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鬼打墙
    林冰和沈墨浓同样好奇,所以她们也看向了袁星云。

    袁星云说道:“鬼煞生来煞气冲天,是所有人间鬼物种的帝皇。此种鬼煞,千年难出一个,一旦出来,若让其统领鬼物,便要造下不少孽事。”

    陈远三人吃了一惊。

    叶子也是觉得不可思议。

    陈远随后说道:“这鬼煞若是出身在我们华夏,会怎样”

    他觉得,如果出生在华夏就祸乱华夏,那么大禅寺没必要这么紧追不舍的。

    袁星云说道:“鬼煞并不是没有意识的存在,他的出生地在泰国,根基也就是在泰国。所以他肯定是要重新回到泰国的。”

    陈远说道:“那眼下,袁处你觉得该怎么办”

    袁星云沉声说道:“一时之间,我还没办法回复你们。我需要将她带回去好好研究一番!”

    叶子马上害怕的看向陈远,道:“陈先生”

    陈远正色说道:“叶子,母爱固然伟大。但你也要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这孩子就算出生了,也和你不会有什么感情。但是,她会给你的国家带来灾难。又更何况,你还这么年轻,你可以有更好的未来前程的。”

    叶子的眼神黯然下去,她没有说什么。

    陈远能感觉的出,这一瞬间的叶子是悲伤而绝望的,甚至是带了一丝的怨恨!

    陈远微微叹了口气,他实在是顾不了那么多了。

    随后,袁星云带了叶子离开。

    屋子里又只有陈远三人了。

    这时候也已经意兴阑珊,陈远三人将桌子收拾干净,随后,沈墨浓说道:“陈远,陪我出去走走吧。”

    陈远知道沈墨浓的心情,他没有拒绝,说道:“好。”

    两人出了房子,到了小区下面。随后,陈远开了车,沈墨浓坐在副驾驶上。

    陈远开车很平稳,大街上,风景不断的后退。

    沈墨浓说道:“从明天开始,我打算回家去住。”她的语音中带了一丝说不出的落寞和不甘心,道:“我从出生以来,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外面。我总以为,还有太多的时间可以陪我的家人。但现在,我的时间并不多了。我也没办法继续再自欺欺人。”

    陈远说不出话来。

    沈墨浓继续说道:“你也不必难过,你帮我太多,而我欠你太多。我们之间的友谊,一直是你在付出。就算是现在,你也一直在竭尽心力的帮我。但这是我的命。”

    陈远咬牙,说道:“我相信,一定有办法可以治好你的。”

    沈墨浓微微一笑。她没有回答陈远这句话,道:“以前我总觉得自己可以很洒脱,可以不怕死。可以将一腔肝胆报家国,但现在,我觉得我还有好多的遗憾。我有许多地方没有去过,我甚至连一场恋爱都没谈过。我的人生就此终结,实在算不得完整。”

    “还不到最后,我们还有机会。”陈远眼中闪过痛苦之色,道:“你不要这么早就放弃,行吗”

    沈墨浓说道:“我没有放弃,若有机会,我一定会争取。但我想回家,我想弥补一下遗憾。如果真的要躲不过这一劫,我希望能少一些遗憾,你明白吗”

    陈远沉默下去了。

    沈墨浓忽然又说道:“世间的感情,无论是友情,爱情,亲情,终究都是一样。不能相濡以沫就要相忘于江湖。陈远,我会记得在我的人生中,有过你这样一个真正的朋友知己出现过。”

    陈远说道:“你若死了,你又怎会记得你入不了轮回,投不了胎,你只能是一缕尘埃。”

    沈墨浓眼中闪过苦涩,道:“事实的确是这么残忍,但你不该来提醒我的。”

    晚上的时候,林冰,沈墨浓,陈远三人再次喝起酒来。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不是不想去查,而是如何去查那里查

    圣婴大王的手下就像是风中尘埃,无踪无迹,无处下手!

    他们根本就不在三界之中,五行之内啊!

    晚上七点,陈远三人已经酒意微醺。

    这时候,袁星云打电话给了沈墨浓。

    沈墨浓接通,她笑呵呵的喊道:“老袁,你是不是也想来喝酒了我一直都觉得老袁格外合适你。”

    她这时候也是完全放开了,这样的玩笑中带了一丝小女人难得的娇憨。

    这让陈远不由看的心中一酸。

    因为沈墨浓一向是站在神坛上的,她是女神!

    而现在,她已跌落神坛!

    那边袁星云说道:“墨浓,你听我说,我大概已经找到要救你的法子了。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

    袁星云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

    沈墨浓眼中立刻闪过一丝难掩的喜悦。

    “怎么了”陈远与林冰立刻问道。

    沈墨浓说道:“老袁说有办法救我了。”

    陈远和林冰顿时大喜。

    三人怀着无比激动兴奋的心情,开始等待着袁星云的到来。

    半个小时后,袁星云就带着叶子前来了。

    不过叶子是处于昏迷状态,袁星云给叶子服食了一种类似安眠药的东西,让叶子处于昏迷状态。

    “陈远,你将她安置到房间里去。”袁星云说道。

    陈远马上应是,只要袁星云有办法救沈墨浓。那要他干什么,他都是会屁颠颠的去做的。

    陈远将叶子带到房间里,小心翼翼的安置她在床上睡觉,并体贴的给叶子盖上被子。

    老实来说,陈远对叶子是有一丝愧疚感的。

    随后,陈远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众人就在沙发前坐定。

    袁星云说道:“这鬼煞统御万鬼,堪称是一张阴物的互联网。我可以通过鬼煞来布置阵法,找到圣婴大王的手下。”

    陈远三人大喜。不过马上,陈远说道:“鬼煞如今还未成熟,墨浓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袁星云说道:“只是胚胎未成熟,鬼煞不会有事。到时候,鬼煞会从胚胎里逃出来,这鬼煞现在刚好没是懵懂状态,本事还没长起来,所以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他顿了顿,略略兴奋的说道:“这大概就真是奇妙的运气了,墨浓你终究是命不该绝。这鬼煞居然就这样送上门来了。”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那也是我好心有好报。”他顿了顿,语音又略显沉重,说道:“那这孩子岂不就是死定了”

    袁星云点点头,说道:“于公于私,这个孩子都不该出世。若是鬼煞借助胚胎成熟,到时候功力大增,那时候,我们很难对付。泰国的大禅寺也会头疼。而等这鬼煞长大之后,那就会是一场灾难。”他顿了顿,道:“眼下这鬼煞还被困在胎中之谜里,混混沌沌,正是一个最佳的时机。”

    “叶子本人不会有事吧”陈远马上问。

    袁星云说道:“八个月的身孕,实行剖腹产。对孩子可能不好,但保住大人是没问题的。好在我们根本没想这孩子活下来。”

    陈远陷入沉默,他同时又觉得这一切对叶子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不过陈远没有心软,孰轻孰重,他心里分的清楚。他也不是一个没有决断的人。

    别说这鬼煞不该出生。就算叶子是个完好的人,孩子也是完好的。但只要她能救沈墨浓,陈远愿意来造这个孽。

    人不狠,站不稳!

    陈远在关键时候,不会婆婆妈妈。

    陈远沉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事不宜迟,咱们马上联系医院,准备剖腹产!”

    沈墨浓却有一丝犹豫,说道:“这样好吗”她心中的是非道德让她觉得这么做不太妥。

    袁星云说道:“我们这么做,乃是两全其美之法。一是可以将鬼煞控制住,以免将来这鬼煞为祸泰国方面。二是,若是大禅寺抓了这小姑娘,只怕小姑娘命都难以保住。在大禅寺的眼里,这小姑娘已经是邪端异类,绝对没有她活下去的机会。”

    听袁星云这么一说,沈墨浓微微舒了一口气,她内心的负疚感也就减轻了不少。

    随后,袁星云又说道:“医院方面我已经安排好了,我请了专家带了仪器直接到明珠大厦的地下基地里来做手术。顺便我已摆好了阵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