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天怒
    那刘亮又站了起来,冲陈远骂骂捏捏道:“狗崽子的,我翔哥跟你喝酒,那是看的起你。你敢不给面子你敢一个个试试你说你敢不敢”

    陈远苦笑,说道:“我不敢!”

    于是,陈远又喝了三瓶。三瓶之后,他显得有些神志不清了。

    刘亮又说道:“来,狗崽子,我和你喝。”

    他也拿出一瓶啤酒来。

    “算了,亮子!”王翔阻止住了刘亮,他微微一笑,说道:“后面还有许多好玩的,怎么能光喝酒呢”

    刘亮会心一笑,也就不再勉强了。

    陈远忙说道:“谢谢翔哥!”

    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时候鱼北瑶站了出来。她拿了一瓶啤酒,冲陈远说道:“我敬你。”

    陈远不由苦笑,求饶着说道:“瑶瑶,我再喝就要死了。真的会死人的,不能喝了。”

    “你死了岂不是最好”鱼北瑶冷笑一声,说道:“你今天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好,我喝!”陈远一咬牙,又喝了一瓶。

    便也在这时,刘亮说道:“我突然想起一个好玩的事情。我还没看过男人跳脱衣舞呢,要不就让这狗崽子跳跳”

    鱼北瑶第一个赞成,说道:“太好了。”

    王翔说道:“这样不太好吧。瑶瑶,你真想看”

    鱼北瑶脸蛋微微一红,随后咬牙说道:“只要能羞辱他,我都愿意。大不了我不看嘛,你们看就好了。”

    “好,那就让他跳。”常公子起哄。

    杭公子与高公子也起哄。

    “不行!”陈远摇了摇头,好不容易站稳。他说道:“我真不能跳,我是个大男人。你们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跳。”他又看向鱼北瑶,说道:“瑶瑶,你是真要逼死我吗”

    鱼北瑶冷笑一声,说道:“你死了最好。”

    冰冷无情到了极点。

    “狗崽子,跳!”刘亮说道:“你要是敢不跳,今天老子就让你到洗手间里去吃屎。”

    “不,我不跳!”陈远像是被电打了一般的退后起来。

    一旁的金强淡冷的说道:“亮子,他既然不跳,那你就打的他跳。今天这么多公子在,如果你的话不管用,那丢的是咱们翔哥的脸面。”

    刘亮便一脸森然,他看向陈远,道:“狗杂种,你跳不跳”

    陈远脸色煞白,道:“我不跳。”

    “艹你娘的!”刘亮大骂一声,道:“还给你脸了。”他说完就直接崩了起来,闪电一般冲杀向陈远。

    这刘亮乃是化劲巅峰的修为,强悍无匹!

    他这一出手,是带了怒意。

    拳力凶猛。

    如果是寻常人被刘亮打中,那绝对要吐血而亡。

    便也在这时,陈远眼中忽然爆出森寒杀意。

    刘亮一拳轰杀向他的胸口,陈远猛然一招窝心拳直接将刘亮的拳头抓住了。

    接着,陈远冷笑一声,一掌斜切,再一折!

    咔嚓一声,刘亮的手臂直接被陈远折断。那森森白骨都露了出来。

    刘亮发出痛苦的惨叫,陈远再一脚将刘亮踢翻在地,接着一脚踩在了他的脸颊上。

    刘亮马上噗嗤一下,合血吐出一口牙齿。

    这一变故实在是出乎人的意料。

    现场中,所有人都惊呆了。

    陈远猛地一指王翔,道:“孙子们,都特么别动,再动,老子就杀了他。”

    他的杀气猛然流露出来,再不是刚刚那个懦弱的家伙。

    “找死!”金强却是不管陈远的威胁,直接出手。

    那袁斌也出手了。

    更要命的是,王翔也发现了陈远是绝顶高手。他也嗖的一下出手了。

    瞬间三方围攻,杀意惊天!

    陈远爆吼一声,所有的大圣气势爆发出来。

    他运转血核,六千斤的力量跟着爆发出来。

    恐怖的气势爆发!

    第一个杀来的是金强。

    陈远看也不看,一招滚雷拳轰杀过去。

    砰的一声!

    金强跟陈远的拳头撞击在一起,金强感觉到对方的武道精神如洪流无坚不摧1

    他的拳意精神被瞬间瓦解,整个人气血翻涌,被撞飞出去。

    与此同时,陈远心中提了个大帝印,又冷静无比。

    那王翔一拳杀来,他直接就是移形换影躲开。随后,不待王翔反应过来,陈远大吼一声,躺下!

    他跟着前进一步,一招大圣印镇压下去。

    砰!

    王翔也立刻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最后就只剩下袁斌了。

    “跪下!”陈远朝袁斌吼了一声。

    这时候的陈远就如魔神。

    袁斌心神震惊,居然真的就跪了下去。

    “全部跪下!”陈远眼中寒意扫射,声音如春雷绽放在众人的耳边。

    那一众公子哥,女伴们便全部跪下了。

    陈远最后目光到了鱼北瑶的身上,鱼北瑶吓傻了一般。

    “贱婢,跪下!”陈远窜上去,对着鱼北瑶就是啪啪两个耳光,两耳光将鱼北瑶打的眼睛火冒金星,脸颊血肿。

    鱼北瑶顿时呆了,随后发疯一样,道:“你敢打我,我爸爸都从没打过我。”她居然要来掐陈远。

    陈远猛然伸手,将鱼北瑶掐住,随后将她叉了起来。

    “何止是打你,再敢烦躁,老子杀了你。”陈远将鱼北瑶丢了出去。

    接着,他又转身到了刘亮的面前,将刘亮提了起来。

    这一刹那的陈远是让人害怕和震惊的。

    王翔和金强这些高手被他瞬间就全部解决了。

    陈远提了刘亮,刘亮惨痛惨叫,眼中满是恨意。

    “说,你是不是狗杂碎”陈远马上问刘亮。

    他可从来都不是个大度的人,睚眦必报才是他的本性!

    而且,修道之人都有这个本性。

    修道之人,讲究的就是一个念头通达。

    你敢惹我,我若不去找你报仇,那我就念头不通达。

    刘亮对陈远恨极,道:“你才是……”

    陈远不待他说出来,直接一巴掌又甩了过去。随后又一指猛然刺出,却是直接将刘亮的眼珠子洞穿了。

    顿时,他的眼珠子出现一个血窟窿。

    刘亮惨叫。

    陈远冷冷道:“再敢叫,你的另一只眼珠子也别想要了。”

    刘亮顿时憋住了。

    所有人这时才明白到什么叫做心狠手辣。

    这个陈远,哪里是什么温顺的小绵羊。分明就是个杀人魔头啊!

    “说,你是不是狗杂碎”陈远问。

    “我是,我是!”刘亮哭着说道。

    “哈哈……”陈远大笑起来。

    随后,他又指了指桌上的啤酒,道:“一人十瓶,今天谁喝不完,就准备被老子折断双手双脚。”他说完之后,将将刘亮丢了出去。

    刘亮重重的摔在地上,惨叫起来。

    “喝!”陈远大吼一声。这些公子哥们马上喝了起来,还有那些女伴。

    最后,陈远目光到了袁斌身上,“你怎么不喝”

    “你杀了我吧!”袁斌说道。

    “杀了你”陈远冷笑一声,随后直接上前,咔嚓一下,便将他双眼戳瞎。

    接着,陈远又将他双手猛地折断。

    场面血腥到了极点。

    陈远的目光又到了金强身上,他冷笑道:“你喝不喝”

    金强恐惧至极,道:“我喝!”

    “把衣服脱光了,跪着喝,一边喝一边唱国歌。敢有迟疑,立刻叫你比他更惨!”陈远声音充满了铁血。

    金强实在是被吓破了胆,立刻照做。

    陈远将目光移到了王翔身上。

    王翔顿时打了个寒战。

    他看向陈远,沉声说道:“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爷爷是谁,你如果真的整了我,你没有机会脱身的。只要你敢动我,以后你就会是整个华夏的敌人,你会受到无穷无尽的追杀。”

    陈远笑了,他说道:“王翔,你以为你很聪明,你智计无双你胸有沟壑城府”他顿了顿说道:“你错了,你在我眼里不过是个小丑罢了。你和你这帮兄弟围绕着鱼北瑶这个白痴,无非是为了她父亲的家产。你想娶了鱼北瑶,再杀了鱼万城,如此就名正言顺的接管鱼万城的产业。这个计划很周到,不过,鱼万城又才多少钱不到五百亿美金,这么一点小数目的财富,就让你处心积虑。就凭这一点来看,你的格局又能有多大你爷爷又能厉害到哪里去你可以用你爷爷吓唬吓唬鱼万城。但想吓唬我,只怕你是打错了算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