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陈远的危机
    人生在世,不管有多大的神通,但都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沈墨浓在化神之境的时候有无能为力的事情,在神通一重的时候有无能为力的事情。就算是到了现在,神通八重,已然是当世高人,但她还是有无能为力的事情。就比如眼前,眼前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阮成军与阮金刚来到了鬼煞的面前。这两人对鬼煞是恨之入骨,自然不会有丝毫的怜悯和留情。便也在这时,阮成军拿出了一口闪着寒光的军刀,他让阮金刚扶住了鬼煞的头。

    军刀朝着鬼煞的脖子上狠狠的刺去。

    咔嚓一声脆响,军刀寸寸碎裂,却是刺不进去。

    阮成军与阮金刚微微失色,阮成军抓住鬼煞的脖子,阮金刚抓住鬼煞的身子。接着,阮成军便用力一扭。

    这便是想要将鬼煞的脖子拗断。

    沈墨浓看的目眦欲裂,但她眼下却什么都做不到。她的脑域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还需要修复。精忍上师时刻守着沈墨浓,不让沈墨浓异动。

    这一切,沈墨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忍不住去看陈远,陈远还处于昏迷之中。

    沈墨浓暗暗想,陈远看不见这一切也好。若是他清醒的看着,这对他来说是何其的残忍。

    便也在这时,异常的情况发生了。

    阮成军与阮金刚合力想要拗断鬼煞的脖子,鬼煞痛苦呻吟。

    但不管阮成军和阮金刚如何的运劲,他们却依然无法拗断鬼煞的脖子。鬼煞的脖子已经扭曲到了一定的程度,它的五官也在扭曲,它的眼珠子都在凸出。这个样子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也是在这时,鬼煞的细胞再次开始变异。它的双眼血红起来,一层层煞气朝外溢,它的身子变的通红一片,如被烈火焚烧一般。

    从外面看,便能看见鬼煞的身体里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这火似乎要焚烧一切,而且,众人已经能够看见鬼煞的身体器官。

    阮成军与阮金刚的力量奇大无比,两人的力量合起来已经有一万多斤。他们的力量足可以将钢铁揉成铁泥。但他们两人却是无法将血肉之躯的鬼煞拗断。

    沈墨浓凝神看着鬼煞,她期望着会有奇迹发生。

    “住手!”大日活佛脸色一变,立刻喝道。

    阮成军与阮金刚闻言便立刻住手,他们放下鬼煞,不解的看着大日活佛。

    精忍上师也奇怪的看向大日活佛,道:“怎么了,活佛”

    大日活佛沉声说道:“这孽畜的肉身非常古怪,越是逼迫,身体变异越是厉害。”

    这种情况显得很是古怪,但却又有一定的道理。

    人越是在困境之下,成长的越快。

    鱼儿在水中可以呼吸,鸟儿在空中可以飞翔,这都是适合它们生存的方式。

    进化!

    换句话说,鬼煞的身体是在不断进化的。

    当外部的环境恶劣,让它不能生存的时候,它的身体就会开始进化。

    细胞变异,身体进化!

    大日活佛却是害怕继续杀鬼煞,会让鬼煞进化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来。

    眼下,大日活佛这么一说,阮成军,阮金刚也就发现了这个情况。精忍上师的脸色也凝重起来,说道:“活佛,依你之见,眼下该怎么办”

    大日活佛沉声说道:“这孽畜非同小可,就算以贫僧的本事也无法为其超脱。看来只有将它带回曼谷,交给我师兄来处理。”

    精忍上师说道:“那就依活佛的来办。”他顿了顿,又看了沈墨浓和昏迷的陈远一眼,道:“这两人如何处理”

    大日活佛说道:“这两人如何处理是阮家兄弟的事情,他们代表的是国家部门。而这两人与华夏的国安部门关系匪浅,所以贫僧也不能轻言断其生死。而阮家兄弟你们处理这两人也必须要慎重,切莫引起国际纠纷。”

    阮家兄弟看了沈墨浓与陈远一眼,阮成军是大哥,最是稳重。他说道:“我们带着鬼煞走吧,这两人,不必管。”

    大日活佛说道:“那好,就如此办。”

    这一众人做事倒也是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做了决定之后,一众人便带了鬼煞迅速离去。

    他们是乘坐专机前来的,一共是两架直升飞机!那两架直升飞机隐藏在另外一处。

    过不多时,一众人便上了飞机,随后飞机起飞,朝泰国曼谷飞去。

    丛林里夜黑如泼墨,月光难以照进茂密的丛林。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陈远始终在昏迷之中。沈墨浓盘膝而坐,她释放出自己的道场,保护着方圆十米的范围。

    在这十米的范围里,受她的气势所压迫,不管是什么蛇虫鼠蚁还是猛兽豺狼统统不敢靠近!

    以陈远这种状况,若是没有沈墨浓在,他早已被野兽吃了。

    沈墨浓闭上眼睛。她的脑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此刻,她正在默运法诀凝神静气,让脑域内的连绵澎湃法力来驱除精忍上师给她造成的精神伤害。

    那一股精神波的伤害就像是在纯净的水源里染上了红色。

    沈墨浓要做的就是将红色淬炼干净,让脑域恢复成一片纯净。

    打个比方,如果攻击沈墨浓的是中华大帝陈凌。那么一瞬间,沈墨浓的脑域就会全部变成红色。无论沈墨浓如何努力,都不可能再淬炼掉红色,恢复纯净。

    事实上,那一瞬间沈墨浓就会死掉!

    而精忍上师显然没有这个本事。

    黎明,终将会到来。

    茂密的丛林里终于有了亮光。

    天,亮了。

    黑暗终将会过去。

    这个时候,沈墨浓终于将精忍上师所造成的精神波伤害完全淬炼干净,她的脑域里一片纯净。

    所有的元气都已恢复。

    沈墨浓立刻来到了陈远的身边,陈远已经昏迷了几个小时了。这让沈墨浓很是担心,在她的印象里,陈远一向都是吊儿郎当,生龙活虎的。很少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她不敢想象陈远如果真的出事了,她该如何自处。

    好在沈墨浓眼下已经今非昔比,所以她也没有惊慌。而是伸出一根雪白的手指点在了陈远的眉心上。

    随后,沈墨浓凝神将法力透过指尖沟通陈远的脑域。

    这就像是一根数据线将两人的脑域链接在了一起,说起来是非常神奇的。

    沈墨浓顿时就感觉到了陈远的情况。

    如果说之前,沈墨浓的脑域里是一小片红色。

    那么陈远的脑域里就是四分之三的红色了。

    精忍上师的精神波主宰了陈远的脑域,陈远还保留了自己的意识体,但他的意识体无法战胜精忍上师的精神波,这就是他一直无法许醒的原因。

    沈墨浓不由失色,这种情况下,她也是束手无策。她能够自己淬炼精忍上师的精神波,但她无法帮助陈远来淬炼精忍上师的精神波。

    眼下,沈墨浓真正的感到了内忧外患!

    鬼煞被抓回曼谷,生死未卜。陈远又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当初,沈墨浓的脑域内有圣婴大王的法力。就算是宁天都也没办法帮助沈墨浓来淬炼圣婴大王的法力。

    眼下,沈墨浓自然也没这个本事帮助陈远来淬炼精忍上师的精神波。

    脑域之内,实在是一个玄妙浩瀚的存在,而且精密无比,出不得一个小差错。

    沈墨浓害怕自己的强行介入,会坏了陈远的脑域构造。

    这种情况下,沈墨浓也只有带了陈远登上直升机。随后,直升机朝燕京飞去。

    上午九点。

    沈墨浓急匆匆的带了陈远去见袁星云。

    这件事中,袁星云是搞了很大的鬼。不过沈墨浓也是做了手脚,大家都是心照不宣。

    沈墨浓也不多说,在明珠大厦的地下基地里。

    陈远被安排着躺在卧室的床上,沈墨浓问袁星云道:“有没有办法救陈远”

    袁星云说道:“陈远的情况比你上次要好许多。你上次是圣婴大王的本命元神不死。而陈远这次不过是精忍上师的残留精神波。这股精神波要消除并非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