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变异的细胞体
    陈远顿时变了脸色,他跳了起来,说道:“那怎么行。这不等于就是送鬼煞去死泰国那边,最忌惮的就是鬼煞,绝对没有半点侥幸和感情可讲的。”

    袁星云说道:“但这是唯一的办法,你我都不适合再对付鬼煞。那只有将它交给泰国。”

    陈远不再理会袁星云,他看向沈墨浓,说道:“你也是这么想的”

    沈墨浓微微苦笑,说道:“陈远,我和袁处都是属于国家机关部门,我们行事不可能像你那么感性。”

    陈远眼中闪过怒火,他说道:“我带鬼煞走。”

    “陈远,你……”袁星云说道:“你不要这么冲动,咱们这不是在商量吗如果你执意不允许,那这件事你就当我没提过。不过有一点,你必须要将鬼煞带走,离开华夏。或则,你带他去其他国家的热带丛林,也许它会在哪儿过的自在一些。”他顿了顿,说道:“但是,其实也没多大用。我也看出来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宿命。鬼煞有鬼煞的命格,不管我们做出什么努力,但始终什么都无法改变。”

    陈远的火气也就平复下去了。他说道:“那好,你们帮我安排一下,我今晚就带它走。”

    袁星云点点头,说道:“好!”

    陈远站起身,离开了袁星云的办公室。

    陈远倒也不怪袁星云和沈墨浓,毕竟大家的立场都不同。不过沈墨浓居然也同意要处理鬼煞,这让陈远有些不舒服。

    陈远回到了叶子的卧室里,他一进卧室便看见了鬼煞在叶子的怀里躺着,十分的亲昵。

    陈远进来后,鬼煞就跳下床,亲热的喊着爸爸。陈远伸手将鬼煞抱了起来,他对鬼煞是有感动的。他永远记得鬼煞和夔魔临死的时候的对话。鬼煞和夔魔都是天地灵物,对一切事情都看的透彻。

    夔魔说鬼煞莫名其妙,不该救人类。但鬼煞却说,谁也不能杀我妈妈。

    这是鬼煞的执着,让陈远感动的执着。

    鬼煞都可以不顾一切的保护自己,那么自己也就不管它是什么怪物,不管它会不会祸乱天下。但自己一定要救它。叶子看见陈远后,她眼中闪过感激之色,说道:“陈先生,谢谢你救了我儿子。”

    陈远看向叶子,他淡淡一笑,说道:“其实是它救了我,这也是我和它之间的缘分。”

    叶子欣慰的很,说道:“不管怎样,只要它能活着,我就很开心了。”

    陈远说道:“不过叶子,我要带鬼煞离开了。”

    叶子顿时失色,说道:“为什么,你要带它去哪儿”

    陈远说道:“你别忘了,鬼煞为世人所不容。不管是我们这边还是泰国那边都不会善罢甘休。我是想带它去国外,将它安置在热带丛林里面。那里面才是它的天地!”

    “可是……”叶子却又如何舍得。

    陈远说道:“只要它活着,你们终有见面的机会。”

    叶子知道陈远说的没错,她不舍的将鬼煞抱入怀中,最后点点头,同意了陈远的提议。

    鬼煞说话并不太流利,许多话也说不出来。不过这不妨碍它的聪明和理解能力。

    陈远并不太放心袁星云,之后就带了鬼煞出了明珠大厦。他找了一件衣服让鬼煞穿上,并让鬼煞戴上鸭舌帽,如此一来也就不太看的清楚它的异样了。

    陈远正准备开车走的时候,沈墨浓前来了。她坐在了后排。

    沈墨浓一上车,鬼煞就龇牙咧嘴的暴戾起来。

    陈远并没有说话。

    沈墨浓主动开口,说道:“陈远,下午我们会安排私人专机直接去往南洋的热带丛林里。那里面经常会有军阀交战,那个位置,是泰国人都不太敢去的,相对会很安全。”

    陈远说道:“谢谢!”

    沈墨浓说道:“眼下先回我家吧。”

    陈远没有意见,说道:“好。”他便启动了车子。

    沈墨浓没有多解释什么,她明白陈远在气什么。

    下午五点,陈远,沈墨浓带着鬼煞来到了燕京国际机场。

    陈远和鬼煞上了专机,随后,沈墨浓也跟着上了专机。

    陈远不由意外,道:“你怎么也上来了”

    沈墨浓淡淡一笑,说道:“鬼煞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得送送它。”

    陈远沉默下去。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随后,专机起飞。

    飞机冲上了云层,云层上的夕阳是那样的美丽而灿烂。

    云层如画,这真是大好的祖国山河景色啊!

    “傻小子!”沈墨浓突然敲了陈远一个暴栗。

    陈远顿时有些莫名其妙。

    沈墨浓哑然失笑,说道:“你真以为我这么没心没肺啊,鬼煞救了我,我转手就同意让泰国的人来杀鬼煞”

    鬼煞和陈远顿时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沈墨浓。

    沈墨浓说道:“老袁这个人并不坏,不过他有他自己的处事原则。你我根本不可能改变得了他的决定,他已经私下里和泰国的国家相关部门取得了联系。眼下,咱们去南洋刚好就是送入敌人的瓮中。老袁并没有告诉我这些计划,不过他的心思我明白。”

    陈远吃了一惊,我靠,他觉得自己也是精明人。怎么在老袁面前纯洁的跟小白兔似的了。

    “所以你是故意同意老袁,假装站在老袁这一边”陈远马上也就明白过来了,他内心闪过狂喜。如果沈墨浓真是那么冷酷无情的人,他的心里会很难过。因为彼此再不会是同路人。

    沈墨浓没好气的说道:“废话!”

    鬼煞看向沈墨浓的颜色也发生了变化,变得不再那么敌意。

    陈远说道:“眼下咱们怎么办”

    沈墨浓说道:“这私人专机是我安排的,我已经预定好了航向。咱们这次去往的不是南洋,而是雅加达。”

    陈远长松一口气。

    不过马上,陈远又说道:“你没想过其中的后果吗鬼煞将来若是危害泰国,你我都会孽报临身。”

    沈墨浓微微一笑,说道:“我的命是捡回来的,还有什么好怕的”

    陈远一笑,说道:“那我就放心了。”

    沈墨浓说道:“经历了这么一场生死大劫,我明白了许多事情。”她显得很是感慨。

    随后,沈墨浓又说道:“人是脆弱的,人生是短暂的。拥有什么都不如好好的活着,我以前心里的束缚太多,什么都是为了国家而活,为了国家着想。但以后,我会尽量活的洒脱一些,率性一些。在我真正有难的时候,在我身边关心我的是我的这些朋友。若我死后,为我伤心的也只会是我的这些朋友和亲人。所以孰轻孰重,我心里有把尺子了。”

    陈远微微一笑,他一直都是这个想法。眼下他和沈墨浓算是真正的志同道合了。

    他马上又一笑,说道:“我以为你感动得要对我以身相许了。”

    沈墨浓白了陈远一眼,说道:“你倒是想的美。”

    陈远呵呵一笑,两人这么一插科打诨,气氛又变得很是融洽起来。

    鬼煞歪着头看向沈墨浓,它的眼珠灵动,骨碌碌的转。它这时候看向沈墨浓已经完全没有了敌意,甚至带了一丝亲昵。沈墨浓伸手来摸它的头,它也完全不抗拒了。

    这么看起来,其实鬼煞还是非常敏感的。能够分得清楚谁对它是真心的好,谁对它是不怀好意。

    陈远这时候也就有了心情,他问沈墨浓,说道:“还真是很奇怪。鬼煞这小家伙,你别看它现在这么小,可它还能变化出另一个形体来。那个形体比夔魔小不了多少。”他奇怪的就是,这是现实世界。又不是演电影,为什么这货能变化无穷

    陈远问沈墨浓,道:“你说它那巨大的身躯藏那里去了还有那夔魔,最后临死还变成了人形。”

    沈墨浓不由苦笑,说道:“这个问题你问老袁,老袁估计还能知道一些。你问我,我是两眼一抹黑。”

    陈远不由觉得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