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鬼煞的怒
    瓦那奴儿劝说不了圣师,她见圣师发怒,便也只好作罢。随后,瓦那奴儿退了出去。她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那个华夏女人不会有性命之危了。

    圣师待瓦那奴儿出去之后,他打量了一眼昏迷的沈墨浓。接着,他就叫了在外守候的两名小喇嘛进来。

    那两名小喇嘛来到圣师面前,他们恭敬无比的喊道:“圣师!”

    圣师淡淡说道:“将这名女子安排住下,好吃好喝招待,不要怠慢了。能满足她的要求,尽量满足。”

    两名小喇嘛微微意外,他们不太明白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们还是道:“是,圣师!”

    随后,两名小喇嘛便架了沈墨浓,离开了禅室。

    圣师在禅室里静坐了片刻,突然之间,猛地起身出了禅室。

    天宗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寺庙,供奉的是丈八天正弥陀佛。

    圣师所凝练的身外化身,便是这一尊弥陀佛。

    以自身的法力,凝聚弥陀佛的念力,以及磁场,份子,成就弥陀佛的法身!这是一门很奇妙的法术!

    圣师出了禅室,便去往炼丹房。

    那鬼煞就是被关在炼丹房里。

    圣师一路出去,过往的喇嘛见了圣师都是恭恭敬敬的。圣师却是理也不理,无形之中,自有一股说不出的傲然。

    圣师在泰国德高望重,他有他专属的炼丹房。

    泰国的许多名贵药材,都会供给他。而他也会将练就的一些丹药供奉给王室。

    圣师的修为也是靠丹药提升。

    话说回来,圣师炼就的丹药和神域炼就的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之上。

    很明显的,神域的丹药可以供奉无数高手。

    而圣师的炼丹房却只能供养他一个人,他的师弟也算是沾了一些光。

    至于那供奉王室的丹药,却都是次品。

    虽然是次品,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却也是受用无穷了。

    炼丹房内,穹顶甚高!

    一尊紫金色的巨大炼丹炉在其中格外显眼。

    这紫金炼丹炉叫做离火玄鼎,乃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器。离火玄鼎本身就拥有法阵和法力,其中所蕴含的地精离火非常厉害,可以将药物的杂质瞬间淬炼干净。

    圣师的炼丹技术稀松平常,他之所以能炼出丹药来,很大的功劳是因为这离火玄鼎。

    炼丹这种事情,根本不是普通人,普通富豪能够模仿出来的。

    没有一口带法阵的神鼎,一切都别谈了。

    如此之后,还要一些珍稀的药材,那根本不是个人之力能够取得的。

    且说此时,炼丹房内一片寂静,没有一个喇嘛。

    而鬼煞的脖子上栓了一根狗绳,同时,它两边的琵琶骨被玄铁锁链洞穿,那玄铁锁链也是紧紧的绑在了炼丹炉的一端。

    在鬼煞的面前,给它吃的是狗都不愿意吃的馊菜馊饭。

    鬼煞显得萎靡不堪,它的心脏里那颗丧门钉对它的伤害太大了。

    远远的看鬼煞,它不过还是一个孩子,但它却遭受着这样非人的折磨。

    如果是陈远看到鬼煞这一幕,他一定会发狂,发疯。

    圣师来到了鬼煞的面前。

    鬼煞虚弱的抬起头,它的眸子里没有任何光彩。它只是很不解的问圣师,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圣师淡淡说道:“有的人,生下来就是个错误。”

    鬼煞说道:“但出生不是我能选择的。”它和圣师是用泰语对话的,短短的几天之内,鬼煞已经学会了泰语,它的学习能力是惊人的。

    圣师说道:“我们都是身不由己,你要怪就怪你命苦吧。”他顿了顿,说道:“将你锁在这里,并非我有意要折辱于你。只是因为,你乃鬼煞,鬼中帝皇。我必须先消磨掉你的皇者气质,如此之后,我才能进行下一步。”

    圣师是渊博之人,他知道鬼煞乃是帝皇命格。其内心也是傲气无比,如果这时候,圣师直接下手杀鬼煞,只会激怒鬼煞。

    压迫越大,鬼煞的反抗就越大。

    这鬼煞的肉身,乃是最恐怖的无漏真身。其细胞的开发跟人的脑细胞一样,没有止境。

    如果鬼煞的肉身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很可能会将那丧门钉直接吞噬。

    若是鬼煞吞噬了丧门钉,再一次强大。就算是圣师也很难阻拦住鬼煞。

    鬼煞一旦逃走,后果不堪设想。

    鬼煞听了圣师的话,他的眼中终于有了变化。那是一种寒冷的光芒,是一种恨。他看向圣师,说道:“你是说,我有这些遭遇都是我的命,我不能怪你,不能怪任何人因为我生来就该猪狗不如”

    圣师感受到了鬼煞的变化,他微微皱眉,道:“你想怎样”

    鬼煞厉声大笑起来,说道:“好,既然你说只能怪我命苦。那好,假若我不死,我必定如你们所愿,将你们这群人杀个干干净净。而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圣师眼中闪过寒意,说道:“看来你这孽畜果然是野性难驯,那我就更留你不得。”

    鬼煞冷哼一声,说道:“你又什么时候对我留过情不过是因为你没本事杀我而已。我被你困着,你都没本事杀我。你也好意思自称圣师,我呸!”

    “孽畜,你找死!”圣师终于被鬼煞激怒。

    圣师不是个容易冲动的人,但是鬼煞的话真是句句戳中了他的心窝。所以这一刻,圣师再也按耐不住,一脚踢了过去。

    鬼煞的脸被踢中,它发出痛苦的嘶吼声。

    圣师又一脚踩在鬼煞的脸上,让鬼煞脸贴着地。

    圣师这一刻,便想将鬼煞解决了。他脚下慢慢用力。

    鬼煞的脸型开始扭曲起来,随着圣师的力量加大,鬼煞吐出一口鲜血来。

    它身上开始发热,脸蛋通红,身体通红。

    又跟上次一样,似乎已经可以看到它的内脏器官了。

    圣师终于觉察到了不对劲,他能感受到随着自己的运劲,鬼煞体内的细胞开始变异起来。

    这鬼煞,承受的压力越大,它的细胞变异就越厉害。

    不得已,圣师收了脚。

    “哈哈……”鬼煞疯狂的大笑起来,它厉声道:“哈哈,来杀我呀,孬种,有本事你就来杀呀”

    圣师脸色铁青,冷哼一声,转身就出了炼丹房。

    鬼煞的煞气在加重,它的智慧也在加深,心智也在跟着成熟。

    似乎真的,随着圣师的逼迫,鬼煞越来越有成长为那个传说中恐怖鬼帝的雏形。

    圣师心中也越发的坚决,坚决要将鬼煞杀死。

    绝对不能给鬼煞任何一丝翻身的机会。

    夜幕降临,曼谷的晚上更加的热闹,这异国的风情火辣的美女让人流连忘返。

    但此刻,游走在街头的陈远,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他不止是不知道鬼煞的生死,眼下就连沈墨浓的生死也是不知了。

    陈远没有打沈墨浓的电话,他不敢打。

    因为陈远知道,如果沈墨浓是自由的,她一定会联系自己。她不联系自己,就代表她出了事。

    那么如果她出了事,手机肯定就不由她控制。自己打电话过去,只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陈远跟沈墨浓的手下也无法联系,现在他在曼谷是两眼一抹黑。

    不得已之下,陈远跟袁星云通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谁”袁星云问道。他知道是陈远的电话,但他也知道陈远在泰国行事机密,所以他是小心为上。

    陈远沉声说道:“袁处,是我。”

    袁星云说道:“我知道是你,怎么了出意外了”

    袁星云知道陈远不会没事打电话来。

    陈远说道:“的确出了点意外。”

    袁星云失色,说道:“墨浓出事了”

    陈远沉声说道:“确切的说,墨浓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了”袁星云连忙问。

    陈远说道:“我和墨浓打定好了主意,要将那圣师的女儿瓦那奴儿抓了。我们料定瓦那奴儿手上有法宝保护,于是墨浓先出手,我在一旁掠阵。那知道墨浓上了瓦那奴儿的车,没过多久,我感觉到里面有一层金光漫了出来。等我再看时,那车里墨浓和瓦那奴儿居然凭空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