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一见钟情
    泰国女生也叽里哇啦的跟陈远说了起来,但她说的是泰语。陈远也是一句也听不懂。

    陈远有些傻眼,这开场就有点失利啊!

    不过就在这时,一边一名泰国女大学生站了出来。这女大学生身材苗条,气质动人,看起来才二十来岁。她举手投足都有种说不出的魅力。一看便知道她是属于校花,万人迷类型。

    校花来到陈远面前,她用流利的华语说道:“先生你好,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陈远微微诧异,没想到这个女生会说华语。他马上微微一笑,其实内心在感慨。

    看来丑女不一定是学霸,丑男不一定是好男人啊!这校花才是真正人美,学习更厉害啊!

    陈远说道:“我想找瓦那奴儿,不知道你认识她吗”

    校花闻言微微失望,不过她还是说道:“奴儿是我们学校有名的才女,我怎么会不认识她呢。你要找她吗”

    陈远点点头,说道:“可以帮我带路吗”

    校花说道:“当然没问题。”

    陈远便一笑,道:“谢谢。”他举手投足都有着说不出的魅力,此刻一笑,更是让人觉得要为之神魂颠倒。

    校花看的芳心荡漾,她本名叫做阿吉。阿吉家里很穷,是姑父供她上的大学。

    所以阿吉的目标一直都很明确,要找一个有钱的男人做老公。而陈远这么帅气,又如此有钱,所以她马上就来献热情。即便陈远说要找瓦那奴儿,她也没有放弃。

    她相信自己会有机会的。

    在泰国,有钱人虽然也不少。但阿吉却从没碰见过又有钱,又像陈远这么有气质,这么合适的。

    阿吉当下带着陈远去瓦那奴儿的寝室。

    两人穿过一条林荫小道,那小道上比较幽静。

    阿吉就问道:“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呢我叫阿吉。”

    陈远马上说道:“我来自华夏,叫做陈远。”

    阿吉便一本正经的伸出手,说道:“陈远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陈远便也就伸手和阿吉握在了一起,陈远十分的规矩,一握即分。

    阿吉继续带路,她又问道:“陈远先生,您和奴儿很熟吗”

    陈远微微苦笑,说道:“如果很熟,我也就不用你来带路了。直接打电话不就好了吗”

    阿吉噗嗤一笑,说道:“好像是这样的,您看我真笨。”

    陈远说道:“哪有,你这么漂亮,即使笨,那也不叫笨,叫做可爱。”

    阿吉觉得陈远说话好生风趣,好感顿时倍增,她说道:“您说话真好玩。”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我不过是实话实说。”

    阿吉又说道:“对了,您既然不认识奴儿,那找奴儿是有什么事情吗”

    陈远是个人精,那里不知道阿吉的一些心思。所以他也不直说,只是微微一笑,道:“暂时保密,不过我不是坏人。”

    阿吉见陈远不说,也就不好追问了。她还是得在陈远面前保持美好形象。

    过不多时,阿吉带着陈远来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这女生宿舍建造得如欧式建筑一样,非常的漂亮。

    阿吉对陈远说道:“走吧。”

    陈远微微一呆,道:“女生宿舍我可以进”

    阿吉微微奇怪,道:“当然可以进呀,你们国家不可以进吗”

    陈远说道:“对,宿管大妈很尽忠职守的。”

    阿吉一笑,道:“我们的宿舍里有客厅和房间,客厅里是男生可以进的。不过前提是要得到许可。”

    陈远恍然大悟,他又说道:“不过我好像还没得到奴儿的许可。”

    阿吉格格一笑,说道:“哪有什么关系,大不了你去我们寝室,我请你喝咖啡。”

    陈远笑笑,说道:“阿吉,你人真漂亮,而且你的心灵也很美。”

    阿吉脸上顿时浮起一层红晕,她却是有些害羞了。

    两人说话之间便顺利进了女生宿舍的大院里。

    随后,阿吉带着陈远来到了三楼的一间房子前。

    这宿舍是六个小房间带一个大客厅还有厨房,浴室。

    曼谷大学是泰国的标志性存在,所以配套设施都算是很不错的。虽然还没办法和欧美相比,但爱你泰国来说,也算是很努力,很用心了。

    大门未关,客厅里有几个女孩儿正在沙发上笑闹着一起看电视。

    她们穿的很是清凉,吊带衫,短裙,睡裙,等等。

    陈远眼尖,能看见她们基本没穿内衣啊,完全的真空啊!

    而且,陈远还一眼看到了瓦那奴儿也在其中。她就是穿睡裙的那个,此刻的瓦那奴儿显得有些妩媚,她是刚刚洗过头发的。

    瓦那奴儿也一眼看到了陈远。

    其余几个女生也马上注意到了陈远。

    没办法,陈远这一身装扮实在是有些骚包,别人想不注意到都有些难。

    很快,几个女生就尖叫一声,迅速回房了。

    她们显然是要去穿内衣了。

    阿吉对着陈远微微一笑,说道:“可算是便宜陈远先生您了。”

    陈远顿时感到微微尴尬,他其实对这种场景司空见惯。但他必须羞涩一下,不能表现的跟个流氓似的。

    阿吉见陈远羞涩,她立刻觉得有趣。妈妈教过她,一个会害羞的男人,绝对坏不到哪里去。

    阿吉随后便进了客厅,她说道:“陈远先生,进来吧。”

    陈远摆摆手,说道:“我还是在外面等等吧。”

    阿吉格格一笑,说道:“没事的,我和她们都很熟的。”

    陈远还是坚决不进去。

    阿吉见状也就不再勉强。

    过不多时,进房的几个女生都换上了各自漂亮的装扮出来了。

    尤其是瓦那奴儿,她穿了黑色长裙,显得优雅,娴静,让人看一眼就很是着迷。

    她的头发随意扎了个马尾,不过即便如此,还是透出了一丝的妩媚。

    众女生马上也就看见了在外面傻站的陈远。

    一女生轻锤了下阿吉,小声嘟囔道:“我说阿吉,你太厚道了。带这么个妖孽来也不提前通知一下。你害我们都被看光了,我不管,你得请我们吃饭。”

    这女生说的是泰语。

    所以陈远虽然能听得见,但也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

    阿吉也叽里哇啦的用泰语与之交流。

    随后,阿吉又跟瓦那奴儿说话。

    陈远便感觉到没多久,瓦那奴儿就走了出来。

    她用泰语道:“听说您找我”

    面对陈远,瓦那奴儿显得有些拘谨。毕竟陈远显得那样的气质出众。

    以往面对任何有钱人,或是一些大男生等等,瓦那奴儿都能很平静的对待。

    可陈远的出现让瓦那奴儿觉得他的气场压过了自己。

    气场是一种无形的东西。

    一个中层阶级的人,在领导面前会自然而然的低人一等。那是因为,领导的气场压过了他。

    而这个中层阶级的人开车回到老家,面对老家人,他又会自然而然的高人一等。这是因为他的气场压过了老家人。

    陈远之所以这么打扮前来,自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陈远听不懂瓦那奴儿说的是什么,不过他知道瓦那奴儿会英文。因为瓦那奴儿若是不会英文,那么沈墨浓在车里也没办法跟她交流那么多的。

    所以,陈远转过头后,他脸蛋微微一红,用英文说道:“抱歉,我不懂泰语。”

    瓦那奴儿马上就用英文说道:“我听阿吉说,您是来找我的”

    陈远马上点点头,他伸出手挠了下后脑勺,显得很不好意思和窘迫,道:“对不起,我好像太冒昧了一点。但是我后天早上就要回华夏了,我不想自己有遗憾,所以……就……请不要怪罪!”他说到这里,双手合十,微微鞠躬。

    这是泰国人的礼节,陈远也是现学现用了。

    瓦那奴儿顿时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她微微红了脸,说道:“我有点不太懂您的意思。”

    陈远便微微焦急的伸手比划,他说道:“我是五天前来的泰国,我是来这边旅游的。我有一天在街上看见了你,我觉得……我觉得你就是我想要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