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连夜赶来
    陈远其实并不是个小心眼的人,他不会跟任何人去斤斤计较。只不过,他是真的当沈墨浓是知己朋友。所以这一次,他从内心里感到失望了。

    但陈远不会说。

    他始终认为,人家帮忙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如果自己跟沈墨浓来说这个事情,倒显得自己矫情了。

    陈远拿着手机发了会呆,随后,他想到了许舒。

    他觉得自己对许舒真应该挺抱歉的。

    当下,他又打了一通电话给许舒。

    电话很快通了。

    陈远说道:“许舒,是我。”

    许舒那边压抑住喜悦,道:“陈远,你还好吧”

    陈远说道:“我很好。”

    许舒闻言便也就松了一口气,不过一时之间,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最近怎么样”许舒没话找话的问道。

    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许舒,谢谢。”

    许舒微微一笑,道:“反正也都是你的分红,没什么好谢的。”

    陈远说道:“等我忙完这一阵,我到海滨来看看你和小雪。”

    “真的”许舒顿时惊喜无限。

    陈远一笑,说道:“真的。我也想小雪了。”

    许舒说道:“那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陈远便道:“一言为定。”

    聊的差不多了,两人便挂了电话。

    这时候,陈远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陈远看了下来电显示,却是沈墨浓打来的。

    陈远不太想接,他任由着电话响了差不多一分钟。

    但沈墨浓那边也是执着,一直在打。

    陈远便接通了电话。电话一通,他便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我在洗澡。”

    沈墨浓微微苦笑,说道:“你不用骗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陈远不由泛起苦笑。

    沈墨浓说道:“咱们见见面吧,我到淮北市来找你。”

    陈远便说道:“好吧。”他也的确想跟沈墨浓当面谈谈。

    当下,两人说定了地点。沈墨浓便说道:“等着我。”随后,她挂了电话。

    陈远的心情稍稍舒畅了一些。

    同时,房门被推开,一股子泡面香味传了过来。

    陈远回头便看见李木端着泡好的方便面过来了。

    “陈远先生,你的面”李木讨好的一笑,说道:“我给你煎了两个鸡蛋。”

    “谢谢!”陈远说道。

    随后,他接过了面,愉快的吃了起来。

    面很香,陈远吃的很愉快。

    吃完面后,陈远盘膝而坐。

    他开始运行大日月诀,再一次洗涤身上的杂质,并且养精蓄锐。

    他这一练功,一直就练了三个小时左右。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

    夜幕降临,淮北市繁华上演。

    陈远起身出了房间,李木正在客厅里看电视。

    丫的,他看的居然是还珠格格!

    “陈远先生,你要出去吗”李木见状,连忙问道。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我要离开了,你保重吧。”

    “我送你吧!”李木连忙说道。

    陈远笑笑,道:“不用了。”

    随后,他便径直离开了李木的屋子。

    李木不由一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

    应该说是带了一丝的传奇色彩吧!

    陈远自然不会去想李木在想些什么,他出了筒子楼后,接着就去了星云大酒店。

    在那里,沈墨浓正等着他。

    半个小时后,星云大酒店的天台上。

    天台上很是安静。

    在天台另一边,一架专机在哪儿安静的停放着。

    本来,这天台上一旦到了夏天就会是个安静的露天清吧,有许多客人在这里来喝酒。

    不过现在的晚上充满了严寒,所以没有什么客人。

    沈墨浓一身黑色风衣,并且戴了大墨镜。她坐在桌子旁边,桌子上放了香槟!

    陈远过来,他自然而然的坐在了沈墨浓的对面。

    沈墨浓当下倒了香槟。

    陈远端起其中一杯,微微一笑,说道:“当今世上,能够喝到沈处长亲自倒的酒,那可算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他的话似事开玩笑,又似意有所指。

    沈墨浓也端起酒杯,她喝了一口香槟,然后也微微一笑,说道:“但件事对于你来说,却是一点也不稀奇。”

    陈远说道:“其实我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也从未想过我对于你有任何的恩德。我将你是当做最好的知己,朋友。如果一定要往恩德上扯,我也很清楚,其实是我欠你的。如果没有你,我早死了。”

    沈墨浓再次喝了一口香槟。

    有些话不必说的太明白,彼此都能听懂。她酝酿了一下情绪,随后才说道:“我想说的话,电话里也能说。但我今天飞三个小时过来,只是因为,我也当你是最好的知己,朋友。我的朋友很少,你算一个。”

    “你说吧。”陈远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香槟,然后道。

    沈墨浓说道:“我并不知道你失踪了。因为最近燕京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我一直在调查这件事情。所以,直到你给我打电话时,我才知道你出事了。”

    “是什么离奇的事情”陈远一瞬间已经释然,他相信沈墨浓的话。不过眼下,他更加好奇燕京发生的事情。

    沈墨浓说道:“燕京每一天都会有大约二百五十名婴儿出世。存活率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这是因为燕京的医疗水平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陈远点点头,他认真的听着。

    沈墨浓说道:“但是这段时间,接连有十家医院出现事故。都是婴儿,孕妇一起死亡。截止今天为止,半个月内,死亡的孕妇加儿童达到了八百多名。一开始,我们还能以为是医疗事故。但现在看来,这根本不可能是医疗事故。”

    陈远吃了一惊,说道:“难道是有人在谋杀”

    沈墨浓说道:“我们调了医院的监控录像,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唯一的异常就是,每一个发生死亡孕妇案例的地方,在晚上都听到了小孩子在唱歌。根据听到的人说,他们说那声音充满了怨气,令人听了毛骨悚然。”

    陈远说道:“难道是怨鬼作祟”

    沈墨浓说道:“我们也怀疑是与这一方面有关。不过,一般的怨鬼,厉鬼,又那里有这个本事。你要知道,未出生的婴儿一旦被扼杀,他们所产生的怨气也相当厉害。普通的厉鬼根本不敢靠近这样的婴儿。”

    陈远说道:“会不会这一切都与地狱组织有关”

    沈墨浓看向陈远,她说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陈远心里已经完全释然,他说道:“是这样的……”

    当下便将自己这半个月多经历的诡异事情说了出来。

    “我最不明白的是,这个地狱组织到底用了什么鬼,居然可以让我在不知不觉中睡着,落入他们的手上。”陈远对这个事情是耿耿于怀的。觉得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

    尼玛,睡着睡着都能死,很没有安全感好吗

    而且,这会让陈远以后得睡前恐惧症啊!

    沈墨浓说道:“这倒不奇怪,你之前也说了,那个黑衣老者是大神通高手。这种高手,精神力已经转换为法力。他利用法力潜入你的脑域,引导你进入那太虚之境,这是很简单的。”

    陈远恍然大悟。他说道:“现在怎么神通高手都这么不值钱了,随随便便就蹦出这么多个。若不是我有凌前辈的大预言术,这次就真死了。”

    沈墨浓也觉惊险无比,她同时感到歉意,说道:“对不起,陈远,在你最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我却没有帮到你。”

    陈远大度的摆摆手,说道:“你也是不知道嘛,没事。”

    沈墨浓见陈远真的不生气了,她也才松了一口气。

    她随后也觉好笑,说道:“我以前一直不太在意别人的想法,看法的。没想到我现在却怕你生气,从燕京连夜赶到这边来。只是为了跟你当面解释清楚。”

    陈远微微感动。他说道:“世间上的情有很多种,爱情不是唯一的。”

    沈墨浓说道:“你说的没错。”她顿了顿,道:“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你觉得地狱组织和燕京怨灵作祟有关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