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决定了就不会改变
    沈墨浓内心深处不想去喊司徒灵儿前来,不是因为别的。也不是因为沈墨浓有私心,或则说对陈远有什么想法。她沈墨浓一生光明磊落,绝不会做这些亏欠于心的事情。

    沈墨浓只是觉得自己把陈远害成这般模样了,她心里有点不敢见司徒灵儿。

    这是心虚!

    所以,此时此刻,沈墨浓还是想要依靠自身来唤醒陈远。

    当下,沈墨浓便对袁星云说道:“袁处,我先试试看能不能唤醒他。”

    袁星云点点头,说道:“好!”他顿了顿,又道:“墨浓,鬼煞的事情,我希望你们都不要再管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沈墨浓看了一眼袁星云,她说道:“对于袁处你来说,鬼煞于你没有多少纠葛。但对于我来说,它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个时候,你也不要跟我谈什么民族大义,是非曲直。我做人,首先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袁星云深深的看了一眼沈墨浓,他便也不再多说了。他知道沈墨浓本身就是有打决断的人,并不是年轻的小姑娘,还可以被说服。

    沈墨浓是恩怨分明。

    袁星云则是站在一个客观的立场上来处理事情,大家都有自己的立场。

    这是一个不可调和的事情。

    “我先出去了。”袁星云不再多说,转身离开了卧室。

    卧室里,灯光是雪白的。

    陈远始终闭着眼睛,他就这样躺着,显得很是祥和。

    沈墨浓转身去关了卧室的灯。

    整个卧室立刻陷入一片绝对的黑暗幽静。

    这个时候,沈墨浓一指点在陈远的眉心上,随后法力源源不断的探入到陈远的脑域之中。

    沈墨浓并不是要来炼化精忍上师的精神波,她是要探索到陈远所在的意识体里。

    这个时候,沈墨浓全神贯注,她就像是灵魂遨游到了陈远的脑域里,并且能够感受到他的许许多多的记忆。

    在陈远的脑域里,沈墨浓对陈远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她看到了小时后刻苦磨练的陈远,看到了陈远对他师父的眷恋。也看到了陈远在非洲战场上的磨练与驰骋。

    不过也有令沈墨浓脸红耳赤的东西。

    那就是陈远这个家伙以前的私生活太混乱了。在陈远还在国外的时候,这家伙最喜欢的就是泡吧,然后跟各个国家的美女搭讪,最后一起愉快的滚床单。

    陈远改变这种生活习惯还是因为回到了海滨,从那以后,他再没做过这种荒唐事。

    沈墨浓一路探寻,她能看见许多陈远的记忆,但却无法找到陈远此时此刻的意识体在那里。

    这让沈墨浓感到很无力。

    不过沈墨浓也是聪明之辈,她不再寻找,而是开始在陈远的脑域里释放脑电波。

    释放关于鬼煞的事情。

    沈墨浓就像是在给陈远讲故事一样,她讲了鬼煞为什么会被抓住,讲了鬼煞现在生死未卜,命在旦夕!

    将这些信号传递完毕后,沈墨浓马上就感觉到了陈远的脑域开始波动起来。

    陈远的脑电波开始剧烈的震荡,在激烈的复许。

    沈墨浓感受到了陈远的脑电波澎湃无比,这股力量让沈墨浓都不适起来。她如果再不退出去,那就要和陈远的脑电波交锋,那个时候,对陈远肯定又是一层伤害。

    所以这个时候,沈墨浓立刻退出了陈远的脑域。

    沈墨浓睁开了眼睛,她看见陈远还是紧闭双眼。

    不过陈远的手指头动了一下,随后,他的眼睫毛也动了一下。

    沈墨浓不由大喜。

    过不多时,陈远猛然睁眼,一把坐了起来。

    他重重的喘着粗气。

    沈墨浓长松一口气。

    陈远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了一些。随后,他猛地跳下了床,对沈墨浓说道:“我们快去曼谷。”

    他是如此的焦急。

    沈墨浓沉声说道:“陈远,你放心,曼谷我们一定会去。但是你先告诉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要去曼谷救鬼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咱们也需要有万全的准备。”

    陈远在昏迷的时候,已经完全接收到了沈墨浓所传递的信息。在知道鬼煞是因为救自己而被抓的刹那,陈远几乎就要崩溃。

    他觉得就算是拼死,那也绝不能让鬼煞出事。

    不过眼下,沈墨浓这么一说,陈远也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了。

    陈远凝神一瞬,他感觉到脑海里已经通畅无比。那属于精忍上师的精神波也被完全驱除掉了。

    这种驱除不是淬炼,而是陈远自身的精神波找回了主动权。而精忍上师的精神波是属于没有意识的存在,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股精神波会越来越弱。

    “我没事了。”陈远说道。

    沈墨浓说道:“那好,你跟我来,我们去曼谷。”

    陈远也恢复了冷静,说道:“我们去曼谷的事情一定要保密,如果再被泰国的人知晓,我们就没有一丝的机会了。”

    沈墨浓知道陈远的意思,陈远指的是袁星云。她必须将袁星云搞定,不然一切都白搭。

    “我们去找袁处。”沈墨浓说道。

    随后,她转身出了卧室。陈远立刻跟在后面。

    袁星云正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盘膝打坐。

    陈远和沈墨浓一进来,他便睁开了眼睛。

    “袁处,我和陈远眼下要去曼谷,我要你一个承诺,你绝不能再向泰国方面泄露我们的踪迹。”

    袁星云看了一眼沈墨浓和陈远,他微微苦笑,说道:“看来你们是一定要去泰国救鬼煞了”

    沈墨浓和陈远坚定的点点头。

    袁星云说道:“但这并没有什么用。泰国天宗在泰国是第一大宗,类似于神域的存在。其天宗宗主被泰国人尊称为天王,这位宗主天王的法力已经到了长生境五重。他的法力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可以说,当今之世,也只有神帝那些隐藏的绝顶高手才能应对天宗宗主。其余的人都不行,就算是神域的那几位师尊也不是这位天宗宗主的对手。”他顿了顿,说道:“而如今,鬼煞就在天宗宗主的手上。你们去了,只是自找苦吃知道吗”

    袁星云说到这里,微微一叹,道:“之前泰国方面对你们两人的插手就已经很是不满。但他们看在国安的份上已经既往不咎。如果这次你们再去了,那么,他们只怕不会再手下留情。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也不占理。他们就算是将你们杀了,我们也无话可说。”

    “所以……”袁星云最后总结着说道:“我不建议你们去泰国,第一,你们根本不可能救得了鬼煞。去了只是徒增伤悲。第二,你们很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不可估量的杀身之祸。你们也是成年人了,我希望你们别那么感情用事。”

    陈远待袁星云一说完,立刻就开口了。中间他有几次都想打断袁星云的话,但最后都忍了下去。陈远说道:“很好,袁处,你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前因后果,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我们。但我们的决定还是要去泰国,所谓人各有志,是生是死都是我们的选择。但我希望你不管是站在朋友的立场还是前辈的立场,又或是华夏人的立场上,你答应我们,为我们保密。”

    袁星云叹了口气,他便知道自己说了半天,最后还是等于白说了。

    他又看向沈墨浓,说道:“墨浓,你的意思呢”

    沈墨浓说道:“我的意思和陈远一个意思。老袁,我现在不喊你袁处,我当你是我的朋友。这一次去泰国,不管是生是死,陈远的话说的很对,都是我们的选择。但我不希望我们最后是死在你这个朋友的手上,你明白吗”

    这句话说的就有点严重了。

    袁星云脸色微变,他说道:“好,墨浓,既然你把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看来在你们心里,我袁星云倒是个卑鄙小人了。你们也就放心吧,我答应你们。这一次你们不管做什么,我都会当做不知道。”

    沈墨浓深吸一口气,说道:“多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