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
    那大日活佛在门外说道:“师兄,我有急事要见你。”

    “进来。”圣师说道。

    陈远心下骇然,他是跟大日活佛见过面的。两人这么一相见,那一切就露馅了。

    他虽然心下大惊,但是心跳却还是平稳的跳动。

    这是陈远处变不惊的本事。

    那门边被推开。

    陈远在这一刹那突然就出手了。瓦那奴儿本来就在他的身边,他手中有一口锋利的刀片,刀片隐蔽。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中,陈远一把抓住了瓦那奴儿,锋利的刀片便挟持在了瓦那奴儿的咽喉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猝不及防了。

    圣师的注意力完全都在大日活佛身上了,他万万没想到陈远会突然出手。

    而且,圣师本来就很放松,面对一个普通的陈远,他没有紧张的道理。

    圣师觉得,任何人在他面前都伤害不了他和他的女儿。

    至于瓦那奴儿,瓦那奴儿对陈远更是没有防备。

    所以陈远突然前来,她还没反应过来,陈远就已经挟持住了她。

    沈墨浓之前没有抓住瓦那奴儿,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为沈墨浓在试探瓦那奴儿的底线。这个试探过程中,瓦那奴儿产生了警觉,已经在心里召唤了圣师的元神!

    此时此刻,大日活佛进来的一刹那,陈远已经挟持住了瓦那奴儿。

    大日活佛也就看见了陈远,道:“居然是你”

    圣师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而最不敢置信的是瓦那奴儿,瓦那奴儿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为什么”她心碎欲绝,颤声问。

    “你找死!”圣师暴怒,他猛一拍桌子。

    瓦那奴儿眼神呆呆的,泪水不知不觉中盈满。

    这是一种心灰如死的感觉。

    她第一次情窦初开,第一次以为缘分到来,第一次这样的爱上一个男子,最后却是被无情的欺骗。

    原来一切都是利用,欺骗。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是假的。

    这样的事情对一个单纯的女孩儿来说,是何其残忍。

    陈远冷冷看向圣师,他说道:“废话不必多说,你若是不在乎瓦那奴儿的命,现在就将我杀了。你若不敢,那咱们就好好谈谈。”

    圣师眼中闪着无穷的寒意与杀意,道:“你想谈什么”

    陈远说道:“我的来意,相信你们现在也猜到了。将沈墨浓和鬼煞叫过来吧。”

    圣师沉默一瞬,便对大日活佛说道:“你去将沈墨浓抓来。”

    大日活佛说道:“是,师兄。”他深深看了一眼陈远,转身出去了。

    陈远见圣师只带沈墨浓却不带鬼煞,就知道这圣师并未打算妥协。

    瓦那奴儿眼泪直掉,她忽然就抓住了陈远的手狠狠咬了下去。

    陈远却是如钢铁坚毅,他一动不动,任由瓦那奴儿咬下去。

    瓦那奴儿几乎要将陈远咬掉一块肉,但陈远却是哼都没哼。

    瓦那奴儿在这一瞬不由呆住了。

    陈远微微一叹,说道:“对不起,若不是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我不会走这一步。若是注定你要死,我必定赔你一条命。”

    瓦那奴儿沉默下去了。

    她本来恨极了陈远,觉得陈远是卑鄙小人。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过不多时,沈墨浓就被大日活佛带了过来。

    沈墨浓被圣师在眉心之中种下了一道精神印记。

    这道精神印记是沈墨浓绝对无法化解的。

    长生境五重的高手,跟沈墨浓的修为有天差地别。也绝不是圣婴大王那样的角色可以比拟的。

    只要圣师愿意,心念一动,便可以将沈墨浓的脑袋爆掉。

    这一点,沈墨浓也很清楚,所以她绝对不敢妄动。

    此时此刻,沈墨浓看见陈远,看见陈远挟持住了瓦那奴儿,她的脸上不由闪过喜色。

    圣师向陈远说道:“鬼煞我不可能放,今日你冒犯我,冒犯我女儿的事情,我也可以既往不咎。你现在带了她离开,我以圣师的名义向你保证,绝不再为难你们。”

    这是圣师很大的让步了,也非常的有诚意。陈远都忍不住为之心动了。

    他也相信,圣师既然做出了承诺,就一定会遵守。

    不过可惜,陈远不会答应。这是陈远唯一救鬼煞的机会!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鬼煞降世,乃是天意。圣师你虽然神通广大,但也不可能逆天而行。我今日,一定要带走墨浓和鬼煞。”

    “不可能!”圣师说道。

    沈墨浓来到了陈远的身边,她心思复杂。自己虽然修为高过陈远太多,但是每次自己办不成的事情,陈远却可以办到。

    大日活佛也开口了,他说的也是英文。要知道,如陈远,大日活佛这种高人,全部都是博学之辈。要学习一门语言也是极快的。常人学习英语,要学许多年才有所成。而大日活佛这种人,三天就可记住所有词汇。

    一法通则万法通!

    大日活佛道:“施主,鬼煞事关我国国运,若是鬼煞真的壮大起来,将来我国生灵涂炭,这是大孽。而施主你为救同伴,不惜以死相闯,便知道施主也是仁厚之人。施主既然是仁厚之人,又怎忍心看我国百姓置身于水火之中”

    这大日活佛乃是精明之辈,无形之中便能以道理来让人无地自容。

    陈远沉声说道:“活佛所说诚然不假,但是鬼煞于我,一有亲情联系。二有数次救命之恩。我若是看着鬼煞受苦而不管不顾,我心难安。”

    “一个人的不安心,却能换我国国民的幸福安乐。”大日活佛说道:“施主,你的牺牲,我们会铭记于心,并会日日为你诵佛念经。”

    陈远还未说话,大日活佛又说道:“莫非施主就因我国国民不是你们华夏子民,所以你就可以任由其生死残酷而不顾”

    陈远沉声说道:“活佛,大道理我不会说。但我只知道,我得先做好我自己,然后才能考虑其他的事情。万事自有因果道理,鬼煞本来是无心要统领万界鬼物的,今天它走到这一步,与你们脱不了干系。”

    大日活佛说道:“但事情已然走到了这一步,我们也已经别无选择。

    陈远说道:“抱歉,我今天必须带走鬼煞。”他顿了一顿,看向圣师,说道:“这个选择题,我交给圣师你来抉择。一,要么就是我和沈墨浓还有鬼煞,以及瓦那奴儿全部死在这里。要么大家全部活下来。”

    圣师眼中爆出寒意精光来,说道:“你当真是不给我留一丝退路”

    陈远沉默下去。

    圣师便就看向了大日活佛,他说道:“师弟,你觉得呢”

    大日活佛也是面色沉重,他说道:“奴儿是我看着长大的,若是我能代她而死,我绝不会怜惜这具残躯。”

    圣师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刚才你要陈远在个人的心安和我国百姓之间做个牺牲。陈远拒绝了。而我现在要在我女儿和太国国民之间做个抉择。我若选择奴儿,那岂不就是和这陈远是一路人了”

    大日活佛说道:“师兄明智!”

    圣师看向瓦那奴儿,说道:“奴儿,为父此生,无愧于天地。在为父心里,你是最重要的。但今天,为父决定牺牲你,希望你不要恨为父。”

    瓦那奴儿眼眶红了,她能理解父亲的痛苦,也能感受到父亲对自己的爱意。

    她心里突然很恨陈远,是陈远这个骗子将她的父亲逼到了这个地步。

    所以这一刻,瓦那奴儿说道:“父亲,我永远以你为荣!”她居然是毫无畏惧。

    圣师长长一叹,他便对陈远说道:“你动手吧,你现在就可以杀了奴儿。然后我再杀了你们。”

    陈远不由愣住了。

    他没想到圣师居然真是这么坚决。

    他居然也在圣师身上感受到了伟大两字。

    只不过是各人的立场不同罢了。

    相反陈远的所作所为反而显得小家子气了。

    但这是陈远的性格,他也别无选择。

    “动手吧!”瓦那奴儿咬牙道。

    陈远看向了沈墨浓,沈墨浓也是脸色复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