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死神的惩罚
    当专机降低到一定的高度之后,陈远依靠梯绳降落到了游艇的甲板上。

    这艘游艇并不大,室内面积不到五十平米。

    甲板上空无一人。陈远立刻凝神探视,他马上感觉到了鱼北瑶就在室内。

    陈远与专机的驾驶员时刻保持联系,他打算快速去抓了鱼北瑶,然后通过专机将鱼北瑶带走。

    游艇的甲板上有灯塔,而在走廊上也可以看见里面灯光一片雪白。

    陈远迅速来到了走廊上,但是就在这时,意外的情况出现了。

    那就是专机里传来驾驶员的声音。

    陈远是带了耳麦的。

    那驾驶员说道:“陈远先生,飞机燃油系统出现故障了,我得立即返航。”

    陈远吃了一惊,他还来不及说话,那专机已经启程飞走。

    我艹,真是坑爹啊!

    陈远无语。

    不过马上,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那架专机在空中爆出绚丽的火花来,像烟花一样美丽。

    居然是爆炸了。

    陈远呆住了,他心中关心着那驾驶员的生死。也不知道那驾驶员有没有及时跳飞机!

    这一瞬,陈远有些左右为难。

    他想去救可能跳海的驾驶员,但他知道自己跳下去,这游艇再开走,那自己和驾驶员都要糟糕。而且,自己跳海之后更加难以找到驾驶员。

    陈远马上想到自己要救驾驶员,必须先掌控游艇。这游艇是个巨大的目标!

    当下,陈远不及多想,却是朝那驾驶室跑去。

    陈远的身子轻盈如狸猫。

    令陈远觉得怪异的是,外面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游艇里的鱼北瑶还有那些船员都没有出来观看。

    不及细想,陈远迅速来到了驾驶室。

    驾驶室里灯光雪白,大门紧闭。

    陈远一掌将大门震开,里面两名驾驶员见陈远突然闯了进来,立刻吃了一惊。

    陈远迅速将一名驾驶员切晕,再对另外一名驾驶员说道:“乖乖听话,否则后果自负。”

    这驾驶员吓的不轻,马上点头。

    陈远又问道:“叫什么”

    “安小春。”

    陈远说道:“好,安小春,朝东南面九点钟方向开去,快。”

    安小春马上答应。

    陈远随后又快速出了驾驶室,他来到了甲板上,手中又拿了两个救生圈开始四处观望。

    这么观望也不是个事,海上一片黑漆漆的。

    陈远马上又返回驾驶室找了射灯电筒过来。

    游艇迅速朝专机失事的地方开去。

    没过多久,就到了失事的海域。

    海面上还漂浮了飞机的残骸,同时,那海面也是一片油污。

    陈远大声喊了几句。“雷东兄弟,雷东兄弟!”

    那专机驾驶员就是叫做雷东。

    喊了几句后,陈远终于听到了微弱的回声。他看向海面,终于看见了雷东。

    雷东受伤不轻,他奋力的扑腾着。

    陈远先准确的丢下一个救生圈。

    然后他便想跳下去救人。不过想想还是不对,万一自己跳了,那安小春把游艇开走了可就不好玩了。自己在水里可追不上这游艇啊!

    当下,陈远冲海里的雷东喊道:“兄弟,你坚持一会。”

    雷东得了救生圈,也就轻松了许多。

    陈远则跑到了驾驶室里,抓了安小春前来。最后直接在安小春的身上套了个救生圈,一指海上的雷东,说道:“去把我这哥们救上来,拜托!”

    一句拜托说完,便将安小春丢了下去。

    安小春吓的怪叫一声,他落水后很快清醒,随后也就去救雷东了。

    十分钟后,安小春将雷东救上了游艇。

    两人身上都是湿漉漉的。

    陈远将雷东放在甲板上躺好,然后观察起雷东的伤势来。

    他的大腿上被专机的碎屑刺了一片进去,这一下的伤口绝对是伤筋动骨的。

    陈远便对安小春说道:“快拿急救包过来。”

    安小春知道陈远很厉害,眼下他是一点都不敢违逆陈远的。当下应一声好,马上转身去了。

    安小春很快就找了急救包过来,陈远准备好绷带,消毒酒精,剪刀等等。

    随后,他手法专业的为雷东将伤口处的裤子剪开。接着,干净利落,极快的将那碎片拔了出来。

    如此之后,先用沾染了消毒酒精的棉团将伤口堵住。

    饶是如此,那鲜血还是很快就将棉团染红了。

    陈远连续几次换酒精棉团,最后终于将血止了下来。

    那雷东也是疼的龇牙咧嘴。

    随后,陈远又用消毒酒精将伤口周围处理干净,如此之后,再以棉团包裹伤口,外面以绷带紧紧缠绕。

    如此之后才算大功告成。

    陈远这些急救手段都是在国外的战斗中学会的。

    他给自己拔过毒镖,处理过子弹等等。

    如此之后,陈远将雷东抱起,又对安小春说道:“返航朝海滨那边开去,你们船上的那个女人是犯罪份子,现在我要将她抓回去。你可以报警的。”

    安小春惊疑不定,但也不敢违逆,说道:“好!”

    这时候,陈远不由有些奇怪,鱼北瑶这娘们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居然一直都没出来

    在这船上,他也不怕鱼北瑶逃走。

    逃也没地儿逃。

    陈远将雷东抱到了走廊处,然后来到了内室。

    那大门是紧闭的,里面灯光雪白一片。

    陈远将大门一脚踹开,那客厅里,桌上有着红酒,牛扒,鲜花,水果等等。

    而鱼北瑶居然是穿着凤冠霞帔坐在那桌前。

    这样子,看起来好生诡异。陈远如此胆大之人也是吓了一跳。

    午夜娶新娘!

    莫名其妙的,陈远想到了这样的一个恐怖故事。

    陈远也是个胆大包天的主,他虽然察觉到了不对劲,但嘴里还是道:“蠢娘们,你装神弄鬼搞什么想吓你爷爷我”

    鱼北瑶回过头看向陈远,她的脸色异常的煞白,但是嘴唇涂抹的很红。

    她冲着陈远诡异的一笑,道:“你来啦”

    语气平常的像是十年的老夫妻一般。

    陈远不理会鱼北瑶,他先将雷东放在了里面的床上,然后对雷东说道:“兄弟,你自己把身上擦干一下,我出去处理点事。”

    雷东对陈远还是很感激的。

    危机之中,陈远对他的照顾是很周到的。

    所谓患难见真人品,大致说的就是这嘛!

    雷东微微苦笑,点点头,说道:“陈先生,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你去忙吧。”

    “好!”陈远当下关上了房门,然后来到了客厅里。

    “鱼北瑶!”陈远来到鱼北瑶的对面坐下,他本能的想拿起红酒喝一点,不过想想还是不要了。万一鱼北瑶做了手脚,自己那无极金丹改造的血液液承受不住,这可就丢脸丢大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是陈远的做人宗旨!

    陈远看向鱼北瑶,说道:“鱼北瑶,我也不想跟你动粗。我也不知道你来这里装神弄鬼有什么目的。你现在把五彩晶石给我,随后你想干嘛,没人管你。”

    “你人都死了,你还要五彩晶石做什么”鱼北瑶忽然对着陈远痴痴一笑。

    陈远听了顿时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他说道:“靠!”

    鱼北瑶说道:“在刚才,飞机失事爆炸,没有任何人出来看,你不觉得很意外吗”

    陈远的心沉了下去,道:“你什么意思”

    鱼北瑶说道:“你就是这样的自欺欺人,连死了都要骗自己,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

    陈远死死的看着鱼北瑶,鱼北瑶也看着陈远。陈远突然哈哈一笑,随后眼中爆出厉光,说道:“鱼北瑶,爷爷我在非洲杀人的时候,你还在家里玩儿泥巴。你想用这么幼稚的把戏来骗我我看你是太天真了。”

    鱼北瑶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她却不说话了。

    陈远说道:“我最后说一遍,把五彩晶石交出来,我不想跟你动粗。我不习惯打女人,但并不代表我可以一再的容忍你。”

    “你相信有死神的存在吗”鱼北瑶答非所问的说道。

    陈远心下一凛,他想到了那个焦军死之前的话。地狱的使者,焦军是地狱的使者。

    难道地狱那个神秘组织已经找了上来,眼前的鱼北瑶是被他们控制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