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真正的鬼煞
    鬼煞虽然在笑,但陈远和沈墨浓却感到格外的心酸。

    陈远和沈墨浓是人精,又怎会不知道鬼煞是为了让他们心安。

    鬼煞虽然是鬼物,但它对陈远和沈墨浓的心却是那样的真挚,善良。

    圣师一言不发,他的脸上尽是冷酷。

    无论陈远和沈墨浓如何愤怒,但都改变不了鬼煞的遭遇。

    而且,圣师又冷冷的看了一眼陈远,说道:“你最好不要在我耳边喋喋不休,若再烦躁,便也给你一桶。”

    “给你妈!”陈远暴怒起来。他也是个烈性子的人,此刻,他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当初,他屈服于林文龙,那是因为他有生的机会。他要活下来血洗耻辱,所以他忍辱屈服。

    但现在,陈远愤怒于圣师对鬼煞的屈辱。他也知自己必死无疑。所以他暴躁的性子立刻展现得毕露无遗。

    圣师眼神寒了下去,他说道:“很好,那么你就跪下来,替鬼煞吃一桶馊水,你要将其舔得干干净净。”

    陈远厉笑起来,说道:“你可以杀了我,但你能逼迫我吗我告诉你,谁也不能逼迫我。”

    圣师道:“是吗那我要试试。”

    沈墨浓眼神也寒了下去,她一闪身挡在了陈远的面前,说道:“或许,你可以先杀了我。”

    “让开!”陈远冲沈墨浓说道。

    他不想要一个女人来替自己出头。

    沈墨浓马上也就感受到了陈远的威严,她心儿一颤,最后还是让到了一边。

    然而,她时刻准备着。若是事不可为,就算是脑海内属于圣师的精神印记会爆炸,她也在所不惜。

    这是一种可怕的精神凝聚力!

    圣师在沈墨浓和陈远身上感受到了其中的惨烈。

    鬼煞也冲圣师说道:“你可以屈辱我,但你不能屈辱我爸爸。你若屈辱我爸爸,将来,我若不死就多杀十万人。你记好了,这是我鬼煞说的。我本无意杀任何人,更对你们泰国的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但这一切,都是你逼得。将来不管死多少人,都是你这条老狗一手造成的。”

    “你这孽畜也敢来威胁我”圣师眼神一寒。

    这圣师心高气傲,脾气那是非常之倔的。好言好语相求,还有商量余地。若是威胁,那绝对是反着来的。

    只可惜,不管是陈远还是沈墨浓亦或是鬼煞。

    这群人似乎都是这个牛脾气,没一个人是能低声下气,放下身段相求的。

    其实说到底,若是沈墨浓和陈远向圣师说些软话,求个饶。圣师未必不会给个台阶下,大家都不用拼的那么惨烈。

    可以沈墨浓的性格,那就是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也绝不会跟圣水求饶。

    陈远自就更不用多说了,他现在是恨极了圣师对鬼煞的残忍折磨。

    鬼煞双眼血红,仇恨的凝视圣师。

    圣师冷笑一声,他让小喇嘛将一桶馊水放到了陈远面前,问道:“我问你,吃还是不吃”

    陈远怒道:“吃你麻痹!”

    圣师道:“很好!”他忽然一大步跨上前,却是粗暴的一手抓住了陈远的头发,随后就将陈远朝馊水桶里按去!

    沈墨浓猛然一脚踢去!

    沈墨浓哪里能够容忍圣师如此折辱陈远,她一脚踢出,犹如电光。

    沈墨浓这一脚踢出有个名堂,叫做蝎子腿,无声无息,却又迅猛雷霆。

    圣师根本看也不看沈墨浓,他若是能被沈墨浓一腿干掉,那也就不叫圣师了。

    只是这一刹,沈墨浓觉得脑袋里似乎有一根钉子钻入,痛到了极点。她猛然一翻身,却是直接摔在地上。

    沈墨浓抱头惨叫起来,其叫声凄厉无比。

    能让沈墨浓发出如此痛苦的声音,便也可见这痛苦有多么的惨烈了。

    圣师强行按住陈远的头朝馊水桶里压去。

    鬼煞怒叫,但它也是无可奈何。

    它只能愤怒。

    除了愤怒,又还能做什么呢

    而此时让圣师意外的是,他居然将陈远按不下去。

    圣师强行用劲,他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

    圣师马上便知道,他若是继续用劲,那么他便要将陈远的脖子直接折断了。

    这陈远居然硬气到了如此的地步。

    这一瞬,就连圣师也被陈远震撼到了。

    “这样的人,可以杀,却不可以辱。”圣师心中忽然浮出这一句话来。

    唯一真正侮辱陈远成功的是林文龙!

    但那份侮辱,永远藏在陈远的心中。

    陈远不会忘记。

    可陈远也告诉过自己,今生今世,他不会再受同等级的侮辱。

    毋宁死!

    圣师放开了手,他看向鬼煞,说道:“他不愿意吃,那你吃吧。”

    鬼煞点点头,它忽然显得冷静无比。然后就开始吃起馊水来,它一口一口的吃,冷静到了极点。

    陈远的头已经抬不起来,他努力的转向鬼煞。他的双眼红了。

    沈墨浓也恢复了神智,她和陈远一起看着鬼煞吃着馊水。

    鬼煞这时候真像是被圣师圈养的一条狗。

    沈墨浓和陈远的眼中盈满了泪水。

    鬼煞很快就将两桶馊水吃完,而且舔得干干净净。

    它舔得很认真,一丝不苟的。

    舔完之后,它抬头看向圣师,道:“你可满意”

    圣师淡淡冷冷的,随后,他转身离开了炼丹房。

    沈墨浓待圣师走后,来到陈远的面前。她伸手帮陈远将错位的骨头拨乱反正。

    陈远扭了扭头,也就恢复了正常。

    “鬼煞!”陈远颤声喊道。

    鬼煞抬头看向陈远,它的眼神中盈了一层冷意。它忽然咧嘴一笑,说道:“爸爸,我没事。”

    可不知道为什么,陈远和沈墨浓都觉得即使鬼煞在笑,可那笑容中都有一层冷意。

    无形之中,鬼煞身上的煞气更加浓烈了。

    似乎在不知不觉中,鬼煞正在快速的蜕变成为一名真正的鬼煞。

    陈远伸出手想用衣袖去擦鬼煞嘴边的残渣,鬼煞下意识的躲开了。它自己举手擦了,然后又笑了笑,说道:“爸爸,我有些困了,想要睡觉。”

    陈远的手僵在半空,他最后放了下去,勉强一笑,说道:“那你睡吧,爸爸抱着你睡。”

    鬼煞点了点头。

    鬼煞很快就在陈远的怀抱里睡着了,它睡的是那样的香甜。似乎只有在陈远怀里的时候,它才表现得像一个孩子。

    陈远心痛到了极点。

    他看向沈墨浓,沈墨浓的眼中也满是心痛。

    两人虽然有话想说,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他们不忍心吵醒鬼煞。

    可鬼煞没睡多久,它忽然抬起头看向陈远。

    它就这般定定的看着陈远。

    这样的眼神让陈远不安。

    陈远摸了摸鬼煞的额头,柔声问道:“怎么了”

    鬼煞垂下了眼眸,它忽然又抬头,这时候眼中却是极度的恨意。它说道:“爸爸,我好恨,我恨不得将所有的人全部都杀了。除了你和妈妈还有墨浓阿姨,我要它们全部都死。”它顿了顿,说道:“我从来没有害过他们,也没想过要害他们,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鬼煞的魔性真正被激发了出来。

    陈远和沈墨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鬼煞,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那圣师的。这世上还是好人居多,比如我和墨浓阿姨,还有你妈妈,对不对”陈远马上说道。

    “所以爸爸,你不希望我去杀人对不对”鬼煞问。

    陈远点点头,说道:“对。”

    “你为什么只会来约束我”鬼煞痛苦怒吼,道:“你除了约束我,还能做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吃那些馊水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我可以吞噬任何东西转化为能量。但那些馊水,没有一丝的能量,反而是在腐蚀我的身体。那些馊水,是最脏的东西,也是对我,对我最大的侮辱。爸爸,我是鬼煞,我是鬼中帝王啊!你知道那条老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是因为,他要消磨掉我的帝王之气,然后让我的细胞失去变异进化的能力,如此他才好杀了我。”

    陈远与沈墨浓吃了一惊。

    “爸爸,我不要再相信你了。”鬼煞说道:“你们谁都帮不了我,唯一能帮我的,只有我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