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身世之谜
    陈远很多时候都会选择慈悲,饶恕。

    但是很多时候,他也会杀伐果断。比如面对托尼,他最终还是废了托尼的双腿。

    托尼这种人,仇家很多。如今成了穷光蛋,而且又被废了双腿。他绝对很难活下来。

    离开了圣马公寓后,已经是下午四点。

    陈远和沈墨浓能在曼谷待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陈远对瓦那奴儿说道:“你给我一个银行卡号,之后我会给你划拨三亿泰铢。”

    瓦那奴儿马上拒绝了,她脸蛋微微一红。说道:“不用了,我父亲给我留了许多钱,谢谢你的好意。”她顿了顿,说道:“甚至你如果急需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些。”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那就不用了。”他顿了顿,道:“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也就不再坚持了。”

    “你们今天就要走了吗”瓦那奴儿问道。

    陈远点点头。

    “我请你们吃顿饭吧。”瓦那奴儿说道。

    她是个恩怨分明的女孩子,知道父亲的死怎么都不能怪到他们的头上来。反而,他们对她是有数次救命之恩的。

    陈远与沈墨浓相视一眼,也没有拒绝瓦那奴儿的好意。

    晚上七点,陈远与沈墨浓踏上了回燕京的航班。

    飞机上,沈墨浓问陈远道:“你接下来就要去泰山是吗”

    陈远心下一沉,他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但在内心深处,又有些害怕知道。

    这是非常矛盾的。

    “对!”陈远说道。

    沈墨浓说道:“真不用我陪”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不用了,你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沈墨浓也就不再坚持。

    “去完泰山之后,你想干什么”沈墨浓又问。

    陈远沉吟一瞬,他说道:“我想召集我大哥他们几个,大家一起找个地方建立一个基地起来。先不炼丹,反正就是先增加实力,把其他配套设施完善起来。”

    他顿了顿,说道:“再则,炼丹也不是那么简单。我们还需要找到会炼丹的人和炼丹的器材等等。这些东西都是很难,但路再难,一步一步,总会到达的。”

    沈墨浓微微一笑,说道:“你这个我很有兴趣,到时候算我一份。”

    陈远一笑,道:“怎么算你一份我要建立属于我自己的派系,你要来做我的手下吗”

    沈墨浓翻了个白眼,说道:“合伙人。我做你的合伙人。今天你这钱我也有份敲诈,所以,就当我的合伙钱。”

    “好,哈哈!”陈远大笑起来。

    “不过,陈远……”沈墨浓沉默了一瞬,又说道。

    “什么”陈远问。

    沈墨浓说道:“我希望能有一天,咱们两人可以一起遨游虚空,见识世间宇宙诸般神奇。所以,我们一直都做好朋友,怎么样”

    陈远微微一呆。他马上就感到了汗颜!

    因为他明白了沈墨浓的意思。

    沈墨浓是感觉到了自己对她的那份情感的变化和**。

    所以她才故意这么说出来。

    爱人会有争吵,会有分离,伤痛!

    但朋友不会。

    沈墨浓其实是很睿智的人,她眼下绝不会跟陈远有什么哪方面的关系。因为陈远现在红颜知己太多,她沈墨浓是何其骄傲的人,如何会与人分享一个男人。

    但是,在将来百年之后,陈远的这些红颜知己都将会死去。

    而她和陈远若得大道,便能不朽。

    那时候,她也许可以毫无羁绊的和陈远在一起。

    而且目前,沈墨浓虽然对陈远的情感特殊,但绝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爱情。

    “这是当然!”陈远随后也很认真的回答了沈墨浓。

    沈墨浓莞尔一笑,不再多说。

    到达燕京时是晚上十点半。

    燕京的天空中带了一丝的清冷。

    毕竟五月都还没到,而燕京又属于北方城市。

    “墨浓,帮我安排专机,我要现在就去泰山。”陈远对沈墨浓说道。

    沈墨浓点点头。

    半个小时后,陈远又坐上了前往泰山的专机。

    也幸亏这是陈远,陈远体力强悍,连续奔波他也一点都没感觉到累。

    若是普通人,哪里能承受得住这样的强度。

    两个小时后,专机离泰山越来越近。

    陈远心里却产生了一丝怯意。

    这大概就是近乡情怯吧。

    虽然不是在回家乡,但是却是在快要揭开那一层谜底。

    泰山之上,清风明月。

    五岳之尊是那样的雄伟,盘龙云海,如人间仙境。

    陈远下了专机之后,立刻在山间狂奔。他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大声喊道:“魔帝,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出来。”

    陈远连续喊了几声,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陈远哈哈厉笑起来,说道:“堂堂魔帝,难道就是个胆小鬼”

    他这话一落音,虚空之中一个声音传来。

    陈天涯冷冷说道:“孽畜,你是真要寻死吗”

    陈远心下一颤。

    他深吸一口气,压抑住了心中的恐惧,沉声说道:“你若是要杀我,早便杀了。现在又废话什么你要杀,那就来呀若是不杀,便不要在藏头露尾,出来一见。”

    话一落音,陈天涯就出现在了陈远的面前。

    陈天涯一掌朝陈远凌空拍来。

    陈远马上就被击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陈远感觉五脏六腑剧痛无比,他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来。

    不过陈远并没有受太重的伤。

    陈天涯未下死手,他若要下死手,陈远哪里还能活。

    陈远马上就站了起来。

    他死死的看着陈天涯。

    这一瞬,他有种很特殊的情感波动。总觉得自己与陈天涯之间应该有某种联系。

    这是特殊的血脉感觉。

    普通人的父子之间都能有轻微的感应。

    到了陈远和陈天涯这种修为,那就更加明显了。

    这一刻,陈远忽然就懂了。

    眼前这个陈天涯,原来就是自己的父亲。

    自己的父亲居然是魔帝!

    陈远心中百味陈杂。他对陈天涯没有一丝丝的感情,只觉得这个人好陌生。

    他现在最想弄明白的就是,为什么他会被遗弃他的母亲呢

    陈天涯也冷冷的看向陈远,他同样也对陈远没有感情,甚至还有一丝隐隐约约的憎恨!

    “我今天来,只是想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远沉下心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有任何要求,更不会去打你的名号做什么事。我陈远不需要!”

    陈天涯淡冷的道:“你想了解什么”

    陈远第一个问题就是:“我母亲呢”

    “死了!”陈天涯说道。

    “怎么死的”陈远感觉心儿抽痛了一下,好痛好痛。一直以来,他心里对没见过面的母亲有种难以言说的感情。

    现在听到陈天涯说母亲死了,他痛得差点要窒息。

    “被我杀的。”陈天涯淡冷说道。

    “什么”陈远骇然欲绝,他抓住胸口,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陈天涯冷笑一声,道:“笑话,你以为我会跟你说假话吗”

    “为什么”陈远不敢置信。

    陈天涯冷冷说道:“你母亲不过是个贱人,若不是她,我的伊芙尔焉会死这个贱女人意图勾引我上位,还怀了你这个孽种,我如何能够容她”

    陈远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他觉得天在旋,地再转。他想过了很多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情,他却万万想不到自己的母亲居然是被父亲所杀。

    为什么这样惨绝人寰的事情要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为什么

    陈远忍不住嘶吼出声,他血红着眼冲陈天涯嘶吼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当初一并将我也杀了”

    陈天涯淡淡说道:“杀子不祥,你毕竟是我的血缘骨肉。若不是念在这一点上,你早死了。”

    而如今,陈远是天命者在身,又是陈天涯的儿子。所以陈天涯更不会杀陈远了。

    那样的话,因果太重了。

    陈远的拳头捏的嘎吱嘎吱的响,他沉声道:“我母亲的坟墓在哪里”

    陈天涯说道:“不知道,你以为我还会给她下葬吗”

    陈远咬牙,他说道:“陈天涯,若我能一直活下来,我会来找你的。我现在问你最后一句,我母亲叫什么”

    陈天涯说道:“林倩。她的老家是河北的。”他顿了顿,说道:“孽畜,我却也没想到你会是天命者。大概,你就是我的魔劫,不过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翻出什么波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