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鬼煞婴儿
    慧云大师脖子上顿时鲜血狂流,他的双眼圆睁,想要说话,但一张口,就跟破风似的。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不甘,但他终究不能改变什么。纵使他修为通玄,法力无边,但也逃不开肉身的束缚!

    这一刀,彻底了断了他的生机!

    慧云大师轰然倒地,就此身亡。

    他那三十六颗玄金神珠也全部掉落在地。

    陈远四人也都恢复了平静。

    四人心中都是有些惋惜,说到底,这大禅寺的几位僧人都不是恶人。所以他们这般杀戮过后,心中难免有些愧疚。

    不过四人都不是常人,也都有决断之心。既然已经杀了,那就不要过多的去想了。

    袁星云沉声说道:“这大师的三十六颗佛珠非同小可,我要收回去淬炼一番,成就新的法宝。”

    他要拿走,陈远三人自然不好多说什么。

    随后,袁星云收集了三十六颗玄金神珠。之后,大家上车。

    这一次,陈远开出一截后,眼前便豁然开朗了。

    过不多时,陈远就顺利的开到了明珠大厦前面。

    停下车后,陈远抱了叶子。一众人进了明珠大厦。

    明珠大厦的地下基地里,灯光雪白一片。

    在基地的四周,不少道士盘膝而坐,他们全身贯注,正在布置法阵!

    基地中央,四个阴阳鱼,两个八卦阵巧妙的摆在一起。并且还有不少风铃,以及风车,另外还有不少符印布置在四周。

    这些符印可不是冒牌货,乃是袁星云亲自书写的。这种符印是能沟通神灵的。

    基地之中,法阵流动,本来是没有风能够吹进来的。但是风车转的很快,这里的气息很好闻,一进来就有种让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先去手术室里动手术!”袁星云带路。他在这边已经准备好了手术室。

    众人在他的带领下来到了手术室,手术室里该有的仪器和医生,以及消毒设备全部准备好了。

    陈远将叶子放到了手术台上。放上去的一瞬间,叶子忽然醒了过来,她一把拽住陈远的手,满头大汗,惊恐无比的道:“救我,陈先生!”

    陈远微微一惊,他看向叶子。叶子的眼神里充满了哀求和无助。

    到了此时此刻,陈远自然不会心软。他说了声抱歉!随后就强行挣开了叶子的手。

    “我恨你!”叶子忽然面色狰狞的厉声说道。

    “无所谓!”陈远回答道。

    他真不会在乎叶子的恨,而且,他没有愧对叶子。如果不是他们,眼下叶子已经被大禅寺的人杀了。

    袁星云便对陈远说道:“你是男人,还是出去吧。”

    陈远点点头。他转身就出了手术室。袁星云并没有出去,他当然不能出去,鬼煞出世,必须有他来应付。

    陈远到了外面,他就在外面安静的等待。

    这种等待并不算是煎熬,因为他可以期盼着鬼煞出世,找到圣婴大王的手下。他希望沈墨浓能够没事。

    陈远这个时候手机忽然响了。

    是收到了一条短消息。“我走了。”

    是陌生的号码。

    但陈远知道,这个号码是林倩倩的,这条信息也是林倩倩发来的。

    “一路顺风!”陈远回复了这四个字。随后,他也就不予理会了。他理解不了林倩倩的多愁善感,犹犹豫豫。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沈墨浓的生死安危。

    大约在半个小时后,手术室里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陈远心头一惊,马上站了起来。

    这意味着……鬼煞出世了。

    “想逃,没那么容易!”这时候,袁星云的声音也传来。

    紧接着,袁星云手持一个玄金钵盂急匆匆出来。

    那婴儿就在钵盂里面。这婴儿不是一般的小,跟个小狗似的,这小婴儿浑身都是血淋淋的,身上有一层薄膜。

    婴儿的眼睛都还睁不开。

    沈墨浓与林冰也跟了出来。

    袁星云带着玄金钵盂迅速的来到了法阵中央。

    袁星云盘膝而坐,法相庄严,随后一指就点在了婴儿的额头上。

    那婴儿立刻就一动不动了。

    陈远见这边没事,他便问沈墨浓,道:“叶子怎么样了”

    沈墨浓回答道:“叶子没事,里面的医生都是顶尖的。现在正在给叶子做缝合手术!”

    陈远闻言松了一口气。

    沈墨浓随后说道:“不过叶子很可能会很恨你。”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恨我的人太多了,不差她一个。我对她问心无愧!”

    沈墨浓微微一叹,道:“其实要恨,她也该恨我的。”

    陈远说道:“咱们就别这么多愁善感了,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不欠她的。”

    沈墨浓便也就不再说话。

    三人凝神看向袁星云!

    过不多时,袁星云收回了手指。

    “怎么样了,袁处”陈远立刻焦急的问袁星云。

    费了这么大的功夫,陈远还真怕袁星云这时候说不行。袁星云站了起来,他说道:“我知道大致的一个轮廓,方向。具体的,还要这鬼煞引路。我已经在它的意念里种下了一个信息频率,它现在能带我们去找那些圣婴大王的手下。”

    “也就是说,现在咱们不能除掉这鬼煞”沈墨浓微微担忧,问道。

    袁星云点点头,说道:“没错。”

    沈墨浓说道:“会不会因此成为鬼煞的转机,最后惹出什么乱子来”

    那慧云大师说了鬼煞是命数,难道真要一语成谶

    袁星云说道:“走一步算一步,如果鬼煞要存活下来是命数,咱们也不能逆天。”

    他倒是看的很开。

    沈墨浓这时候也没办法伟大到不顾及自己的生死,当下也就不再反驳。

    陈远说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咱们立刻出发。”

    对于沈墨浓的情况来说,那当然是越快找到圣婴大王的手下越好。

    那圣婴大王的元神在沈墨浓的额头里,就像是一枚定时炸弹。

    随后,众人就迅速出了明珠大厦。继续上了那辆军牌车。

    袁星云带了那玄金钵盂,钵盂里装了鬼煞婴儿。

    这鬼煞婴儿就像是导航仪了。

    袁星云对陈远说道:“先去渊北市!”

    渊北市也是燕京的周边城市,不过这个周边距离稍微有些远,两百公里左右。

    陈远一路开去,风驰电掣。

    两百公里,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到达渊北市后,袁星云手持玄金钵盂,不时与鬼煞婴儿沟通。

    不过,袁星云沟通的不是很顺利,它忽然睁开眼睛,居然就在玄金钵盂里站了起来,冲着袁星云厉声尖叫起来。

    它的声音格外刺耳。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这婴儿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婴儿。

    正常的婴儿经过这么一折腾,早也就死了。

    “怎么了”众人见状马上问袁星云。

    袁星云不由苦笑,说道:“这小家伙饿了,要吃东西。”

    “要吃奶吗”陈远不由头疼,说道:“买鲜奶可以么”

    袁星云说道:“它要吃的可不是奶,而是血。”

    陈远眼睛一亮,说道:“那倒好办,咱们都有血不是。我来喂给它!”

    袁星云说道:“一般的血是没办法满足它……”

    他话还没说完,陈远已经咬破了指尖,送到了鬼煞婴儿的嘴里。

    那鬼煞婴儿马上如久旱逢甘霖一般,满足的吸吮起来。

    袁星云顿时就说不下去了,道:“还真是怪事!”

    那鬼煞婴儿足足吸吮了五分钟,陈远都有些头昏脑涨了。

    鬼煞婴儿终于松了口。

    而这时候,众人也明显看见鬼煞婴儿足足长大了一圈。

    这个玄金钵盂也装不下鬼煞婴儿了。

    更好玩的是,鬼煞婴儿身上的薄膜和血淋淋的东西都自动脱落了。它身体如白玉一般,就像是一个漂亮的小号婴儿。唯一有些不同的是,它有一根细小的尾巴。

    鬼煞婴儿发出欢快满足的叫声,随后一下就跳了起来,扑到了陈远身上。

    这货虽然不会说话,但却很是亲昵的舔舐陈远的手指,像是心疼陈远一般。

    这小家伙,真跟宠物一样了。

    陈远觉得挺好玩的,不过他也多了个心眼,不会被鬼煞婴儿给迷惑。

    “什么情况”陈远问袁星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