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同样诡异
    三人在外面寒暄几句之后,蓝虹说道:“里面请吧。”

    陈远与沈墨浓点点头,两人自然是客随主便。

    不多时,陈远和沈墨浓在蓝虹的带领下进入小区,最后来到一栋独立的别墅前。

    那别墅前面有个庭院,庭院里种满了花花草草。而且还有一个独立的狗窝。

    三人刚一进庭院,一条大金毛狗便欢喜的扑了过来。

    它是扑向蓝虹的。

    蓝虹将金毛狗抱住,然后摸了它几下,便就要它乖乖待一边。

    那金毛狗乖巧无比,马上就摇了几下尾巴,待在了一边。

    陈远看的艳羡不已,他也是喜欢狗的。不过他这常年在外,却是没有条件养狗。

    进入别墅,那别墅的客厅奢华明亮,一切都透着富丽堂皇。

    与此同时,蓝紫衣穿着白色的便装走了过来。

    蓝紫衣的打扮虽然休闲,但却自有一股上位者的气质在里面。她虽然微笑着,但却都让人觉得和她有距离。

    “蓝董,我们又见面了。”陈远进来后一笑,说道。

    蓝紫衣也是微微一笑,说道:“陈远先生,我们已经久候多时了。”

    她随后又看向沈墨浓。“这位是……”

    陈远马上介绍,道:“这是我的朋友沈墨浓。”他说完之后又向沈墨浓道:“墨浓,这位是铁鹰集团的蓝紫衣董事长。”

    沈墨浓马上微微一笑,伸出手道:“蓝董事长,早就久仰您的名声了,今日一见,可以肯定的是,您比传说中要漂亮多了。”

    沈墨浓说话做事是滴水不漏的。

    蓝紫衣便也伸手与沈墨浓握在一起,她微微一笑,说道:“沈小姐,您更加漂亮。”

    陈远在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着,他期待着这两人握在一起的化学反应。

    蓝虹却是没想这么多。

    也是在这时,蓝紫衣与沈墨浓握在了一起。

    这一瞬,沈墨浓的脸色变了。

    蓝紫衣也是怪异的看向沈墨浓。

    陈远便看到沈墨浓的手上开始密密麻麻的结出细细的冰霜来。

    比陈远跟蓝紫衣握手时还要快,还要猛。

    蓝虹与蓝紫衣看到这一幕,都是骇然。

    沈墨浓猛然抽手,她都已经承受不住这其中的冰寒了。

    陈远也终于证实了一件事。

    那就是林冰大师姐的理论完全正确。

    沈墨浓也是惊叹,道:“想不到世上还真有这样古怪的事情。”

    蓝虹看向蓝紫衣,道:“紫衣,这是怎么回事”她也已经肯定了,问题是出在蓝紫衣身上。

    蓝紫衣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

    陈远便问沈墨浓,道:“你知不知道是为什么为什么会与她握手,就会产生这样的化学反应”

    沈墨浓微微苦笑,说道:“我也不知道。”

    蓝虹见大家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便说道:“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大家先入席,边吃边聊吧。”

    蓝紫衣也道:“陈远先生,沈小姐,请!”

    陈远与沈墨浓也不推辞。

    餐厅里的灯光带着一丝的柔和。

    餐桌上是西餐,红酒,还有披萨,水果沙拉等等。

    标准的西式晚餐,看起来色香味俱全。

    陈远缓和气氛说道:“蓝总,你这显然是在骗人啊!我不信你亲自下厨能做出这么一桌菜来。”

    蓝虹抿嘴一笑,说道:“好吧,你猜对了。这全部是我们聘请的厨师做的。不过这其中也有一道菜是我做的。”

    陈远一边落座一边笑着说道:“显然是这盘水果沙拉对不对”

    蓝虹哈哈一笑,说道:“你真聪明。”

    陈远说道:“这显然不是聪明,而是常识。”

    众人都落座后,蓝紫衣首先举杯,她说道:“今晚我首先要感谢陈远先生和沈小姐能在百忙之中去前来。我敬二位。”她说完之后便一饮而尽。

    陈远也和沈墨浓一口饮尽了杯中酒。沈墨浓微微一笑,说道:“蓝董和蓝总才应该是大忙人,今天应该是我和陈远感谢两位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招待我们。”

    蓝紫衣微微一笑,说道:“两位太客气了。”

    蓝虹也举杯说道:“陈远,虽然你一直吊儿郎当的。但不管怎样,我都很感谢你对我的救命之恩,这杯酒,我敬你。”她说完也一饮而尽。

    陈远一笑,说道:“蓝总客气了,我是个练武的人,练武的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不过是本分而已。”

    他说完也一饮而尽。

    众人说着,喝着,吃着,气氛很快也就融洽起来了。

    不过在众人心里,始终都萦绕着一个疑问。那就是关于和蓝紫衣握手之后,为什么会产生奇怪的化学反应。

    蓝虹最是关心妹妹,她第一个问了出来。“为什么我们寻常人跟紫衣握手都没有任何反应呢”

    陈远说道:“其他的问题我没办法解答,不过这个问题我还是知道答案的。那是因为我和墨浓都是练武之人,我们的气血强盛,阳刚猛烈。所以我们与蓝董握手之后,这种反应就凸显出来了。换句话说,那是蓝总你的血液不够强,无法引动蓝董身上的反应。”

    蓝虹闻言恍然大悟。

    这时候,沈墨浓也问蓝紫衣道:“蓝董,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可能是无中生有。难道你的真的一点都不知情”

    陈远也看向蓝紫衣,他说道:“蓝董,我和墨浓对你绝对没有恶意。也许,你将隐情说出来,我们还能帮上一点忙。你这个情况的确是很罕见的,至少我们都没有碰到过。”

    蓝紫衣喝了一口红酒,她沉吟一瞬,说道:“我要说我完全不知情,想必你们也不会相信。但是,在这之前,我的确没有在意过,也以为那不过是一个巧合。”

    陈远与沈墨浓精神一振,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蓝虹也惊讶的看向妹妹蓝紫衣。

    蓝紫衣沉声说道:“我自小就做同样一个梦,这个梦很荒诞。在梦里,我身处在一片冰山之上,冰山下面有无数黑压压的士兵,他们对着我喊着什么吾王万岁,一统天下,千秋永存!”

    蓝紫衣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道:“我有时候会觉得站在冰山之上的王者就是我,有时候又觉得那个人很陌生,完全不是我。这个梦,我反反复复的做,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做这个同样的梦。”

    “我明白了。”沈墨浓马上说道。

    众人立刻看向沈墨浓,陈远不明就里,问道:“明白什么”

    沈墨浓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蓝董你应该是某个神通高手的转世之身。”

    “转世之身”陈远听了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真有这回事吗”

    蓝虹与蓝紫衣也是有些不能理解,这太不可思议了。

    沈墨浓说道:“转世之说,的确是虚无缥缈的。而且,陈远你和我到了这个境界,对于转世的说法看的更加透彻。普通人的神魂,自然无法转世投胎。但是有些神通高手,却可以勘破胎中之谜,成功转世。”她说完之后又看向蓝紫衣,说道:“蓝董你所做的梦就是一种精神印记。”

    陈远说道:“好吧,你这样解释也的确解释的通。但我想不通的是,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吾王万岁,千秋万统难道是古代的君王所转世但那也不对,古代就一位女王武则天。”

    沈墨浓沉声说道:“冰山之上的场景,又具有转世投胎的大神通,我也实在想不出会是那一位高人转世。”

    蓝虹在一边听着,她显得不可思议,说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了。”

    蓝紫衣则是若有所思。

    沈墨浓向蓝虹微微苦笑,说道:“这其中的一些东西,一时半刻也无法和蓝总你解释清楚。”她顿了一顿,又转向蓝紫衣,道:“蓝董,我的能力有限,只能分析出这些东西。如果你真想知道这其中古怪,我可以带你去燕京一趟。在我们国安九处里,应该有高人能为你看出一些端倪来。”

    蓝紫衣眼神复杂至极,她觉得这一切都与她现在的生活背离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