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脑细胞的原理
    沈墨浓挽住陈远的一瞬,陈远身子都是一僵。那一刹那,他心底滋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来。

    不过沈墨浓却很坦然。

    陈远看了一眼沈墨浓,他立刻觉得有些羞愧。觉得自己的思想终究是不那么纯洁,玷污了友谊啊!

    泰国是典型的热带雨林气候。在很早的时候,名为暹陈,经过多年的发展,才成为如今的泰王国。不过仍是君王宪制,国王的权力至高无上。

    泰国曼谷,被称为水上城市,有东南亚威尼斯之称。一条湄南河纵贯南北,把曼谷一分为二,最后汇入泰国湾。

    陈远很沈墨浓从曼谷国际机场出来后。异国风情扑面而来。

    提到泰国,大多人只会想到人妖。但实际上,泰国是盛行的佛教之国,泰国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信奉上座部佛教。

    陈远和沈墨浓招了的士,前往所订的萨斯大酒店。

    那的士出租司机懂简单的英文,陈远便用英文与其交流。

    如此之后,的士司机听懂了,便直奔目的地。

    陈远和沈墨浓便也就聊些国内一些琐事,反正两人为了谨慎起见,并没有聊关键性的东西。

    一路所去,陈远看见了美丽恢弘的大王宫,还有各种金光灿灿的寺庙。

    浓郁的佛教气息扑面而来。

    泰国有千佛之国的称号,这个称号却是绝对不虚的。

    的士车还经过了湄南河,那湄南河上就像是一个繁华的市集一般,可以撑船逛周围的小摊贩。那些摊贩也是在船上摆卖。

    陈远一眼看去,能看见不少华人游客在这里游玩。大家拍照,嬉戏,显得十分的开怀。

    湄南河是让人心生向往的地方。陈远这人其实是童心未泯,如果不是有要事在身,他一定会拉着沈墨浓去游玩一番。

    曼谷的交通一向很堵,陈远和沈墨浓半个小时后才到达萨斯大酒店。

    这大酒店的大堂十分宽敞,并且铺了红色地毯。

    一进门,那些美丽的旗袍服务员便双手合十的鞠躬,嘴里说着萨瓦迪卡。

    陈远与沈墨浓在五分钟后,拿着房卡到了预定的套间里。

    两人扮的是夫妻,自然不可能订两间房。

    进了房间后,陈远和沈墨浓都很警觉的先四处打量,看有没有可能被偷拍或是有窃听器。

    两人对于这种反监视,反窃听都是经验丰富。

    很快就确定没有被监视了。

    事实上,两人这次过来很是隐秘。根本不太可能被发觉的。

    更何况,也许泰国方面压根就不知道沈墨浓和陈远的存在,也压根就没想过会有人来救鬼煞。

    只不过,陈远和沈墨浓这次所行之事,生死攸关。两人不得不小心。

    陈远确定没被监视之后,便问道:“墨浓,你的人有没有查出鬼煞的处境现在到底怎么样”

    沈墨浓摇头,说道:“鬼煞被关在天宗里面,我们的人根本不敢靠近。天宗附近方圆十里,全部都是圣师的道场。一点蛛丝马迹都逃不开他的法耳。”

    “方圆十里”陈远吃了一惊,说道:“他居然有这般大的神通”

    沈墨浓说道:“圣师拥有一门大神通,叫做天耳通。传闻之中,真正的大神通者,比如神帝那样的人,他们都是拥有天耳通的。什么叫做天耳通天耳通便是能闻听到各个世界,各个位面空间的声音。如此为天耳通!这圣师虽然也有天耳通的神通,不过也只能听到十里范围内的,还是属于小乘。”她顿了顿,说道:“佛家还有一门大神通叫做天眼通,便是能看到各个世界的景象。不过这些东西,也都是我道听途说的罢了。圣师到底是因为有了道场,还是因为会了天耳通,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陈远便也就不纠结这一层了。

    他知道他始终是没办法知晓鬼煞的生死状况了。

    他和沈墨浓心里也很清楚,鬼煞很有可能已经死了。

    但鬼煞还有百分之一的可能还活着,就算是为了这百分之一,陈远也必须要为了鬼煞去铤而走险。

    说起来,陈远和沈墨浓的行为都很傻。明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明明知道鬼煞乃是鬼中帝王,注定煞气缠身,很大的可能会害的泰国生灵涂炭。但是,陈远和沈墨浓还是义无反顾!

    人生在世,总有一些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沈墨浓忽然说道:“我觉得鬼煞暂时不会有事情。”

    陈远微微意外,道:“为什么这么说”

    沈墨浓说道:“鬼煞的出世,是宿命注定。你,我,老袁,大禅寺的人,天宗的人全部都曾想过将它扼杀。但它都活了下来,这命运的奇妙让我不得不佩服。”她顿了顿说道:“都说鬼煞注定要荼毒众生,但你也看到了,鬼煞其实心思单纯,根本没有这个想法。可是,我却害怕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陈远立刻问。

    沈墨浓说道:“天宗的人无辜来杀戮鬼煞,对它百般残忍。只怕真会滋生它内心的恨意,我只怕日后它屠戮众生却是因为被天宗逼的。这命运因果,百般不爽啊!”

    陈远身子一震。他觉得这是很有可能会发生的。

    天道,因果,无穷可怕!

    陈远深深的感受到了其中的恐怖与威严。

    人在其中,当真是不能自拔,不可自拔,不可抗拒,无可抗拒!

    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那这么说起来,即使咱们什么都不做,鬼煞也不会有事”

    沈墨浓说道:“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天道命运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它并不是存在的一个人或一件事。如果咱们去做,也许正好解救鬼煞,成就日后的鬼煞。如果咱们什么都不去做,也许鬼煞就难逃此劫了。所以,这种事是说不清楚的。咱们所能做的就是做自己觉得该做的事情。”

    陈远说道:“你说的没错。”他顿了顿,道:“时间多耽搁一分,鬼煞就多一分危险。既然如此,咱们现在就去找圣师的女儿。”

    沈墨浓说道:“今天是周六,圣师的女儿住在天宗里面。咱们并没有动手的机会,明天是周末,圣师的女儿会在晚上回到大学里面去。”

    陈远不由焦躁起来,时间越耽搁的多,鬼煞就越发危险。

    但他也知道急不得,越急越无法营救鬼煞。

    目前他能做的就只有耐心等待。

    随后,陈远又说道:“圣师的女儿叫什么”

    沈墨浓说道:“叫做奴儿。瓦那奴儿!”

    陈远说道:“奴儿是圣师的女儿,圣师既然重视这个女儿,那应该会安排高手保护吧”

    沈墨浓说道:“道理上是如此,但实际上,圣师没有派人去保护奴儿。圣师在泰国可说是第一国师,第一高手。没人敢得罪他,也没人敢动他的女儿。再则,也可能是奴儿不喜欢被束缚,希望能有平常的人生。”

    陈远说道:“也许她身上有什么法宝可以保护她的周全,但却是外人所不知道的。”

    沈墨浓说道:“这个可能当然也是有的。我们也只能尽量小心,不给她动用法宝的机会。”

    陈远微微皱眉,说道:“你有没有办法给我弄一些武器,比如锋利的军刀,还有类似你之前给我的高爆水银子弹”

    沈墨浓说道:“这个没有问题。”

    陈远微微松了口气。他现在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些法宝,还有类似精神波攻击,非常的无能为力。

    如果自己有了枪和武器,那就是类似那些神通高手拥有了法器一样。

    陈远对于枪的运用那是出神入化的。

    而且,有了枪,那就可以跟神通高手拉开距离,避免被精神波攻击。

    沈墨浓当下就打电话给手下,让其准备好陈远所要的武器。沈墨浓随后又对陈远说道:“曼谷不比咱们自己的国家,你要小心收藏,如果被人发现了,会惹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陈远说道:“这个倒不比担心,我若要走,那些警察也拿我没办法。”

    沈墨浓微微一怔,随后一想便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