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不肯妥协
    沈墨浓躲不开圣师的含怒一击!

    中央佛陀元神印,乃是凝聚了中央佛陀的信仰,念力招数!而且,其中还有中央佛陀的威严。

    这一招出,就等于是中央佛陀亲自出手了。

    当然,以圣师的本事,中央佛陀的威力还是会有所限制。只能说,他也许发挥出了中央佛陀一成的功力。

    若是中华大帝,神帝那样的人物来使用这一招元神印,那就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传说之中的西域之地,曾经有一位嘉央活佛修炼出大日如来元神印,那大日如来元神印一经施展出来,就如大日如来降临人间,镇压一切邪魔歪道。

    眼下,虽然圣师才修得中央佛陀一成功力,但对于沈墨浓来说也已经是灭顶之灾了。

    不过此刻的沈墨浓夷然不惧。她在进来之前已经真的和中央的老首长报备了,她是以华夏高官的身份进来的。

    如果沈墨浓死了,那么圣师就真的会震怒华夏中央!

    那么,这对于整个天宗寺庙来说,绝对是灭顶之灾。

    泰国这边,对华夏有太多的依赖,华夏若是动怒,泰国这边绝对会很吃力。

    而且,泰国有圣师又如何

    若是真论到神通和实力,华夏隐藏的绝世高人可是很多的。而且许多是在华夏的秘密机关里报备了的。

    这些绝世高手寻常不会效力于华夏,也不受约束。但当华夏真正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会出来帮助华夏。

    所以,华夏就算不动用经济制裁泰国。就是光派高手过来,那么圣师这边也绝对承受不住。

    其实圣师心里是有数的,但圣师有圣师的骄傲。你越逼迫他,越是威胁他,他就越是逆反。

    眼看着沈墨浓就要死在中央佛陀元神印之下!

    千钧一发,危在旦夕!

    这个危险不止是沈墨浓的,也是天宗寺庙的,是泰国的。

    如果说之前,沈墨浓没有表明身份,以私人身份前来。那么圣师杀了沈墨浓,华夏那边也不好说什么。

    但眼下,沈墨浓已经跟中央报备,并且表明了身份。如此还被圣师杀了,那么,这就是挑衅!

    圣师动怒,一切不管不顾。

    可旁边的大日活佛却不能不管不顾,他深深的明白这其中的可怕后果以及连锁反应。

    危机之中,大日活佛动了。

    那一瞬,大日活佛眼中精光闪过,迅速燃烧法力,几乎是瞬移一般的来到了沈墨浓面前。大日活佛乃是长生境高手,他比沈墨浓的反应还是要快出不少的。

    沈墨浓被推开!

    那中央佛陀元神印便朝大日活佛罩了下来。

    大日活佛马上双手朝上,所有的法力都凝聚在一起,轰然迎击。

    轰隆一声巨响。

    那一刹,整个禅室都在震动。就像是地震来临了一般。

    而大日活佛脚下的地面,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龟裂开去。

    由此也可见,圣师这一招中央佛陀元神印霸道到了什么程度。

    “师弟”圣师骇然失色。

    大日活佛虚脱的坐了下去,他的面色苍白到了极点,随后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活佛叔叔!”瓦那奴儿也是失色,连忙上前关切的喊道。

    沈墨浓眼中闪过莫名之色,她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大日活佛看向圣师,他的面色转为金纸,虚弱的一笑,说道:“师兄,你的中央佛陀元神印好生厉害,我终究是差你太多。眼下,我已经是命不久矣了,我希望你能听听我的劝。”

    “你何苦要这么做”圣师快步下了蒲团,来到了大日活佛的身边。

    他们还是说的英语,之前说习惯了,这会儿还没转换过来。

    所以沈墨浓也是听的懂的。

    圣师伸手抚摸住大日活佛的头颅,马上,圣师就将大日活佛的身体状况知道得一清二楚。

    此刻的大日活佛,体内经脉寸寸断裂。

    若是常人也早该死了,但他却靠着一口气勉强支撑着。

    圣师与师弟感情深厚,他眼眶湿润,道:“师弟,你……你叫为兄以后如何自处”

    大日活佛微微一笑,他说道:“师兄,我不会后悔做你的师弟。你也永远都是我最敬佩的人。”他顿了顿,说道:“师兄,你要知道,我并不是在救沈墨浓,而是在救我们天宗啊!天宗是我们数代祖师的心血,更是师兄你的心血,我实在不忍天宗就此毁于一旦。”他顿了顿,说道:“在咱们国家,咱们天宗是数一数二。但华夏才是真正的庞然大物,华夏数千年传承,其中藏龙卧虎,不可想象啊!难道你忘记了师父的教诲千万不要招惹华夏那是一个可怕的国度。”

    圣师脸色沉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师弟,你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

    大日活佛淡淡一笑,他说道:“师兄,以后我帮不了你了,你多……保重!”

    最后保重二字说了出来,大日活佛头一歪,就此死去。

    “活佛叔叔!”瓦那奴儿顿时痛哭起来。她的眼泪就像是决堤了一般。

    圣师的眼中闪过悲怆之色。

    随后,他站了起来,看向沈墨浓。

    沈墨浓也看向圣师。

    沈墨浓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所以她并不惧怕圣师。

    而圣师呢

    他傲然而立,就像是一根标杆一般。

    他缓缓对沈墨浓说道:“华夏有一句老话,叫做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沈墨浓微微一怔,她似乎感受到来自圣师身上的一股精神力量。

    圣师在反抗,他不愿意屈服于强权。

    他的不屈服对于沈墨浓和陈远来说,显然都是相当不妙的。

    圣师继续说道:“我们泰国有六千多万人口,你们华夏有十三亿人口。你们的人口是我们二十倍。华夏的高手层出不穷,这我知道。当年的秘闻中,神帝,中华大帝,修罗大帝,魔帝并称四帝。这四个人,已经是圣人一般的存在,神通广大。我要以一人之力来对抗华夏,显然是并不明智的。”他顿了顿,道:“所以我的师弟才会以死来救你,以死来劝诫我。”

    沈墨浓看着圣师,她一言不发。

    圣师继续说道:“但我今天并不打算屈服,没有人能让我屈服。我不止要杀陈远,还要杀了你。我终于明白,原来这是我的生死劫。我若能过,从此便会不弱于你们的四帝。我若不能过,死也无憾。当年你们的四帝能有那番惊天成就,一样是经过生死涅槃。他们可以,我为什么就不可以”

    沈墨浓无话可说了。她的心沉了下去,圣师这种人一旦有了决断,没人能够改变。

    事情的走向终究是到了越来越糟糕,且无法挽回的地步。

    沈墨浓没有料到圣师身居高位,却可以有如此的决断。他居然可以完全不顾天宗寺庙的安危。

    “所谓慈悲,原来都是假的。”沈墨浓微微一叹,她说道:“你为了杀鬼煞,可以牺牲你的女儿。你说,你是为了大慈悲。我以为是真的,但现在,你为了你的修为与骄傲,却可以放弃天宗寺庙,放弃你的女儿。你不觉得你的所作所为都是矛盾的吗你是谁,你是什么人你是大慈悲吗不是,你不过是和我,和陈远一模一样的人,我们都在坚定自己的大道,所以,谁也没资格指责谁。”

    圣师看了一眼沈墨浓,又看了一眼瓦那奴儿。

    最终,他说道:“今日,我不杀你和陈远。我会在鬼煞死后,亲自杀了你们。”他顿了顿,道:“来人,将她押到炼丹房中去。”

    随后,他一挥手,再度在沈墨浓的眉心中打下了一道精神印记。

    沈墨浓本是可以躲避的,毕竟圣师虽然神通广大,但也还没到可以隔空在沈墨浓身上打下精神印记的本领。

    但沈墨浓也知道,躲避没有任何用处,那还不如就这样体面一些。

    接着,小喇嘛进来,将沈墨浓请走。

    沈墨浓走后,瓦那奴儿悲切的站了起来,她也已经明白了所有的微妙关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