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惩戒
    蓝虹说道:“你若不嫌弃,我们这别墅里有许多客房,你就在这里住吧。”

    陈远面色顿时古怪,说道:“和虹姐你一起住”

    这货在众人面前就喊蓝总,这个时候却喊起虹姐来。

    老实说,陈远对蓝虹,许舒这种结过婚的成熟少妇真是没什么抵抗力。

    只要稍微一诱惑,他很可能就把持不住。

    蓝虹闻言脸蛋一红,道:“你瞎说什么呢这么多房间,我需要跟你住一起”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但我怕虹姐你像是在高铁上一样来侵犯我呀。”

    蓝虹顿时羞怒,道:“算了,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爱哪儿哪儿去吧。”

    陈远一笑,说道:“那拜拜!”

    这货还真就转身离开了。

    蓝虹不由觉得这货性格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陈远当然不会在蓝虹的别墅里住下,他怕会干出什么糊涂事来。再则,本身就是煎熬。自己最心仪的那一款少妇在眼前,却又不能去纵横驰骋,那是多痛苦的事儿啊!

    别了蓝虹之后,陈远就漫步在了寂静的街道上。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

    淮北市的夜晚是很辉煌的,远远看去,还有立交桥上的霓虹灯光蜿蜒若龙。

    夜晚的寒风吹来,让人忍不住要打寒战。

    陈远所走的马路却是属于略略偏僻,繁华地带并不在此。

    所以陈远这般走着,旁边偶尔有车辆呼啸而过。

    两边的路灯明亮无比,并将他的身影拉的老长。

    有时候,陈远喜欢这样一个人安静下来,走一走。

    然后去想一想自己这些年来所走的路,所经历的事情。

    在他的内心最深处,他最想的是自己的恩师。

    自有记忆起,师父就是一直在照顾自己。

    虽然师父很严厉,但自己的命是师父给的。他教会自己读书识字,练拳明理。

    “师父,你到底去了那里”陈远忍不住在心里问。

    自然,也不会有人来回答他。

    印象中,师父寡言少语,永远都是一身黑色的中山装在身上。

    陈远也没见过师父出手,更不知道师父到底是什么修为。

    “而我,我到底又是谁”陈远再次问自己的内心。

    “我的父母呢他们是死了,还是抛弃了我”

    这个问题依然没有答案。

    陈远正伤感着,他走在人行道上。

    他忽然就看见了前面的公交站台前停了一辆奔驰跑车。

    紫色的,十分拉风。

    他甚至隐隐听到了压抑声。

    陈远的伤感马上一扫而空,心里一个激灵。

    我靠,这大晚上的,是在车震吗

    他的兴趣马上被勾了起来。

    陈远走近一看,立刻便从前面的挡风玻璃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一个光头戴着金项链,正在侵犯一个醉酒的女孩儿。

    那女孩儿衣着暴露,满头卷发黄毛。一看也就是个在欢场上堕落的主!

    对于这种非主流的女孩儿,陈远可没兴趣拯救。

    说不定人家就是自愿好这口,自己去多管闲事,那女娃儿指不定还要骂一句神经病。

    不过啊!

    陈远这货,也不是正人君子。对于这种现场直播,他那里会错过。

    不拍下来就是很有道德了好吗。

    不过马上,那黄毛女孩儿就看见了整看的饶有兴致的陈远。她马上拍了下光头,示意光头看外面。

    光头马上就看到了陈远。

    这货立刻摇下车窗,冲陈远骂道:“看你娘的,小崽子,再不滚蛋,老子弄死你。”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这马路是你家的呀爷爷我就不走,你有本事就打我呀”

    “我艹!小崽子的。”光头一看就是财大气粗,横惯了的人。马上就下车朝陈远气势汹汹的走过来。

    陈远假装害怕,一边后退,一边外厉内荏的道:“你要干什么打人是犯法的”

    “犯法犯你妈的法啊!”光头冷笑着上来就要抓陈远的头发。“告诉你,你爹我就是法!”

    不过他的话马上就说不下去了。

    陈远反手抓住了光头的手,咔嚓一下,直接将他的手折断。那森森白骨都露了出来。

    光头不由惨叫起来,那惨叫声跟在杀猪似的。

    “你就是法啊哎呀,我好怕呀!”陈远又一脚将这光头踢翻在地。光头痛的在地上打滚,陈远接着朝他脸上一踩。

    噗嗤一下,这货合血吐出一口牙齿来。

    像光头这种暴发户,陈远打起来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

    这世上,有一种人非常可恨。

    那就是素质没有跟上财富的脚步的暴发户。

    有些人,仗着有两钱,嚣张跋扈,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这种人,不止是男人。有的女人更嚣张。

    路怒族也算是一种,真牛逼,怎么没见路怒族去打男人

    真愤怒,你特么揣上两脚都不够,非要对个女人像是要将其揍死的架势

    网络暴民,路怒族,暴发户等等让这个社会充满了一股戾气。

    然而这些种类,却全是欺软怕硬的典型。

    陈远教训完光头之后,便准备离开。谁知道那黄毛女孩儿却冲陈远兴致勃勃的喊道:“嘿,帅哥,你真厉害,来吧,我陪你睡觉。”

    陈远看了黄毛女孩儿一眼,他呵呵一笑,说道:“还是算了,你太脏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顿时气的那黄毛女孩儿脸色煞白。

    但这一切,都已经与陈远无关。

    随后,陈远找了一个酒店入住,一觉睡到大天亮。

    第二天早上,依然是阳光明媚。

    陈远不打算跟鱼万城拖下去了,他要去拿走五彩晶石,然后回神域复命。

    陈远先跟鱼万城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陈远说道:“鱼先生,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现在你是不是应该按照约定,将五彩晶石交出来呢”

    那边鱼万城的声音顿时充满了为难,道:“陈先生,咱们能不能当面谈”

    陈远心下一沉,我艹,肯定是出问题了。

    “怎么了”陈远马上问道。

    鱼万城说到:“咱们见面在说,好吗”他带了一丝哀求。

    陈远便道:“好,你在哪里,我立刻来找你。”

    鱼万城便说了他家的地址。

    陈远二话不说,到酒店前台退了房,然后出门招了的士,直奔鱼万城的家里。

    鱼万城的所住的也是一栋漂亮的别墅。

    别墅前也有庭院,还有亭台楼阁。

    陈远可没兴趣欣赏这些东西,他直接进去。

    鱼万城在客厅里焦急的来回踱步。

    “到底出了什么事”陈远有些恼火,说道:“鱼先生,我告诉你,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若是叫不出五彩晶石,那神域只会找你的麻烦。就算是美国总统都不敢耍神域,更别提你了。”

    鱼万城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说道:“陈先生,我也绝不是有意想要不给你晶石。实在是出了些意外。这件事,你一定要帮我。不然的话,我鱼万城肯定会万劫不复。”

    陈远皱眉,道:“什么情况”

    鱼万城眼中闪过痛色,说道:“昨晚回来之后,那个小畜生很是伤心……”

    陈远不由一呆,尼玛,小畜生是谁啊

    他半天才回过神来,小畜生指的是鱼北瑶啊!

    鱼万城说道:“这小畜生不知道怎么得知了五彩晶石的事情,她趁我睡着后,在保险箱里偷走了五彩晶石。现在这小畜生去了哪儿,我也是不知道。陈先生,你关系广,我能不能麻烦你去找到小畜生,从她手里拿回五彩晶石。”

    “你确定你没耍我”陈远说道。

    鱼万城说道:“这是关乎到我的生死存亡,我哪里敢耍你。找不到五彩晶石,会倒霉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呀。”

    陈远一想也是。他按照任务条件完成了任务,但是鱼万城拿不出五彩晶石,那就是神域要和鱼万城干涉的了。

    神域是讲道理的。所以鱼万城有五彩晶石,神域也没派人来巧取豪夺。但是眼下,神域却是占据了道理。

    鱼万城若是拿不出五彩晶石,那就是被神域杀了,也没人会说神域有半分的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