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浴室趣事
    沈墨浓凝练了两个小时的玄金神珠。

    两个小时后,沈墨浓感觉到她自己已经与玄金神珠融为了一体。那三十六颗玄金神珠仿佛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玄金神珠本身就有法阵和力量在里面。沈墨浓只要意念一动,就能让玄金神珠杀人于无形。

    不过如果沈墨浓的法力足够强大,那么玄金神珠的力量也就更加强大了。

    陈远在等待沈墨浓融合玄金神珠的空当,他也顺利的等到了国安人员送来的枪和军刀。

    陈远检查了下那支小巧的银色左轮手枪。里面一共有六颗子弹,全部都是高爆水银弹,绝对的杀伤力惊人。

    陈远检查完了武器,又将武器收在贴身的地方。如此之后,他便开始等待沈墨浓。

    这时候,沈墨浓也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陈远马上问。

    沈墨浓微微一笑,她意念一动。

    三十六颗玄金神珠马上漂浮到了陈远的面前。

    陈远见状不由咋舌,说道:“竟然有这么神奇”

    沈墨浓说道:“这些法器,身体很轻,但力量却很大。就像是一架小的模型飞机也很容易飞上天空一样。法器本身的力量,也就相当于发动机了。”

    陈远恍然大悟。

    沈墨浓接着伸手,那三十六颗玄金神珠立刻串成一串青色佛珠,柔顺的落在了沈墨浓的手上。

    陈远便说道:“这玄金神珠乃是大禅寺住持的东西,你还是要小心收藏好。若是给有心人知道,必然也就明白那住持是我们所杀了。”

    沈墨浓点点头,说道:“放心吧。”

    她随后又说道:“肚子有些饿了,你去买些东西上来吃。我顺便先洗个澡。”

    陈远点点头,说道:“好!”

    其实他内心听到沈墨浓说要洗澡时,他还是有那么一丝躁动的。仿佛很期待看见一般,但他更知道自己不该有这种龌蹉心思。

    陈远觉得自己的心思变了,不知不觉的变了。

    这种心思是指在对待沈墨浓的问题上。

    之前他将沈墨浓当做了最好的知己,两人可以畅聊许多事情,可以一起喝着酒,漫步在燕京的街头。

    陈远和沈墨浓都非常珍惜这份友谊,不肯朝下一步衍生。

    因为那样会玷污了这份友谊!

    但眼下,陈远觉得内心深处对沈墨浓有种蠢蠢欲动的**。

    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

    陈远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是从在飞机上看到了沈墨浓的那一抹春光开始。

    更有后来,沈墨浓挽住了他的手臂。

    有时候,人的感觉,感情变化就是这么的微妙和不受控制。

    有时候,男人本来对一个女人没什么感觉,但晚上忽然做了一个美妙的梦。这个梦是美好的,跟这个女人有关的。在梦里,这个女人会非常的贤惠和动人。

    那么男人就可能会因为这个莫名的梦而爱上这个女人。

    陈远离开了酒店的套间,他下楼去买吃的。他怕自己看见沈墨浓在浴室洗澡,那种感觉会更加强烈。

    陈远现在很是郁闷,他觉得自己不该有这种心思。一是不该对沈墨浓有邪念,二是鬼煞生死未卜,你怎么这么无耻啊

    曼谷有许多美食,不过大多都以咖喱为主。

    陈远走出酒店没多久就看见了一家曼谷的美食店,他正打算进去。那知道这时候手机响了。

    却是沈墨浓打来的。

    陈远不由微微觉得奇怪。

    他接通了电话。

    沈墨浓在那边显得有些尴尬,说道:“你快点给我买一件矿泉水过来。”

    陈远不由更加奇怪,道:“怎么了”

    沈墨浓无语,说道:“我正在洗澡,突然停水了。身上,头上全是泡沫呢。”

    陈远恍然大悟,不过他脑海里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沈墨浓现在打电话的情景。

    她肯定不会将电话带到浴室里。

    她身上全是泡沫

    这么说,她现在岂不是光着美妙的**,一身泡沫的站在房间里给自己打电话

    这个画面只要一想就觉得太美不敢看啊!

    陈远忍住笑意,说道:“好,我马上去买。”

    挂了电话后,陈远不急不躁的去买了食物,又才折转身子去便利店一口气买了两件矿泉水。

    如此之后才回到酒店,来到套间前面。

    不过马上,新问题又来了。

    那就是套间的房门是关着的。

    房卡是在里面插着,陈远要进去只有两个办法。

    一是沈墨浓前来开门,二是陈远将门用暗劲震开。

    不过他一用暗劲,这门锁也就坏了。

    门锁无缘无故被震坏,很容易引起泰国方面的怀疑。这个方法是绝对不可取的,千辛万苦,万般小心,不可能犯下这种错误。

    所以,陈远就敲门起来。

    那边沈墨浓在浴室里也是无语,道:“我怎么给你开门”

    陈远内心微微期待起来,他心里忍不住的燥热。

    这种情感**的涌动是不受人控制的。

    “要不我直接用暗劲震开房门”陈远故意这般问道。他真有些紧张,所以语气也加以掩饰,假装很是为难。

    这种心思的变化,并不像以前那样轻松自如。

    沈墨浓是心思缜密的人,听到陈远要震开房门立刻吃了一惊,说道:“那也不行。”她顿了顿,道:“算了,你等等我。”

    陈远想象力不由无限放大起来,想象着开门的那一瞬的场景。

    那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还没有被打开,令人忍不住的憧憬里面的东西啊!

    过不多时,脚步声传来。

    门被打开了。

    陈远立刻就看见了沈墨浓。

    沈墨浓头上满是泡沫,她裹了一条大浴巾。雪白的香肩上也满是泡沫。

    陈远看了一眼,立刻有些热血沸腾。因为他知道沈墨浓里面现在是百分之百的真空啊!

    沈墨浓却是让陈远将矿泉水放进来后,接着又迅速的砰一下关上了房门。

    陈远脑海里这是久久不能平静啊!

    沈墨浓在里面弄了大概半个小时,半小时后,她给陈远打开了们。

    这时候的沈墨浓头发用浴巾包裹,身上穿的是红色紧身衬衫,牛仔裤。看起来却是别有风情。

    她的傲人本钱是格外雄厚的,让陈远看了就有种要揉上一把的冲动。

    以前陈远是没这种感觉的。

    而且,别的男人见了沈墨浓只有敬畏,更不会有这种感觉。

    似乎是从这一刻开始,陈远才开始正式注意到了沈墨浓的女人魅力。

    陈远和沈墨浓一起吃完晚餐之后,沈墨浓便说道:“今晚好好休息吧,我的人一直在注意观察,如果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我。”

    陈远点点头,他说道:“我好像也要去洗个澡。”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刚才已经来水了。

    大酒店里不可能长期停水。

    沈墨浓白了陈远一眼,说道:“大男人,就该臭一点。一天不洗澡有什么要紧的赶紧睡你的沙发吧。”

    “我睡沙发”陈远有些失望。

    沈墨浓说道:“你不睡沙发难道我睡”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其实我不介意咱两一起睡的。”

    沈墨浓微微讶异的看了一眼陈远,她觉得陈远居然跟她开这样的玩笑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沈墨浓还是觉得自己肯定是想多了,所以她也不想小题大做。当下就说道:“睡吧。”

    她直接拿了空调被盖上,并且关了灯。

    房间里顿时处于一片幽暗状态。

    陈远也微微觉得尴尬,刚才那句话真是有些没经过大脑了。

    随后,陈远就在沙发上躺下。

    房间里开了空调,温度很是清凉舒适。

    陈远胡思乱想了一会,思绪又回到了鬼煞身上。他想起鬼煞,那种焦躁不安又浮上了心头。

    他心里对鬼煞的关心和感情是外人所不能理解的。

    陈远也有想过要去找师父宁天都和师姐林冰来帮忙。

    但是他想了想,便也知道这件事牵扯的很大。

    如果真将师父宁天都牵扯进来,那后果会更加严重。

    而且,这位圣师的修为在师父之上。

    如今的救鬼煞行动只适合智取,不适合强攻。

    所以前思后想,陈远断了找宁天都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