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瓦那奴儿
    “这国歌唱的是什么”陈远忍不住问沈墨浓,他只能听出其中的激昂,但却不知道唱的是什么。毕竟泰语陈远是不会的。

    沈墨浓对泰语也不擅长,但她是国安六处的处长,所以对别国的国歌还是有所研究的。

    她见陈远问起,便道:“是这个意思。全泰之民,血肉相连。泰之寸土,全民必卫,历来无异。同德同心,弗怠弗懈。平和安宁,国人所爱。倘有战事,我等无惧。独立主权,誓死捍卫。为国作战,淌尽鲜血,在所不惜。以骄傲和胜利,献给我们的祖国。”

    陈远闻言,恍然大悟。

    国歌和升旗仪式完成后,泰国的民众又恢复了正常。

    陈远和沈墨浓心底有不小的感触,不过也就仅仅是感触罢了。实际上,在燕京升旗的时候,阅兵的时候,那种民族的自豪感,凝聚感也是丝毫不弱的。

    随后,陈远和沈墨浓去吃了早餐。

    早餐吃完之后,两人便先去了一趟曼谷大学。

    在去的途中,沈墨浓用手机调出了那瓦那奴儿的资料给陈远看。

    瓦那奴儿二十二岁,她长的很是漂亮,皮肤白皙。蓝色的眼珠,带着一丝泰国美女的妖娆。

    看起来,她是属于那种天真无邪,很单纯的气质。

    当然,这也不过是陈远的第一印象罢了。

    看起来,这一次去抓瓦那奴儿,以陈远和沈墨浓的实力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但具体的会出现什么状况,谁也不敢保证!

    最让陈远和沈墨浓不安的就是瓦那奴儿身边没有一个保镖。

    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人要去对瓦那奴儿不利都可能会得手。

    圣师位高权重,不可能没有仇人。圣师如此疼爱女儿,难道就不怕女儿会遭到歹人的攻击

    这里面是一定有玄机的。

    只是到底是什么玄机,陈远和沈墨浓也参不透。

    想要参透,必须动手。

    在沈墨浓的资料中,瓦那奴儿开的什么车,什么车牌号,还有住那一间寝室,读什么系都是清清楚楚。

    大约一个小时后,陈远和沈墨浓来到了曼谷大学。两人首先要考虑的是,在什么地方动手。

    这已经类似于坏人的踩点了。

    两人最后一致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在还未到学校的转弯处等待。等到瓦那奴儿的车子开来,两人直接连人带车劫走,如此也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商量之后,两人定下了这个计策。

    沈墨浓又说道:“到时候,我先动手,你不要出现。我估计瓦那奴儿身上肯定是有什么法宝,那么就由我来触发她的法宝。你在一边看时机成熟了,就下手。”

    陈远点点头,说道:“好!”

    也只能这么办,陈远知道沈墨浓的修为比自己高出太多。她能够应付一些法宝攻击,可自己是很难应付的。

    两人商议定后,便在曼谷大学的对面找了一家冷饮店。

    两人在冷饮店里耐心等待。

    这冷饮店里有不少情侣在这里喁喁细语,其乐无穷。

    陈远和沈墨浓在一起,也会让人以为是情侣,倒不会违和。

    天气很热。

    曼谷常年温暖,四月的曼谷已经堪比华夏的七月了。

    冷饮店里并没有开空调。只有一个风扇在吹。

    这风扇根本就顶不了什么用。

    人一热就会流汗,一流汗就就会有体味。

    冷饮店里有许多男生,女生的汗味儿。不过那么多汗味儿中,陈远却清晰的闻到沈墨浓身上是香味儿。

    沈墨浓却没在意这些,她喝着一杯冰绿茶,不时的盘算着什么东西。

    陈远便也就收摄住了心猿意马。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陈远和沈墨浓在冷饮店里待了几个小时,又去另外一家麦当劳里坐了坐。

    如此打磨时间,最后终于到了下午五点。

    “来了,走!”沈墨浓迅速站起,说道。

    这是沈墨浓的手下发来的讯息。

    陈远心头一紧。

    他的手心里不自觉的渗出汗水来。

    陈远这十几年来,经历了太多的凶险,闯过了无数的生死险关。

    但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紧张。

    主要是因为对敌人的了解太不够了。

    更何况瓦那奴儿的身份并不简单。

    这其中有太多不可掌控的未知性了。

    沈墨浓在前先行,陈远放慢了脚步,遥遥跟在后面。

    此时,夕阳如火。

    曼谷大学的附近也能看见不少佛寺,曼谷大学就像是被佛寺包围的祥和之地。

    开往曼谷大学这边的是一条林荫大道,十分的干净整洁。

    来来往往有不少大学生,他们全部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青春张扬,无忧无虑。

    大学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阶段,可以不用寒窗苦读,可以结交朋友,可以合法恋爱等等。

    大学还不必面临社会所带来的压力和痛苦。

    这条林荫大道上偶尔也有车辆经过。

    陈远很快就跟着沈墨浓来到了转角处。

    这个转角处是一个花坛,车辆的进入和出去,都是要绕着花坛而行的。

    所以在这里,只要是闪电雷霆,很容易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抓走了。

    瓦那奴儿开的是一辆便宜的大众捷达。对于她的身份来说,她实在是节俭得有些过分了。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儿,却很容易让人对她产生好感。

    陈远如果不是为了鬼煞,绝不会来伤害这样一个无辜的女孩儿。

    他在心里也很清楚,只要圣师肯合作放了鬼煞,那么陈远还是不会伤害瓦那奴儿。

    他不想牵扯任何一个无辜的人。

    且说此时,花坛上栽的橡胶树枝叶摇曳,一阵晚风吹拂而来,令人心旷神怡。

    此刻的夕阳是那样的美丽,照射在地面上,让人觉得这世界都是美好的。

    就是在这时,瓦那奴儿开着捷达车前来。

    她在转角的时候开的很慢。

    陈远心儿提紧。

    他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车子里开车的就是瓦那奴儿,而且,车里也只有瓦那奴儿一人。

    沈墨浓突然就以一个鬼魅神妙的身法出现在了捷达车前。

    砰的一声,沈墨浓被捷达车撞了一下,她立刻蹬蹬蹬后退出三步,脸上显出痛苦的神色。

    那瓦那奴儿顿时骇然,她立刻停车,然后打开车门下车。

    瓦那奴儿穿着白色格子衬衫,扎着马尾,下身是黑色套裙。她穿的很是得体,是那种清纯可爱的学生妹打扮。

    瓦那奴儿连忙来到沈墨浓的身前,她看出沈墨浓是华人,便只能用英语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沈墨浓直起身子,她看了一眼瓦那奴儿,然后歉意的用英文说道:“不好意思,是我太着急了。”

    瓦那奴儿一呆,她一开始其实以为是遇到碰瓷了的。但是看沈墨浓的气质打扮,觉得她怎么也不像是碰瓷的。而沈墨浓现在一开口,她就可以肯定了,沈墨浓绝不是碰瓷的。

    瓦那奴儿顿时就不好意思了,她脸蛋微微一红,说道:“应该是我抱歉才是,这样吧,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沈墨浓摇摇头,说道:“我没事的,不用那么麻烦了。”

    瓦那奴儿说道:“真的没事”

    沈墨浓说道:“真没事。”瓦那奴儿道:“那我给你留个电话号码,要是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沈墨浓说道:“不用这么麻烦。”她随后眼中闪过焦急,说道:“我一个朋友现在阑尾炎要做手术,刚去了圣济安医院,要是你方便的话,能不能送我一截”

    瓦那奴儿单纯至极,根本没想过沈墨浓会是大灰狼。于是这个单纯的小白兔眼睛一亮,说道:“那当然没问题。”

    随后,她又说道:“顺便你也可以检查一下。万一留下什么隐患就不好了。”

    沈墨浓感激的说道:“那就谢谢你了。”

    随后,两人上了车。

    沈墨浓坐在副驾驶上,瓦那奴儿开车。

    车子很开转弯,开出曼谷大学的这条林荫大道。

    陈远默默的跟在了后面。

    他的速度绝不会比捷达要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