,也不会向林文龙下跪。只因我不甘心就这样输掉。”

    沈峰微微一笑,说道:“你能想开,那是最好。咱们回去吧。”

    “嗯!”陈远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陈远这一群人分别接到了神域里丽丝的电话。

    “神帝谕旨,凡是不在任务期间的神域弟子,三日之内速速返回神域,违者杀无赦!”

    陈远不由吃了一惊,他忍不住问丽丝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丽丝和陈远交情匪浅,不过她还是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陈远,我也只是接到了命令。其他的我并不知道。”

    “没事。”陈远无奈的挂掉了电话。

    如此一来,众人想要去博尔州的事情就算暂时搁置了。

    不过沈墨浓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一个人过去看看,也算是给你们打个先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