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魔道
    瓦那奴儿开口的时候,陈远也就看到了圣师。

    圣师居然被扒光了衣服,而且他的脖子上被绑了狗圈。他被栓在了庙柱子上,也不能站立。

    圣师的琵琶骨也被铁链洞穿了。

    当真是现世报。

    他是怎么对摩陈大帝的,摩陈大帝就怎么对他。

    瓦那奴儿的心里,父亲乃是国师,乃是尊贵无上的存在。而现在却是这般模样,顿时,她的心如刀子在绞一般的疼痛。

    瓦那奴儿迅速冲到了圣师的面前。

    圣师虚弱的抬起头,他看到瓦那奴儿后,脸色却很平静。

    他蜷缩起来,遮住了重要部位。随后淡淡一笑,说道:“奴儿,你怎么来这里了”

    “父亲,我带你走,女儿不孝。”瓦那奴儿刹那间泪如雨下。她就想要帮圣师解下狗圈,但是却无可奈何。

    随后,瓦那奴儿回身快步来到了陈远的面前,哀求道:“你救我父亲,只要你能救我父亲,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陈远并不同情圣师,他看了瓦那奴儿一眼,说道:“当初你父亲也是这么对鬼煞的,好像不管我们怎么求,他也没有改变主意。所以,这就是报应。”

    瓦那奴儿呆了一呆,她忽然跪了下去,说道:“纵使我父亲有百般不是,但是也已经够了啊。我求你,我求你救救我父亲。你只要能救我父亲,以后我给你当牛做马,干什么都可以。”

    陈远伸手将瓦那奴儿扶了起来,瓦那奴儿不想起来,但陈远强行用劲,最后瓦那奴儿还是站了起来。他说道:“第一,我救不了你父亲。现在的摩陈大帝已经不是鬼煞,他不会听我的。第二,我也不想救他。”

    瓦那奴儿见陈远当真是铁石心肠,她不由对陈远绝望。随后,她又转身跑到了摩陈大帝的面前,跪了下去,哀求道:“摩陈大王,求你放了我的父亲。只要你放了我的父亲,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摩陈大帝眼神冷漠,他像是怜悯众生一般的看了瓦那奴儿一眼,道:“做什么都可以是吗”

    瓦那奴儿点头,她的脸上满是泪水,看起来可怜到了极点。

    摩陈大帝淡淡说道:“那好,我这里有三十六名幽灵使者,他们都没有品尝过女人的滋味。我要你就在这里将衣服脱光了来服侍他们。只要你愿意,我放了你的父亲。”

    瓦那奴儿顿时娇躯剧烈颤抖起来,她没想到这后果是如此的残酷。

    “怎么,不愿意”摩陈大帝问道。

    瓦那奴儿说不出话来,她又求助的看向陈远。

    陈远忍不住开口了,他说道:“鬼煞,她是我的朋友,你如果尊重我,就不要这么做。”

    “放肆。”一名幽灵使者大声喝道:“大帝在此,你怎敢称呼鬼煞”

    “放肆的是你!”摩陈大帝冷冷的看了一眼这名幽灵使者,他说道:“陈远是我的朋友,你们见到他就如见到本皇。谁若对他不敬,便是找死!”

    那幽灵使者吃了一惊,他顿时噤若寒蝉,又连忙向陈远道歉。

    陈远不理这名幽灵使者,而是看向摩陈大帝。

    摩陈大帝说道:“陈远,你是不是喜欢上这个女人了如果你喜欢,那只要这个女人愿意做你的老婆,我可以放了这条老狗。”

    陈远摇摇头,说道:“没有,但我和她是朋友。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朋友。”

    瓦那奴儿却抢先说道:“陈远,我求你,我愿意做你的女人,你救救我的父亲。”

    陈远微微一怔,他犹豫起来。

    虽然不太想救圣师,但他却想成全瓦那奴儿。

    如果只要自己承认喜欢瓦那奴儿,摩陈就愿意放了圣师,那自己又为何不承认了呢

    他正在这么想的时候,摩陈大帝说道:“陈远,我当你是最好的朋友,你也不要来骗我。我对这条老狗的恨你是清楚的,他是怎么对我,你也是看见的。我请你不要践踏我们的友情。”

    陈远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瓦那奴儿继续向陈远哀求道:“求求你。”

    圣师这时候盘膝而坐,他平静的说道:“奴儿,你走吧,为父有自己的计较,这里不需要你来插手。”

    瓦那奴儿矛盾到了极点。

    摩陈大帝看向瓦那奴儿,说道:“对于你的父亲,本皇看你还是不够了解。他应该是这世界上最自私的人,因为本皇之前就跟他说过,只要他肯向本皇磕三个响头,并舔本皇的脚趾,如此本皇就可以放了他。但是,他不愿意。”他顿了顿,又说道:“然后,本皇又说,眼下这村庄接近三千多的老百姓都在本皇手上。只要你肯磕三个响头,并且舔本皇的脚趾,本皇就放了他们。但是,你这冷漠自私的父亲还是不肯。如此自私的一个人,又装什么大仁大义的圣人”

    瓦那奴儿看向了父亲。圣师一言不发,由此也可见摩陈大帝所说是半句不虚。事实上,摩陈大帝也是个不屑撒谎的人。

    瓦那奴儿呆了一呆,她不解的看向父亲,道:“父亲,为什么您是国师,难道您的膝盖比三千条性命都要重要吗我相信摩陈大帝金口玉言,说过的就一定会算数。”

    圣师脸色本来是平静的,他忽然冷厉的笑了起来,道:“那帮贱民生死,与我有什么干系摩陈可以杀了我,也尽可以侮辱我,但是他诛不了我的心,也改变不了我的意志。他想要我低头,然后成就他的英明,绝不可能!”

    瓦那奴儿惊呆了。

    似乎这才是圣师真正的内心世界。

    当一切的伪装,仁义被撕开之后,圣师的内心却是如此的冷漠无情。

    瓦那奴儿是如此的惊讶,诧异。

    但陈远却并不怎么诧异,他知道,在修大道的人心目中,他们的心志是如此的坚定,坚定到了执拗的程度。他们认定的事情,没人能够改变。

    摩陈大帝之所以要圣师下跪,那是因为他让圣师屈服,那么就是摩陈大帝的一个成就。这种成就能够形成一种奇妙的道场。

    就像是国王带领手下打赢一场胜仗,他的威望就会提高。

    汉武帝南征北战,威名赫赫!

    汉武帝的父亲汉景帝却往往被人遗忘。

    同是皇帝,区别却是如此之大。

    “这样吧!”摩陈大帝又开口了,他说道:“陈远,瓦那奴儿是你的朋友,我也很愿意尊重你的朋友。不过咱们在这里,瓦那奴儿是这条老狗的女儿。论亲疏,你不及这条老狗是不是”

    陈远不明白摩陈大帝想要做什么,他也不好说什么。

    摩陈大帝说道:“现在,只要这条老狗给我磕三个响头,我愿意放了瓦那奴儿和这条老狗,让他们安然离去。如果他不愿意,那就别怪我辣手无情,我要我这三十六名幽灵将瓦那奴儿轮流折磨。”

    “怎么选择,不在于我,在于老狗你。”摩陈大帝看向了圣师,道:“之前你说那帮贱民生死与你无关。那现在,你最疼爱的女儿的生死应该与你有关了吧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我这个人说话,向来言出必践,我若是说出的话,就一定会做到。我说你不下跪,就会杀了那三千贱民,我做到了。所以,你也该知道,我不会怜惜你的女儿。”

    圣师看向摩陈大帝,他没有丝毫的犹豫,他说道:“你随意吧。”他顿了顿,说道:“佛陀成佛之前,受尽苦难,经历涅槃,不改初心,最后方成佛陀。即使是汉高祖刘邦,项羽要煮他父母,他也可以动也不动。未必刘邦能做到的事情,我不能我说过,你可以折磨我,羞辱我,但你永远改变不了我向道的决心。”

    “魔道!”陈远跳了出来,他终于忍不住愤怒起来,说道:“如果这是你的道,那就是魔道。之前我虽恨你,但也还钦佩你的为人。但现在,我觉得我错的很离谱,你根本就不配做人。”

    圣师闭上了眼睛,他对外界的一切仿佛都不再关心。

    摩陈大帝的脸色也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