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面见国王
    瓦那奴儿说完后,阿信马上说道:“那当然没有问题。”

    瓦那奴儿当下便跟阿信约定好了地点。随后,瓦那奴儿挂了电话。

    陈远听不懂泰语,立刻问瓦那奴儿道:“怎么样”

    瓦那奴儿说道:“见国王事关重大,阿信叔叔也不敢草率带你去见。他说需要观察团对你调查。”

    陈远皱眉。

    他随后说道:“我先跟国内联系,让国内证实我的身份。”

    瓦那奴儿眼睛一亮,说道:“这样也许可以加快进度。”

    当下,陈远跟袁星云直接联系。袁星云这边马上为陈远安排。

    在半个小时后,一切的安排都已经妥当。

    陈远和瓦那奴儿就顺利的见到了阿信,阿信确定了陈远的身份后,便带陈远去见国王。

    对于鬼煞摩陈之事,泰国国王和总理都是高度重视的。

    下午三点,艳阳高照,空气里到处都是热浪。这股热浪让许多来旅游的美女恨不得身上只挂几片布条。

    大皇宫以前王室居住的地方,大王宫是仿照华夏都城所建,但又有自己的特色。

    金碧辉煌!

    这是所有人第一次见到大皇宫的印象。

    不过,如今的国王拉玛九世已经搬到了大皇宫的东面集达拉宫居住。而大皇宫则对外开放,并成为了旅游胜地。

    进入集达拉宫时,陈远接受了安保人员的仔细盘查,如此之后才被放行。

    在集达拉宫的会客室里,陈远与瓦那奴儿见到了国王。

    国王已经是高龄人士,他坐在上首,显得垂垂老矣。

    在国王的身边有专业的秘书,医疗人员,另外也有大臣在一边陪着。

    陈远看见这位国王时,他和瓦那奴儿马上行礼,微微躬身作揖,以表示尊敬。

    事实上,这位国王陛下也是的确值得尊敬的。他给泰国的繁荣安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泰国,人民也是非常爱戴这位国王陛下的。

    本来,如今国王陛下也不太管外界的事情了。不过这一次,鬼煞摩陈的事情非同小可,他知道如果处理不好,会成为他执政的污点,也会是人民的灾难。

    人生一世,最怕的就是晚节不保啊!

    国王陛下身边也有翻译官,他先向陈远问好。说道:“来自华夏的贵宾,非常感谢你的到来。”

    国王说的是泰语。翻译官马上翻译给陈远听。

    陈远双手合十,微微作揖,说道:“陛下客气了,我是希望能够对贵国有所帮助的,我也会竭尽全力。”

    国王点点头,说道:“不管如何,我代表泰国上下感谢贵客。”

    这是前面两人的客气和礼貌。

    随后,国王话锋一转,说道:“我听说了一些。听说贵客和瓦那小姐在天宗寺庙出事的时候就在现场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远之前是不想让泰国警察找上门来,因为跟普通警察说不清楚,而且非常耽误时间。

    如今算是上达天听了,一切都可以简单化,清楚化。

    当下,陈远就说道:“我和奴儿小姐的确在现场,现场的一切都是由鬼煞造成。而鬼煞如今自称乃是摩陈大帝。陛下,我来此就是想从您这里了解摩陈大帝。只有了解之后,才能对症下药,您说呢”

    国王听后,他的脸色微微一变,道:“摩陈大帝,你确定”

    陈远听国王这语气,便知道国王大概是知道摩陈大帝的来历的。他说道:“我很确定。”

    国王脸色沉了下去,他说道:“我也只是隐约听到老人们说过摩陈大帝,本以为摩陈大帝不过是个虚无缥缈的传说。原来还真有其人。”他顿了顿,说道:“我也无法说出摩陈大帝的根底来,不过我可以去找一些老人来了解情况。这需要一些时间,贵客你要等一等。”

    陈远点点头,说道:“好的。”

    国王当下就对身边的秘书说道:“你去迅速调查关于摩陈大帝的一切,要当成第一要务来办。”

    那秘书说道:“好的,陛下。”

    秘书退下后,国王转向瓦那奴儿说道:“奴儿小姐,你父亲现在怎么样了”

    瓦那奴儿眼眶一红,说道:“陛下,我父亲被鬼煞摩陈抓走了,您一定要救我父亲。”

    在瓦那奴儿乃至泰国民众的心里,国王陛下都是至高无上,无所不能的存在。

    国王吃了一惊,他心中暗道:“连圣师都被鬼煞摩陈抓走了”

    国王再次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接着,他又说道:“天宗寺庙被毁,现场喇嘛僧人全部被杀。”他看向陈远和瓦那奴儿,说道:“你们当时也在现场,何以你们可以安然无恙贵客,我倒是听说了一件事情,你似乎和那鬼煞摩陈关系匪浅。甚至,你之前潜入我国,乃是为了营救鬼煞摩陈是吗”

    陈远心下一沉,他无法对国王撒谎。当下点点头,说道:“是的,陛下。”

    国王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了,他说道:“贵客,可以给我一个解释吗”

    陈远说道:“之前的鬼煞并不是摩陈大帝,它救过我的性命,而且我是看着它出生的,它也是喝我的血长大的。我对鬼煞是有感情的,而且之前它并未做过坏事,所以我想救它。”他顿了顿,道:“如今鬼煞恢复了记忆,成为了摩陈大帝,它已经不会听我的。所以我要阻止它滥杀无辜。我可以向陛下您保证,我所说的话,句句属实,绝无虚言。”

    国王沉吟起来。

    国王经历了一辈子的沉浮,虽然已经年老,但却是极为精明的人。

    他知道眼前的陈远是来自华夏,并且跟华夏的官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眼下,自己追究陈远之前的事情毫无意义。

    这个陈远和鬼煞摩陈既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那么也可能是解决这次危机的一个契机。

    当下,国王便说道:“贵客,我相信你的话。不过鬼煞摩陈之事,事关国体安危,还希望贵客能够竭尽全力阻止鬼煞摩陈。”

    陈远说道:“这是自然。”

    两人谈的也就差不多了。

    国王没有再说其他的。实际上,泰国这边已经开始部署对付预防鬼煞摩陈了,不过这些事情,国王也不会跟陈远说。

    国王只当陈远是一个机会,反正用他也不吃亏。

    国王安慰了几句瓦那奴儿,便安排陈远和瓦那奴儿在指定的大酒店入住,享受贵宾礼遇。

    国王随后说道:“一有摩陈大帝的具体消息,不管是它的下落还是身世,我们都会第一时间通知贵客你。”

    陈远点点头,便也就和瓦那奴儿一起向国王告辞。

    指定的大皇宫酒店乃是一家园林式的星级酒店,不算是五星级的,因为面积不够大。但却足够的宁静,典雅。

    像是住进了山庄一般。

    陈远和瓦那奴儿一人住了一间房,两人是毗邻而居。

    不过瓦那奴儿现在自己一个人是在房间里待不下去的。她来到了陈远的房间里。

    陈远知道瓦那奴儿心中不安,他让瓦那奴儿坐下,又给瓦那奴儿倒了一杯温咖啡。

    “我们就一直在这里等消息吗”瓦那奴儿问陈远。

    陈远说道:“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不是吗”

    瓦那奴儿说道:“你说我父亲现在怎么样了鬼煞摩陈会不会羞辱他”

    陈远对圣师一点都不可怜,他也知道,鬼煞肯定会羞辱圣师。

    谁让圣师之前那么对鬼煞摩陈。

    但陈远还是说道:“放心吧,鬼煞摩陈乃是摩陈大帝,不会做这种事的。”

    瓦那奴儿问道:“真的吗”

    她显得很是认真。

    “是的。”陈远装作很肯定的说道。

    瓦那奴儿又说道:“那鬼煞摩陈也不会杀我父亲对不对”

    陈远说道:“是的。”

    瓦那奴儿说道:“我相信你。”她安静了下去。

    陈远心里思量起来,谁能对付鬼煞摩陈

    鬼煞摩陈的肉身太强悍了,前所未闻!

    就算是圣师在它手上也没有还手之力。

    陈远觉得,就算沈墨浓能去请来高手,但那也很难对付得了鬼煞摩陈。

    陈远想到了中华大帝陈凌,凌前辈。不知道凌前辈是不是能对付得了鬼煞摩陈

    这应该是没有什么悬念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