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圣婴大王
    吃完早餐后,许舒收拾碗筷。陈远在这个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却是宁天都打过来的。

    “陈远,你现在在哪里”宁天都在电话那边问,他的语音沉稳,没有透露出其他的情绪来。

    陈远马上恭敬的回答道:“师父,我在国内。”

    宁天都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要有顾虑,一切都有为师在。”

    陈远心中一暖,他马上说道:“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师父,我自己能处理好。”

    宁天都便知陈远性子刚烈,他不愿意说,自己也没办法勉强。他微微一叹,说道:“那好,你自己要多保重。”

    陈远说道:“我会的,师父!”

    宁天都又道:“那万寿丹,林文龙没有收吗”

    陈远说道:“没有,万寿丹还在我手上。”

    宁天都说道:“既然如此,那万寿丹你就自己享用吧。如今你也是化神之境了,是到了需要丹药的时候。”

    陈远忙说道:“多谢师父。”

    宁天都说道:“好了,那就这样吧。”随后,他挂了电话。

    陈远心下感激,宁天都这位师父跟自己的感情其实并不深。只是因为自己是凌前辈所托,所以天都师尊便如此倾心相待!

    陈远觉得宁天都是真正的君子,大丈夫。

    与宁天都结束了通话后,陈远收了手机。

    许舒收拾好后,从外面推门进来。

    她见到陈远在发呆,便来到陈远身前问道:“在想什么呢”

    陈远一笑,握住许舒的手,说道:“想你呢。”

    许舒脸蛋一红,虽然知道陈远是说着玩,但她还是觉得甜蜜。

    “跟你说正经的呢。”许舒随后说道。

    陈远便也就说道:“我想着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太有限了,我得像林文龙一样,发展出属于自己的势力来。我人在神域之中,终究是神域的人,受神域的束缚和管理。但若有一天,我自立门户,我的力量强大到可以抗衡神域时,谁还能拿捏我”

    这是他这几天一直在想的东西。

    许舒眼睛一亮,她略略兴奋的说道:“你如果想做,就一定能做好的。”她对陈远有种盲目的崇拜和信心。

    陈远微微一笑,他没有多说。这些东西和许舒细说是没有用的。

    他更知道这其中的难度。

    几乎是难如登天。

    可那又如何

    事在人为,自己还没做就要退缩吗

    陈远也意识到了,自己一直依靠神域的丹药,这个进度太慢了。

    如果自己能够炼丹,那么自己的修为就能扶摇直上!

    可想要自己炼丹,那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神域乃是历经多少年,又耗费多少人力财力才有今天的成果。自己要白手起家,难,太难了。

    陈远想到了沈墨浓,他觉得沈墨浓代表了国家。这件事,自己还必须借助国家的力量。

    主意打定,陈远心中稍定。

    “许舒,我要去燕京一趟了。”陈远随后向许舒说道。

    许舒便知道陈远是要做正事,当下她就问道:“什么时候动身”

    “你帮我订一张去燕京的机票,越快越好。”陈远说道。

    许舒说道:“好!”

    她订机票也不是自己去订的,毕竟现在身份也不同了。许舒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让她去订机票。安排好后,许舒问陈远道:“你不去看看妍儿和青青吗”

    陈远说道:“以后多的是机会,这次就算了。”

    许舒便道:“那好吧。”

    不一会后,助理的电话打过来。“许总,机票已经订好了,是中午十二点的,陈先生用身份证就可以去取票。”

    许舒说道:“好的,谢谢。”

    那助理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那许总,我不打扰您了。”

    挂了电话后,许舒向陈远说道:“十二点的航班。”

    陈远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上午九点。他忽然邪邪一笑,说道:“咱们还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好好珍惜吧。”

    许舒那能不明白陈远的意思,她顿时羞红了脸,说道:“才不理你个坏蛋。”

    陈远哈哈大笑,说道:“由得你吗”他说完就饿狼扑食的扑了上来。

    中午十二点,陈远在许舒的送别下登上了飞往燕京的航班。

    三个小时后,陈远到达了燕京国际机场。

    燕京今天的天气很好,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陈远出了机场,随后就给灵儿打了个电话。

    他是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然后才给灵儿打电话。

    对于跟许舒的事情,陈远已经做到了坦然。他不能再婆婆妈妈下去,那样的话,耻辱永远无法洗清。

    司徒灵儿虽然还是冷清,但陈远还是能感受到她的喜悦。

    陈远说了自己回到了燕京,现在先办点事情,晚上再回司徒公馆。

    司徒灵儿说了声好。

    陈远跟司徒灵儿结束了通话后,他接着就给沈墨浓打了电话过去。

    那边过了许久才接。

    不过令陈远意外的是,接电话的人并不是沈墨浓。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陈远微微意外,暗道:“难道是沈墨浓的父亲”他的语气马上就恭敬了许多,说道:“您好,我沈墨浓的朋友,请问她人呢”

    “你是那位”那男人问道。

    陈远报了自己的名字。

    那男人语气里立刻透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兴奋。“好,你这个电话太及时了。我们怎么就把你给忘记了。”

    陈远顿时一头雾水。

    那男人继续说道:“我是国安一处的袁星云,陈远,墨浓现在情况很不好,我们需要你的丹药。如果没有丹药,墨浓只怕活不过三天了。”

    陈远骇然失色,他与沈墨浓乃是生死之交。如今听到她出事,陈远立刻是心惊肉跳。

    “她在哪里我马上过来。”陈远说道。

    “你也在燕京”袁星云惊喜莫名。

    陈远说道:“没错!”

    袁星云便说道:“还是我安排人来接你,你在哪里”

    陈远便知道沈墨浓现在所在的位置肯定是保密的,当下他就说道:“我在燕京国际机场。”

    袁星云说道:“我马上派人来。”他顿了顿,说道:“你手上有丹药吧至少得是仙丹级别得。”

    陈远微微一怔,他倒是多了个心眼,说道:“丹药不在我身上,我确定了情况之后,咱们再谈丹药。”

    袁星云便也就知道了这是陈远的谨慎,他也不多说,道:“那好。”

    这时候是下午三点。

    三点半的时候,一辆黑色的甲壳虫停在了陈远的面前。

    从甲壳虫里下来一名青年男子,男子穿着黑色西服,戴着墨镜。他对陈远恭敬的说道:“陈先生,请上车!”

    陈远点点头,他也没说什么就上了车。

    随后,那青年男子也上车。

    再半个小时后,甲壳虫开到了叫做明珠大厦的前面。

    那青年男子引着陈远进入明珠大厦。

    进入电梯后,青年男子按动了电梯。他在电梯上输入了一串密码,那电梯随后就变了楼层。

    本来这电梯是只能到地下停车场的,也就是负一楼。

    但现在电梯能到负三楼。

    陈远与青年男子去的就是负三楼。

    来到负三楼后,陈远跟着青年男子出了电梯。

    陈远看见眼前却是一个大厅,大厅里灯光雪白。

    大厅中间有八卦大阵,四周有风铃,有桃木剑,有法器等等!

    空气中便有着阵阵法力的波动。

    陈远不由心下大奇,这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青年男子对陈远说道:“沈处长在禅室里,请陈先生跟我来。”

    陈远压下心中的好奇,点了点头。

    随后,他便跟着青年男子来到了禅室。

    那禅室里一片幽静。

    灯光也很柔和。

    上首的炕上,沈墨浓处于昏迷状态。她的身上盖了薄薄的被子。

    在沈墨浓的旁边坐了一名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就是袁星云了。

    袁星云乃是国安一处的大佬,他穿着一身八卦道袍,头发挽了发髻。看起来就是一名道人。

    袁星云身上有种仙风道骨的气质。

    他看向陈远,脸上露出喜色,说道:“陈小友,你总算来了。”

    陈远担心沈墨浓,他急步来到了沈墨浓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