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嚣张的本钱
    陈远能感受到这个托尼肚子里满是坏水。他倒是想要看看这托尼到底想干什么,于是他便说道:“可以。”

    随后,陈远接过了支票。

    托尼便说道:“那现在,小伙子,这车是属于我的了,对吗”

    陈远点点头,说道:“对。”

    托尼便对手下说道:“去将这法拉利砸了。”

    那几个手下听令,马上就拿了工具对着法拉利一顿猛砸。

    这一幕还是颇为震撼的和霸气的。

    一辆几百万的法拉利,就这么砸了。

    现场一片狼藉。

    瓦那奴儿看的心惊不已,陈远这时候很温暖的将她搂在怀里。

    待那法拉利砸完之后,托尼便面对陈远,他还是那样的温和,淡淡说道:“小伙子,车的事情咱们解决完了对吧”

    陈远说道:“对!”

    托尼说道:“车,毕竟是死物,是有价值的。我们现在谈完了车,是不是该谈谈你打我儿子的事了我儿子在我眼里,那是无价的。你今天打了他两巴掌,踹了一脚。我也不讹诈你,一巴掌五千万,两巴掌加那一脚,一共是一亿五千万。嗯,你是华人,我是按你们人民币来换算的。”

    陈远总算懂了这托尼的小九九了,他眉头一皱,说道:“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你说法拉利有价,那没错。但你说你儿子无价,我觉得也可以赞成,因为你儿子这种人渣,一文不值。”

    陈远这时候表现的掷地有声,临危不惧,男子汉气概十足。

    实际上,若不是要顾着瓦那奴儿,他早把托尼和皮托尔这两孙子打的满地找牙了。而且,陈远还会讹诈得托尼倾家荡产。

    比起心狠手辣起来,陈远可不比托尼差。

    托尼和皮托尔这时候脸色可就难看了。托尼眼中凶光毕露,道:“小子,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这家伙全程交流用英文,流利无比。

    而且居然还懂得不见不棺材不掉泪。

    托尼说完这句话后,他便对身后的一名白衣男子说道:“去,教他怎么做人。”

    那白衣男子却是个苍白的男子,面色是病态的苍白。他是个美国白人,他不仅苍白,还很瘦,几乎可以看到他纤细的血管了。

    这个白衣男子绝不简单,陈远看了一眼就已经分辨出来。

    这白衣男子只怕已经是金丹巅峰的修为了。

    这个托尼果然是有嚣张的本钱。

    陈远心念电转,他倒不是怕这白衣男子,最关键的是,他眼下不知道该如何化解。

    他总不能将瓦那奴儿推出来保护自己,但他这时候也不好展露功夫。一旦展露,那就是露馅了,一切的苦心都是白费了。

    这时候,陈远深吸一口气,他向托尼说道:“等一等!”

    托尼还没说话,皮托尔先道:“小杂种,你现在才知道怕迟了。”

    陈远不理会皮托尔,他向托尼说道:“你无非就是为了钱,好,我可以给你。不过你要先让她离开。”

    托尼说道:“她是你的女人吧既然如此,她也是有价的。”

    陈远不由怒极,道:“你……”

    托尼说道:“你能开法拉利,家里也不缺钱。你就在这里给你老爸打电话,只要他给我的账户汇足五千万美金,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陈远怒道:“你怎么不去抢”

    托尼说道:“我是讲道理的人,怎么会抢你。”

    陈远说道:“我老爸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托尼说道:“那就让你老爸去借。”

    陈远怒吼一声,道:“我艹你妈。”他骂完之后,猛然扑向托尼。

    他这也是没办法了,只有先自残啊!

    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找到一个老爸来汇钱。

    砰!

    托尼猛然踢出一脚,陈远被一脚踢中,立刻飞了出去,最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又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托尼这一脚并不重,因为他要找陈远讹诈钱,所以下手很有分寸。

    陈远刚好配合的痛苦起来。

    这一脚对陈远其实没有任何伤害,但若是普通人承受,肯定是肝肠寸断的痛啊!

    瓦那奴儿骇然失色,她连忙来到陈远身前,道:“你没事吧”

    陈远心在吐血,姑奶奶,你快搬出你老爸的元神啊!

    他强忍着疼痛,说道:“我没事,你快走……”

    这话说的,瓦那奴儿现在就算是要走,也要走得了啊!

    那托尼和皮托尔一众人又来到了陈远和瓦那奴儿的身前。

    托尼说道:“你如果不答应,那么现场这么多兄弟,可都要来尝一尝你女朋友的味道。”

    “你敢!”陈远暴怒。

    托尼冷笑,道:“还没有我不敢的事情。”他顿了顿,冲皮托尔道:“去,把这女的衣服拔了。”

    “好嘞!”皮托尔眼中露出淫光,他兴奋到了极点,干这种事情,他是最喜欢了。

    皮托尔冲瓦那奴儿走去,陈远不知道从那来的力气,一下挣扎起来。

    他挡在了瓦那奴儿的面前,厉声道:“来啊,有本事杀了我。”

    这一幕在瓦那奴儿的眼里是那样的震撼和感动,在这一瞬,她告诉自己,这一辈子就许给他了,不再犹豫了。

    也是在这一瞬,瓦那奴儿突然挣开了陈远的保护,挡在了陈远的面前。

    皮托尔哈哈大笑,就要来抓瓦那奴儿。

    怎知这时,瓦那奴儿眼神忽然一寒,道:“你这蝼蚁,还不跪下!”

    她说的是纯正的泰语,她的身上无形之中盈出恐怖的威压来。

    皮托尔不由吓了一跳。

    托尼和白衣男子也发觉到了不对劲,托尼看向瓦那奴儿,道:“你是……”

    瓦那奴儿身上忽然出现一团光芒,过不多时,圣师的弥陀元神就出现在了瓦那奴儿的面前。

    瓦那奴儿立刻恢复到了正常形态。

    “糟糕,这是圣师的身外化身!”托尼还算有些见识,立刻认了出来。随后,他想起了那个传说,他惊恐的看着瓦那奴儿,道:“难道你就是传说中,圣师的女儿”

    瓦那奴儿冷冷道:“没错,我父亲就是圣师,今日你胆敢冒犯我的男人,我必叫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托尼骇然欲绝,他在这一瞬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便也是,夜路走多了终于遇见鬼。

    托尼坏事做绝,今天终于碰到了钉子。

    他马上跪了下去,同时又冲皮托尔还有白衣男子,以及那一众手下道:“你们都给我跪下,快!”

    众人不明所以,但还是跪了下去。

    托尼冲瓦那奴儿说道:“我今日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说完之后,嚣张的托尼自掌耳光起来。

    众人也就跟着一起掌嘴。一群人从之前的嚣张变成现在的可怜兮兮。

    这番变化,居然也完全没有任何的违和感。

    陈远便也正式体会到了圣师在泰国的权威。

    这是一种人间帝王的恐怖权力。

    “滚!明日再与你们计较。”瓦那奴儿凌厉的说道。

    她其实也有自己的锋芒,并不是什么时候都那么安静,温婉的。

    托尼一众人如获大赦,转身飞快跑开。

    待这群人走后,瓦那奴儿马上来到陈远的身前,关切的问道:“你还好吧”

    陈远虚弱的一笑,随后说道:“我没什么事。”

    当下,瓦那奴儿就扶了陈远起来。

    瓦那奴儿说道:“我带你去医院。”

    陈远这次没有拒绝。

    过不多时,两人就拦了一辆的士。

    接着,直接去医院。

    的士车上,陈远并没有听懂瓦那奴儿和托尼的泰语交谈。不过他还是装作很好奇的道:“刚才那奇怪的光芒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托尼他们会那么怕你”

    瓦那奴儿顿时有些扭捏,她不知道自己说出真话,陈远会是什么反应。

    陈远马上猜测,道:“该不会你是公主吧”

    瓦那奴儿摇摇头,说道:“不是。”

    陈远说道:“那你的家庭肯定不简单,我……”

    陈远接着担心的说道:“你爸爸会接纳我吗”

    瓦那奴儿见他居然是担心这一茬,她的眼波顿时温柔起来。

    瓦那奴儿说道:“你放心吧,只要是我喜欢的,我爸都不会反对。”

    陈远立刻激动起来,说道:“那你喜欢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