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去海滨见许舒
    陈天涯沉声说道:“这是当年为父做的一件糊涂事,也算酒后失德。结果,那贱种的母亲就怀了这贱种。”

    陈亦寒闻言,顿时震惊不已。

    陈天涯说道:“说起来,你母亲之所以在生下你的时候难产而死,也与那贱种和贱种的母亲有莫大的关系。”

    陈亦寒眼中立刻闪过恨色。

    “你不会怪为父吧”陈天涯问。

    陈亦寒垂下头去,说道:“孩儿不敢!”

    陈天涯微微皱眉,说道:“咱们父子之间,哪有什么敢与不敢你也知道,为父心中从来都只有你母亲和你。”

    陈亦寒深吸一口气,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再提也没有意义。只是父亲,您突然来跟我说这件事是有什么事情吗”

    陈天涯说道:“的确是有事情。当年,我已经将那贱种的母亲亲手杀了。但是那贱种,与我有血脉关系,我却是不能动手。杀子不祥,你明白吗”

    陈亦寒点点头,说道:“虽然我也恨这位大哥害死母亲,但是他终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我也并不主张您杀他。”

    陈天涯说道:“但我对他来说,却是有杀母之仇。”

    陈亦寒不由一凛,道:“父亲,难道他已经能够威胁到您了”

    陈天涯说道:“笑话,天下之间,有谁能威胁到我”

    陈亦寒不由松了一口气。

    陈天涯说道:“只不过,那贱种被我发现,乃是最强的一个天命者。你也是天命者,但你的命格也不如他。而且,我算出他将是我最大的魔劫!”

    陈亦寒眼中闪过杀意,说道:“您杀不得他,我去杀了他。为了父亲您,我不在乎会有什么后果。”

    陈天涯说道:“亦寒,你也不能杀他。”

    “为什么”陈亦寒不解的道。

    陈天涯说道:“当你想要去杀他的时候,那就说明在你心中还有恐惧。一个心中有恐惧的人,怎么成就无上大道”

    陈亦寒不由一呆。

    “魔劫又如何”陈天涯说道:“任何劫难背后的本质都是一个机会。雷劫对于元神来说,是生死大劫,但你也该知道,一旦度过了雷劫,那就是质的飞升。所以,魔劫对你,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机会。”

    “您的意思是”陈亦寒问道。

    陈天涯说道:“我们虽然知道了那贱种是魔劫,但我们也不能说任其发展,束手待毙。你得去做好万全的准备。”

    陈亦寒马上也就懂了父亲的意思。

    “父亲,您想要我做什么”陈亦寒问。

    陈天涯说道:“天地杀劫来临,群魔乱舞。那贱种又是天命者,必定会有属于他的势力。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所以我要你正式入世。”

    陈亦寒说道:“是,父亲。”

    陈天涯说道:“我已经与神帝的元神沟通了,他答应让你进入神域。你此去神域,可直接成为师尊。到时候,你将神域一切都掌控在手里。神域就是最大的资源。”

    陈亦寒马上说道:“父亲,神帝应该知道,我们是他最大的威胁。他为什么还要允许我进入神域”

    陈天涯说道:“很简单,因为我们同样也是他的魔劫。他更不会害怕!”

    陈亦寒恍然大悟。

    第二天,陈远离开了明宇县那个小村庄。

    他给那位伯爷留下了一些钱财。

    至于王青,王青也不愿意离开那里。

    他说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宁静。

    陈远也不勉强。

    王青最后说道:“别忘了,每年都来给你母亲上一炷香。将来有了孩子,媳妇,一定要过来。”

    陈远点头,说道:“一定会的。”

    王青又说道:“师父等着看你将来把陈天涯带过来给你母亲磕头谢罪。”

    陈远眼中闪过坚毅之色,他说道:“一定会的。”

    随后,陈远和沈墨浓离开了明宇县。

    回到燕京的时候是上午八点,晨曦洒照在燕京这片繁华大都市里。

    陈远想回家了。

    他别了沈墨浓之后就回司徒公馆。

    一个小时后,陈远回到了司徒公馆。

    司徒老爷子还是老样子,他看见陈远后非常高兴。

    陈远就陪着司徒老爷子说了一会话,之后,陈远才去见司徒灵儿。

    司徒灵儿和艾丽微住在一起,两人相处的很和谐融洽。

    艾丽微看见陈远后,欢快的喊道:“叔叔!”

    而司徒灵儿见到陈远后,她宁静的眸子里也闪现出欢快的情绪来。

    尽管这丝情绪看起来还是很平静,但陈远却捕捉到了。

    司徒灵儿从来都很心安,她爱着陈远。她更知道,不管陈远在外面多久,他都会回家。

    因为这里是陈远的家,是陈远的港湾。

    这一天,陈远都陪着司徒灵儿。

    夜里,卧室中。

    司徒灵儿舒服的蜷缩在陈远的怀里。

    陈远惊喜的发现,司徒灵儿也进入到了化神之境。

    陈远不由问司徒灵儿怎么做到的。

    司徒灵儿的回答让陈远跌破眼镜。

    “不太清楚,反正就突然突破了。”

    陈远错愕了一会,随后也就释然了。灵儿本就是这样一个清心寡欲的性子。

    “灵儿,我找到了我的父亲,还有我的母亲。”沉默半晌后,陈远说道。

    司徒灵儿是他的妻子,陈远觉得自己应该跟她说。

    司徒灵儿微微吃了一惊,她却是敏锐的看出陈远的情绪不够高。当下,她握住了陈远的手,问道:“那你怎么不开心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陈远当下便将自己父母之间的事情完全说了出来。

    司徒灵儿听后不由也是呆住了。

    她想不到这样残忍,耸人听闻的事情居然就发生在了陈远的身上。

    司徒灵儿紧紧的抱住了陈远。

    在司徒公馆里待了三天。

    陈远随后去了一趟海滨市。

    他心头淤积,还想见一见许舒。

    海滨市一直都是晴朗的好天气。

    陈远是乘坐飞机过去,下午五点到达的海滨。

    陈远没有通知许舒,直接就到了幽灵主题酒吧。

    幽灵主题酒吧已经开始营业,这时候,酒吧里就已经有不少客人了。

    陈远一进入酒吧,很快便在吧台立面看见了许舒。

    许舒也是幽灵主题酒吧的一道靓丽风景线,她穿着黑色包臀裙,性感到了极点。

    不过向来都没人敢打许舒的主意,无论是公安局还是道上的,大家都很罩着幽灵主题酒吧。

    海滨市的地下皇帝龙王也都特意交代了。

    再加上,林倩倩在这里也有股份,林倩倩也特意跟官方打了招呼。

    所以,幽灵主题酒吧是高枕无忧的。

    陈远来到吧台前,还未走近,他便先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儿。

    许舒看到陈远时,美目一亮。

    夜晚里。

    在酒店的浴缸里,陈远和许舒激情缠绵。

    从浴室到床上,两人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到最高点。

    陈远将所有的不开心,不痛快全部都在这样的爱中发泄得淋漓尽致。

    五次之后,许舒身子酸软到了极点。她穿上睡衣,躺在陈远的怀里。

    此时此刻的许舒,身心都是愉快的,她觉得酣畅淋漓到了极点。

    这样的生活,却也是许舒喜欢的。

    生理上的要求得到解决,生活中的自由自在,女儿的健康成长。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呢

    陈远在海滨市待了三天,三天里,每天都是无道昏君,和许舒日日夜夜的缠绵。

    三天之后,陈远离开了海滨市。

    他没有跟许舒说关于他的痛苦烦恼。那些事情都是属于跟凡人有着太大的距离,说了也没用,徒增许舒的烦恼罢了。

    陈远被许舒送着去了机场。

    到了机场,陈远准备登机的时候,许舒忽然搂抱住陈远,她的娇躯是那样的成熟,诱人。她在陈远耳边轻声娇羞的道:“假如我有了你的孩子,你会怪我吗”

    陈远呆了一呆,他最后说道:“不会,我会很高兴。”

    许舒闻言便长松了一口气,她大胆的凑上红唇吻了陈远一口。

    随后,转身而去。

    陈远心中其实是不想要孩子的,他觉得自己眼下是一团糟。

    但他不想让许舒伤心。另外他还想到了一点,母亲立碑也需要自己儿孙满堂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