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朦胧的身影
    “魔帝会放过我”陈远百思不得其解,他说道:“我看的出来,魔帝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他绝不会心慈手软,可他为什么要放过我”

    沈墨浓说道:“我只记得,当时魔帝的表情很震惊,他连说了几个不可能,然后就丢下你走了。”

    陈远心头一沉,他觉得这其中必定有很大的隐情。这隐情是关于自己的,而魔帝已然知晓。

    陈远马上向沈墨浓说道:“不行,我要去找魔帝。”

    “找他”沈墨浓吃了一惊,她对这魔帝是忌惮到了极点。所以一听说陈远要去找魔帝,她的心儿都是颤了一下。当下她说道:“这就没必要了吧。魔帝是个不能惹的人物,咱们好不容易才捡回了一条命,何苦要继续找上去。”

    陈远心头如梗刺在喉,他说道:“这肯定是跟我的身世有关,我要弄清楚我的父母到底是谁,必须去找魔帝。”

    沈墨浓与瓦那奴儿,摩陈大帝都是一怔。她们却是没想到这其中的关节与陈远的身世有关。

    陈远向来不跟人提自己的身世与父母。但瓦那奴儿却是知道,陈远很在乎自己的母亲,那皮托尔只要侮辱到了他的母亲,他立刻就是变了脸色。

    沈墨浓当下也不多说,道:“好吧,我知道魔帝是在泰山之上。你要去找他,我陪你。”

    陈远说道:“我一个人去就行了。魔帝既然现在不杀我,我去了泰山,他也不会杀我。而你就不同了。”

    沈墨浓还想再说什么,陈远却先说道:“咱们不说这个话题了。”他转头看向摩陈大帝,说道:“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摩陈大帝微微苦笑,他说道:“我本以为已经天下无敌,谁人也不能杀我。没想到这次杀劫降临,差一点就身首异处。是你的气运挽救了我,你对我是有真正的救命之恩的。以后,陈远,你就是我最好的兄弟。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在所不辞。”

    陈远眼睛里马上绽放出异样的光芒来,他这时候撇开了身世的疑团。却是想到了一个兴奋处!

    他直接跳了起来,哈哈大笑,说道:“摩陈,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一直想要建造一个如神域一样的基地。然后咱们自己大炼丹,修炼神通之力。总有一天,我们也能成为像魔帝那样修为的人物。”

    这是陈远的野心和渴望。

    摩陈大帝闻言,也是眼放精光,他说道:“没错,陈远你是最强的天命者,你有气运在身。他们可以,你也一定可以。”

    沈墨浓也跟着兴奋,她之前就听了陈远的想法,知道陈远想要建造属于自己的基地,然后大炼丹。但她一直觉得陈远的想法有些天方夜谭,实力也太弱了。

    而现在有了摩陈大帝的加入,那就真的有可能实现了。

    “这个事情,也不能着急。得慢慢的筹划!”陈远随后说道。

    摩陈大帝说道:“这个我自然也是知道的,总之陈远你需要我干什么,只管开口。这一次和陈天涯对战,我也明白了一点。”他顿了顿,道:“那陈天涯有一点说的没错,肉身终究是有桎梏,会腐朽。我虽然能够不朽,却抗衡不过天道。唯有修炼元神,元神遨游,照见虚空,如此才是永恒大道。所以,你炼丹,于我而言也有不少的好处。”

    沈墨浓不由哈哈一笑,说道:“但愿将来,我们的成就都能和魔帝抗衡。那时候,我们结伴一起,遨游虚空,穿梭过往未来,何其痛快!”

    这都是美好的想象。

    瓦那奴儿在一旁却是听的云里雾里。

    天很快就亮了,金色的晨曦洒照在庙宇之内。

    整个村庄都已经成为了一片死寂。

    这些村民的死,都是因为摩陈。

    摩陈大帝本该是受到报应,死于今日。但阴差阳错的又被陈远将他救了。

    这一切的因果报应都是说不清楚,微妙至极。

    也许摩陈大帝之所以是不死,是因为他还有使命未完成。

    到底是什么,谁又说得清楚呢。

    眼下,圣师已死。

    摩陈大帝可说是瓦那奴儿的杀父仇人,但瓦那奴儿却是永远也别想报仇。

    早上的时候,瓦那奴儿默默的告别,离开了这片村庄。

    陈远并未去跟瓦那奴儿道别,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微妙。彼此交集,最后却注定是要各奔东西。

    瓦那奴儿走后,陈远便向摩陈大帝说道:“我和墨浓要回国,你跟我们一起吗”

    摩陈大帝说道:“我暂时就不跟你们一起了,我最近身体修为有所突破,需要去闭关一段时间。不过你若要找我,可以到这个地方来找我。”他说话的同时,伸手抚摸陈远的头顶。

    顿时,陈远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一段信息。

    他便也就知道摩陈大帝要去往何方了。

    摩陈大帝继续说道:“你若没有时间,可以让人带着我的信物来找我。”他说完之后,拿出一条黑色的丝带。

    陈远接过。

    随后,双方告别。

    摩陈大帝很快就离开了村庄。

    陈远和沈墨浓站在寺庙外面,虽然村庄已经一片死寂。

    但是此时天地之间一片金色的光芒,这晨间的阳光是如此的明媚。

    事到如今,一切都终于完美的解决了。

    两人想起此前种种,不由感慨万分。

    虽然牺牲了这村庄三千多人,但那也不是陈远和沈墨浓能左右的。所以,他们倒也不会太过愧疚。

    人活着,固然要存善心。但却不用因为别人的错误而惩罚自己,或是因为别人的错误而让自己感到痛苦。

    否则人活着会很累,也会很不知所谓。

    离开了村庄之后,陈远和沈墨浓到达了曼谷市区。两人这时候没有专机,所以需要搭乘曼谷到燕京的航班。

    航班时间是晚上七点。

    趁着这个时间,沈墨浓去见了一趟国王,向国王解释了现在的情况,并表示摩陈大帝绝不会再危害曼谷。

    国王以及众大臣都长松了一口气。

    国王向沈墨浓表示诚挚的感谢。

    本来,国王想要设宴款待沈墨浓,不过沈墨浓却是飘然而退,她还想好好在曼谷游玩一番,就趁这个机会。

    国王见沈墨浓心意坚定,也就不再多说了。

    沈墨浓在上午十一点回到了酒店。

    她和陈远订的是一间总统套房,此刻,总统套房里,陈远洗完了澡,浑身清爽无比。

    他穿好了衣服后,刚好沈墨浓回来。

    “回来的这么快”陈远微微惊讶。

    沈墨浓一笑,道:“待会咱们去逛逛吧,今天天气不错,刚好我也可以完全的放松。”

    陈远自然没意见,他说道:“要不咱们现在就出去吧,刚好我还有件私事要办。”

    沈墨浓说道:“我也得先洗个澡,你还有什么私事”她顿了顿,脸色古怪,道:“你该不会是要去找瓦那奴儿吧”

    陈远翻了个白眼,说道:“我找她干嘛”

    沈墨浓呵呵一笑,说道:“你敢说你真没半点对她动心。”

    陈远一笑,他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沈墨浓,说道:“要动心也是对你动心啊,那小丫头片子的,才吸引不了我。”

    沈墨浓却是纯粹当陈远在开玩笑,她根本没有多想。她哈哈一笑,说道:“可惜你不是姐的菜啊!”

    陈远马上感兴趣的问道:“那谁能是你的菜”他现在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沈墨浓也翻了个白眼,说道:“姐打算做老姑婆的,你有意见”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那也太可惜了,你看你人又漂亮,又有社会地位,胸又那么大。这么好的资源部利用,那不是暴殄天物吗”

    沈墨浓微微一怔,她古怪的看了陈远一眼。她主要是觉得陈远那句胸那么大有些问题。

    什么问题

    沈墨浓毕竟不是傻子,虽然在感情上有些后知后觉,但也不是真的没心没肺。

    她觉得陈远的玩笑开的有点过了,是带了那么点暧昧的。

    男人跟女人开暧昧的玩笑,那是因为有了**。

    沈墨浓心下一凛,不过她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