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同生共死
    “奴儿,杀鬼煞,救我国百姓于水火,也是为父求心安。若为父无所作为,任由鬼煞作乱,为父心中不会安心。”圣师继续说道:“到了为父这个境界,所求,所修的是一往无前的大道。其实大道虽然在前方,但大道是什么,为父也不是很清楚。但为父唯一清楚的是,必须心无挂碍,念头通达。如此,为父才能心安理得的走向大道。”

    这就好比是一辆车开上了寂寞的旅途,旅途很长,终点在哪里,连开车的人都不知道。

    这个开车的人唯一知道的是,不能让车子有问题。哪里有问题,就要把哪里的问题解决掉。如此,车子才能不出问题,顺利的到达更远的地方。如果,车子有小问题,不去管,酝酿成大问题,那就会造成瘫痪在路上的情况。

    修道也是一样,必须念头通达。

    如果心里有不痛快的事情淤积,迟早就会成为修行上的魔障,从而危及生命!

    瓦那奴儿大概也就懂了父亲的意思。

    这时候,瓦那奴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最后只能说道:“父亲,女儿告退!”

    圣师看了一眼瓦那奴儿,说道:“奴儿,你明天就收拾一下,然后去圣彼得堡定居吧。那里有为父的朋友在,他们会照顾你一切的。”

    瓦那奴儿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会走的。”

    圣师微微压抑的看向瓦那奴儿,问道:“为什么”

    瓦那奴儿说道:“我虽然不是修道之人,但我也是一个人,我也需要心安,心安才能理得。父亲你若身死,我当为你收尸。”

    圣师见瓦那奴儿目光坚定,当下便也就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女儿告退!”瓦那奴儿说道。

    天宗寺庙的炼丹房里。

    这炼丹房的规模跟神域的炼丹房是不能比的。

    神域的就像是上市集团公司,这里就像是皮包公司。这是两则质上面的区别。

    陈远被丢进来的时候,他脑袋里迷迷糊糊的,他的五脏六腑也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他想要复原,至少也要一天的时间。

    不过鬼煞马上也就看见了被丢进来的陈远。

    “爸爸,爸爸!”鬼煞看见陈远,激动不已。但是可惜,他被束缚在了炼丹炉上,根本不能前进。

    陈远在迷迷糊糊中听见了鬼煞的声音,他强自睁开了眼睛。

    随后,陈远恢复了神智,他看见鬼煞被像狗一样锁着的时候,他不禁悲怒欲绝。

    “鬼煞!”陈远嘶声喊道。

    “爸爸,你怎么也来了这里”鬼煞随后问道。它的眼中也是充满了愤怒。

    陈远黯然,他说道:“对不起,爸爸救不了你。”

    鬼煞说道:“爸爸,没关系的。鬼煞只要知道爸爸心里是在乎鬼煞的,鬼煞就已经满足了。”它顿了顿,说道:“而且,那瓦那老狗的修为通玄,就算是我也不是他的对手,爸爸你救不了我是正常的。”

    陈远苦笑,说道:“鬼煞,你不怪爸爸吗若不是爸爸,你不会是这个下场。”

    鬼煞很坚定的说道:“就算是再来千次,百次,鬼煞都不会不管爸爸。”

    陈远心头不由感动哽咽。他说道:“鬼煞,你分明就是重情重义的好孩子,但那帮人却要将你逼到这个地步。”

    他叹息不已。心中却也知道,也许并不一定就是圣师错了。

    而是因为,这是天道,这是命!

    但天道为什么要安排这一环呢

    自己也被卷入进来,这其中有什么样的因果纠结呢

    陈远一时之间想不通。

    这时候,陈远虽然没有被绑住,但他也无法救鬼煞。鬼煞的琵琶骨被玄铁洞穿,陈远就算是全盛时期也无法斩断玄铁。更何况他现在受伤严重。

    圣师能将他丢进来,就不可能想不到这一层。

    过不多时,沈墨浓也被丢了进来。

    陈远和鬼煞看见沈墨浓时,两人的嘴巴都张大了合不拢。

    陈远马上问道:“你怎么也来了”他顿了顿,怒道:“是不是圣师不守信用,又去抓了你”

    沈墨浓看向陈远,她心里满是歉意。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圣师没有去抓我,是我看见你没有出来,所以又找了回来。”

    “你……”陈远不由呆住,他说道:“这又何苦。”

    沈墨浓道:“别说这了。”她顿了顿,道:“陈远,这次我可能真的将你害惨了。本来圣师可能是无意要杀你,但现在,你和我还有鬼煞,几乎是死定了。”

    陈远微微一呆,道:“怎么这么说”

    沈墨浓道:“事情是这样的……”当下,她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

    陈远听后,他嘴角泛起苦涩。

    沈墨浓便更是愧疚。

    陈远微微苦笑,说道:“虽然我是抱了可能会死的决心进来,不过当你亲口告诉我时,这感觉还真是不同。”他顿了顿,说道:“我们经历生死边缘的次数也足够多了,不知道这次还会不会有奇迹”

    沈墨浓便也就想起了上次的险死还生,那时候是真正的绝望。

    “希望还有奇迹吧。”沈墨浓说道:“但是,我们依靠不了国内。老袁和老首长他们没办法直接和圣师交涉。而老首长他们要去找高手也需要一些的时间。更要命的是,老首长他们知道我们还没死,他们便就会觉得圣师不会杀我们。所以,老首长他们也不愿意将事情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他们更希望在鬼煞死后,来和平的营救我们。这是我们华夏和泰国这边都乐于见到的。”

    陈远说道:“老首长他们预料不到的是,圣师已经下定决心杀我们了。”

    沈墨浓说道:“没错,我的手机已经被拿走了。要不然的话,我还能通知老首长他们。”

    鬼煞垂下了头,他说道:“对不起,都是我害了爸爸你,还有墨浓阿姨你。”

    它显得颇为愧疚。

    这段时间,鬼煞的成长速度特别缓慢,基本没什么变化。

    陈远和沈墨浓见鬼煞自责,两人不由心疼。要知道,鬼煞之所以会如此凄惨,完全是为了救他们啊!

    陈远便在沈墨浓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努力的来到鬼煞面前,抚摸鬼煞的脸颊,说道:“傻孩子,怎么能怪你呢要怪也该是你来怪我们才是。”

    鬼煞马上将头埋进陈远的怀里,它悲切的说道:“鬼煞不怪爸爸,要怪就怪那条老狗,是他害惨了我们。”

    陈远与沈墨浓便都是心酸无比。

    两人相视一眼,心中都在暗想,老天啊,你这次的安排到底又是什么呢

    为何你的旨意永远都让人捉摸不透呢

    四个小时后,天终于亮了。

    阳光透过炼丹炉上面的小窗里照射进来。

    阳光是如此的明媚,让没有自由的人心向往之。

    陈远缩成了一团,他的身体难受到了极点。

    那种难受是五脏六腑里就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咬噬一般。

    这是因为陈远的五脏六腑受损严重,然而此刻,他自身的强大免疫系统,还有无数细胞开始在恢复身体。

    这种恢复力也是惊人的。

    沈墨浓盘膝而坐,她在凝神静思。

    她也无法在短暂时间里突破修为,战胜圣师。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可能,这便就是一部童话故事了。修为的事情就是循序渐进,越往后,每前进一步都是艰难无比。

    陈远终于好受了一些,他睁开眼就看见了沈墨浓。

    沈墨浓穿着黑色的牛仔裤,上身是黑色的领恤,她的胸围是惊人的。那雪白的一道沟壑让男人为之疯狂。

    而且刚好有一丝阳光照在那雪白的沟壑上,明晃晃的,让人看了一眼,就觉得有要流鼻血的冲动。

    如果不是因为有鬼煞在,陈远真想在死前和沈墨浓做对风流的鸳鸯啊!

    当然,这也不过是他天真的想法,沈墨浓根本没有这方面的龌蹉心思。

    陈远其实也只是觉得,这一刻的沈墨浓真的很美,而且女人味十足。

    大约在半个小时后,炼丹房的大门被推开了。

    进门的是圣师。

    圣师一身黑袍,脸色肃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