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陈远的师父
    沈墨浓顿时震住了。

    她其实也是想过这个可能性的。但是她仅仅是想想,她觉得这太荒诞了。

    可现在,陈远却亲口说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呢

    沈墨浓的心里复杂极了。

    这魔帝陈天涯是邪气至极的人物,而陈远却是个好心肠的人。

    当然,沈墨浓也知道自己这么想是不对的。老子再坏,那也是陈天涯的事情,与陈远是没有关系的。

    “陈远,那你为什么不开心呢”沈墨浓觉得当中还有隐情。她说道:“陈天涯是你的父亲,那又如何呢你还是你自己,你现在也是化神境的高手,不应该为此而迷茫彷徨啊”

    陈远看了沈墨浓一眼,说道:“我母亲是陈天涯所杀。”

    “什么”沈墨浓再次震惊了。

    “你确定”沈墨浓不敢置信的问。

    陈远说道:“陈天涯亲口所说,他没必要骗我。他也不屑于骗我。”

    沈墨浓终于懂了陈远的痛苦。

    “可陈天涯为什么要这么做”沈墨浓问。

    陈远说道:“有很多东西我还不懂。”他顿了顿,说道:“不过我在陈天涯的口中知道了一个线索。那是关于我母亲的,我母亲叫做林倩,是河北人。你看你能不能去帮我查一查”

    沈墨浓说道:“我马上去查。”

    “好查吗”陈远问。

    沈墨浓说道:“林倩既然与陈天涯有关,那就是参与到了当年的神魔之战里面。想要查,并没那么难。”

    陈远便来了精神,他说道:“咱们一起去查。”

    沈墨浓说道:“没问题。不过你应该先洗个澡,吃饱饭,然后咱们再查。”

    陈远点点头。

    两个小时后,陈远在沈墨浓的家里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衫。他的胡须也挂了个干干净净,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清爽。

    陈远其实想了很多,这场天地杀劫越来越让他明白,他根本就是被安排好的一环。

    他无法超脱,深陷其中。

    在陈远洗澡的时候,沈墨浓已经跟袁星云合作查询起林倩来。

    陈远洗澡出来,沈墨浓说道:“我已经查到了关于林倩的一些东西。她是河北明宇县的人。我已经安排好了专机,咱们现在就可以去明宇县。”

    陈远心头火热起来,他说道:“好,咱们现在就走。”

    专机很快起飞。

    陈远与沈墨浓再次奔波其中。

    千山暮雪,云层缥缈。

    陈远的心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无忧无虑,没心没肺了。

    待至英雄们在铁铸的摇篮中成长,勇敢的心像从前一样,去造访万能的神祗,而在这之前,我却常感到:与其孤步跋涉,不如安然沉睡。

    陈远的心有些疲惫了。

    可他知道,自己的路还没开始。

    他没有疲惫的资格。

    便也在这时,飞机里面一首歌曲响了起来。

    歌声悠扬中带着一丝荒凉。

    这歌声是沈墨浓打开,她像让陈远不要那么的累,她想为陈远放松心神。

    歌声唱了起来。

    歌词大意是:

    月溅星河长路漫漫

    风烟残尽独影阑珊

    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

    跪一人为师生死无关

    善恶浮世世真假界

    尘缘散去不分明

    难断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我有这变化又如何

    还是不安还是氏惆

    金箍当头欲说还休

    我要这铁棒醉舞魔

    我有这变化乱迷浊

    踏碎凌霄放肆桀骜

    世恶道险终究难逃

    这一棒叫你灰飞烟灭

    这一首歌曲放完,陈远却是痴了。

    他就是大圣啊!他的气势,感动全部都是来自于大圣道场。

    可大圣却有那么多的无奈,就像是他,他如今面临了陈天涯,却是有棒挥不得。

    从燕京到河北并不远,半个小时都不用就到了。

    不过到达明宇县的路并不好走,但专机直接就在明宇县里降落了。

    小县城还有些落后,平时来的车都不多。这时候忽然来了一架直升飞机,这让一群小孩和老百姓都出来围观。

    烈日高照。

    陈远与沈墨浓下了专机。

    陈远站在这街道上,周遭都是平房,街道上也是坑坑洼洼的沥青公路。

    公路属于年久失修。

    陈远的心头起伏,他站在这里,觉得周遭像是有一种魔力。

    这种魔力让他觉得这里很是亲近。

    自己的母亲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这是他的根源啊!

    陈远发着呆,沈墨浓却是从飞机里取了一台摩托车出来。

    五百公斤的摩托车,被沈墨浓跟玩儿似的单手取了出来。

    这一幕让一众围观的小孩和老百姓都目瞪口呆。

    大家暗道:“难道那是做的道具是有人要来这里拍戏”

    不过马上,沈墨浓就将摩托车启动了。

    陈远坐在了后面,沈墨浓一骑绝尘,很快就消失在了街头。

    这一幕让众百姓看的一头雾水。

    摩托车是朝乡里开去,很快,陈远就看到四周都是绿油油的油菜田,空气中透着说不出的清新香味儿。

    天很蓝,云很白。

    这里真正的远离了城市的喧嚣。

    前方就是林倩生长的五柳村。

    五柳村的村口处,有小孩子在嬉戏。

    她们看到陌生人前来,很快就跑开了。乡下的孩子,不管怎样,她们都要比城里的孩子认生和羞涩。

    沈墨浓与陈远走了进去。那边一个平房前,有个老人在晒着太阳。

    老人满脸皱纹,沈墨浓上前问了两句,老人却是没有听懂。

    沈墨浓也只有放弃。

    两人继续朝里面走去。

    这次却是碰到了一个五十来岁的老男人。

    在农村里的老人苍老的似乎格外的快。

    这位大伯佝偻着背,正在掰着玉米棒子。

    沈墨浓和陈远走上前去。沈墨浓很有礼貌的问道:“大伯,我能问您个事吗”

    那大伯看了一眼沈墨浓和陈远,他却是不敢怠慢。在大伯的眼里,沈墨浓和陈远的城里人气质是很明显的。他是不敢得罪的。

    一般来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其实这个刁民是相对的来说的,在已经跟外面的社会接轨的农村里,许多农民心里的小农意识很严重,见不得别人好。谁要是来搞个鱼塘什么的,一定会在背后插刀。

    而且攀比心理非常严重。

    而在还很贫穷,并且信息不发达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农民又会老实更多。

    那大伯马上道:“您随便问。”

    他说的是河北土话。

    沈墨浓和陈远听的有些费劲。

    不过两人还是听懂了。沈墨浓问道:“大伯,是这样的,您知道村里有个叫林倩的姑娘吗”

    “林倩”大伯微微吃了一惊。随后他说道:“林倩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他不解的看了两人一眼,道:“你们是什么人”

    “林倩是我的母亲!”陈远沉声说道。

    “什么”大伯再次吃惊,他仔细盯着陈远。“你真是林倩的儿子”

    陈远点点头。

    大伯微微激动起来,说道:“难怪我觉着你眼熟呢,当年你妈妈怀孕了,在村里没少着白眼。后来你妈妈突然又死了,大家还都说是报应。我们都以为你也不在了,想不到你还活着。”

    陈远的心儿沉了下去。

    大伯马上又说道:“孩子,我是你的亲伯爷啊。当年,一直都是我和我老伴儿照顾你妈妈。”

    陈远看向大伯,他激动起来。

    大伯又说道:“快到屋里来坐。”

    陈远马上说道:“伯爷,我现在就不去坐了。您能不能告诉我,我妈妈以前住在哪里我想去看看。”

    大伯愣了一愣,接着点了点头。

    大伯说道:“你妈妈的屋子现在被人住着,那个男子是十年前过来的,他给了我们一笔钱。我们想着你妈妈不在了,那房子也有些破,所以也就答应了。希望你不要怪我们啊!”

    “男子十年前”陈远心儿跳动起来,心道:“难道是师父”

    “您快带我去。”陈远激动起来。

    大伯马上就带起路来。

    林倩所在的房子真的已经有些破了,是两间土房子。

    房子旁边是一块菜园。

    前面是块空地,空地的周围已经是杂草丛生。

    房子的木门上,绿色的漆已经脱落。

    陈远来到了房子前面。

    刚好这时候,门儿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