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大师兄
    沈墨浓在当天傍晚六点就已到达了燕京。

    她很快就到了明珠大厦见袁星云。

    沈墨浓对鬼煞摩陈的事情非常关心,但是袁星云却并没有这么上心。毕竟,祸事是泰国的。他也不会觉得这是唇亡齿寒的事情。

    事实上,就算是上面的老首长们也表现的并不积极。

    一定的援助,中央这边是愿意的,但是这也只是局限于不能伤到自己这边的人。

    袁星云直接跟沈墨浓说道:“墨浓,上面的意思我刚才也说的很清楚了。现在这件事情,跟你,跟陈远,跟我们的关系都不算太大。你也不要太过于担忧了。”

    沈墨浓眼神微微一黯,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虽然她也不愿意见到鬼煞摩陈大肆杀戮,但现在她远离了曼谷,所以她也的确没有那种急迫的心情。

    不过马上,沈墨浓想到了陈远还在曼谷。陈远一直在努力,自己也不能袖手旁观。

    “上面到底是什么意思”沈墨浓问袁星云。

    袁星云说道:“上面的意思很清楚,摩陈大帝是个不可掌控之物。咱们没有十足的把握,那就绝对不能向曼谷提供援助。除非我们这边能查出摩陈大帝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然后又有那位高手能够一定铲除摩陈大帝。要满足这两个条件之后,我们才能出手。”

    沈墨浓说道:“那袁处你有办法查到摩陈大帝的身世吗”

    袁星云说道:“陈远说的没错,摩陈大帝是泰国的产物。咱们在这边想要查到有些难。”他顿了顿,说道:“不过我的大师兄是神通广大的人物,他一直云游四海。最近他回到了国内,这样吧,咱们一起去问问他,看看他对摩陈大帝有没有什么耳闻”

    沈墨浓说道:“要不你先打电话问一下他听说过摩陈大帝没”

    袁星云不由面色古怪,说道:“若是能打电话,我早打了。我大师兄从来不用手机,他也不坐飞机。他云游到每个国家都是没有身份证,没有签证的。”

    “不坐飞机,他是坐船”沈墨浓奇怪的问道。

    袁星云说道:“那可不。他去哪儿手上都是不带钱,不带任何东西。他身上唯一带的东西就是一个钵盂。那钵盂是拿来喝水和吃饭的。而且,他是不穿鞋子的。”

    “这是真正的苦行者啊!”沈墨浓不由赞叹。她接着道:“那他吃什么每次都是乞讨”

    袁星云瞪了沈墨浓一眼,道:“胡说八道,我师兄是何等高傲的人,如何肯去乞讨他每次都是帮人算命治病,然后换取食物。”

    沈墨浓脑海里浮现出了袁星云的师兄的画面。

    夕阳西下,苦行者一身破烂衣衫行走至天涯!

    沈墨浓马上又奇怪的问道:“那他回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袁星云说道:“笨啊,咱们是什么部门国安,国安负责的是什么大部分就是情报啊!下面的人给我汇报上来的。”

    沈墨浓顿时恍然大悟。

    随后,沈墨浓说道:“那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去找你大师兄吧。”

    袁星云说道:“我大师兄如今在武当山上玄武观中,我先安排专机。你是想休息今晚,明早过去,还是想现在过去”

    沈墨浓不假思索的说道:“就现在过去吧。”

    袁星云多看了沈墨浓一眼,说道:“以前你和陈远要救鬼煞,是出于内心的道义。这我还能理解。现在鬼煞也脱困了,这是它的命数。你们怎么还这般上心”他顿了顿,说道:“墨浓,咱们都是凡俗之人,可不是里的大侠圣人,为什么呀”

    沈墨浓愣了愣,随后说道:“我倒不至于为了曼谷的危难而抛头颅,洒热血。但是事情既然遇上了,就算是出于人道,我也该尽尽绵薄之力。”

    袁星云说道:“你这就是抛头颅,洒热血,这哪里是绵薄之力。”

    沈墨浓说道:“人心本善,就算是遇到了暴风雨里受伤的小鸟,也该伸出手帮一把。”袁星云微微苦笑,说道:“我虽然是修道之人,但这些年来,心里反而冷漠多一些。把事物的生长毁灭看的很淡。不像你和陈远,满腔热血。”

    沈墨浓说道:“其实也说不上谁对谁错。如果看的透一些,花开花灭,生老病死等等都是自然而然的。但是看的太透了,反而会没有什么意思。就像女人穿着美丽的衣服会有许多美好的想象,可以有爱情,可以为之疯狂。但是一旦脱掉衣服,却又觉得原来就那样。就像吃饭喝水,最后还是会化为杂物粪便,就像人生下来,似乎就是为了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袁星云微微一叹,说道:“色相五迷,都是人间诸般滋味。有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而我追求的是超脱生死的大道。虽然很渺茫,但也要试一试。”

    沈墨浓一笑,说道:“你追求的是长生,说的那么文雅干嘛天下之间,无论是始皇帝还是汉武帝,又或是朱元璋,嘉靖,雍正等等。这些帝王们都想长生,无论他们多么雄才伟略,最后还是难逃一死。”她顿了顿,说道:“不过老袁你不同,你是懂了生老病死,懂了身体的周密循环,你是有可能的。而且,中华大帝那些人,已经在前面走出了一条道路,等同于长生不死了。”

    袁星云说道:“那些帝皇追求的是肉身不死,那是错误的。肉身是会腐朽,衰老,这是自然规律,不可超脱。唯有元神,才是长生之道。”

    沈墨浓说道:“没错,元神之道的确是可以不朽的。不过以你我目前的修为,就算修炼出来元神,这元神也会随着我们肉身的消亡而灭亡。想要真正的让元神永存,这条路还很长,也很难走。”

    袁星云点点头,说道:“没错,这也正是我要追求的地方。”

    沈墨浓随后一笑,说道:“咱们跑题有些远了,我觉得你是对的,但我也不觉得我是错的。追求长生之道和救济天下,这两者并不冲突。”

    袁星云说道:“是这样的。”他顿了顿,道:“我这就去让人安排,我们尽快前往武当山。我那大师兄行踪飘忽不定,我还真怕他又突然走了。”

    沈墨浓说道:“那是得加快。”她又说道:“对了,老袁,你大师兄的修为一定很高吧”

    袁星云眼中闪过一种异样的光芒,他说道:“我大师兄很早就到了神通三重,当时他在神域待过一段时间,也拿到了不少丹药。后来他发现这种模式发展太慢了,所以就毅然脱离了神域。”

    沈墨浓不由惊异,道:“脱离神域什么意思难道是离开了神域,不再属于神域”

    袁星云说道:“没错。”

    沈墨浓说道:“神域有神帝存在,入神域难,出神域更难。据我所知,应该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脱离神域的。为什么我从未听过有你师兄这号人,也从未听你提及有这么一个师兄”

    袁星云微微一笑,说道:“咱们以前的交集也不多,我没必要去拉着你告诉你,我有一个师兄的。至于你说没人能活着脱离神域,这一点是没错的。大概我师兄就是个例外吧,他是直接跟神帝交谈,获得了神帝的允许的。”

    “跟神帝交谈”沈墨浓觉得这太充满了传奇色彩了。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这位大师兄了。

    陈远一直等到了凌晨时分,这个时候,王室那边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

    陈远也睡不着,他的心里很焦虑。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焦虑什么,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感觉。

    鬼煞摩陈要杀的是泰国民众,我为什么要这么担心

    每一天,世界各地都有天灾**,死一些人也没什么大不了啊!

    陈远的心很是不安,他无法说服自己。

    卧室里的灯是关闭的,一片幽暗。外面的路灯光芒透过树枝折射进来,有种奇异的乐趣。

    陈远一直静修。

    就在这个时候,不平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那窗户处突然飘来一团黑雾,最后将窗户全部遮挡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