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娃娃亲
    鱼北瑶在一边听的不由张目结舌,这货到底是个什么奇葩啊!

    还当代陈世美,这货怎么说的出来啊!

    这比喻恰当吗

    鱼北瑶反正是有种气急败坏的感觉了。

    那边鱼万城听到陈远的话也是苦笑,暗道神域怎么派了这么个活宝过来了

    不过鱼万城心里也有些期待,之前来的两个神域人,他们都太过古板,严肃,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了。这个家伙却是有些别出心裁,也许会有奇效呢。

    鱼万城便说道:“把电话给瑶瑶吧。”

    “哦,好好好!”陈远说完便将电话还给了鱼北瑶。

    “爸,您别跟我说这家伙真是跟我订过娃娃亲了。”鱼北瑶马上说道。

    那边鱼万城说道:“先带他上来吧。”

    鱼北瑶便是预感不妙,但她这时候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说:“好!”

    挂了电话后,鱼北瑶便冷冷看向陈远。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瑶瑶,怎么啦,是不是觉得我其实也挺不错的。”

    鱼北瑶可不像唐青那样,会跟陈远辩驳,打情骂俏似的。她冷冷看了一眼后就朝里面走去。

    陈远马上就跟了上去。

    那两保安想拦陈远,陈远马上眼睛一横,说道:“小样,你们还拦我我是你们万城集团的未来女婿,知道吗”

    两保安有些傻眼。

    鱼北瑶却是对着陈远恶狠狠的道:“疯子!”她说完之后,手捂耳朵,朝里面跑去。

    陈远便朝里面追了过去。

    那两保安见鱼北瑶没下令阻拦陈远,也就不拦着了。

    鱼北瑶进入电梯后,陈远也就跟了进去。

    “瑶瑶啊……”陈远一开口,鱼北瑶就捂住了耳朵。

    陈远不由叹气,说道:“哎,现在的年轻人呀,真是太浮躁了。”

    鱼北瑶听到他这句不伦不类的感慨,当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鱼万城的办公室是在二十八楼。

    这些大佬们,不知道为什么,都喜欢把办公室安置在顶层。

    来到二十八楼后,鱼北瑶和陈远来到了鱼万城的办公室前。

    鱼北瑶直接推门而入,陈远跟了进来。

    这办公室里恢弘大气,一切的装修都带着古朴,典雅。

    红檀木的办公桌,真皮沙发等等。

    而鱼万城则是个快要六十来岁的人,他还是显得很精神。穿着黑色的西服,显得威严而儒雅。

    一看就是个有气度的大人物。

    而且,鱼万城身材很好,头发浓密。

    他戴了金丝边的眼睛,手上也戴了腕表。

    此刻,鱼万城正在办公桌前看着季度报表。

    鱼北瑶闯了进来之后,立刻来到鱼万城的身边说道:“爸,就是这个疯子,你快赶走他。”

    陈远不由蛋疼,丫的,这鱼北瑶是不是也有点太没素养了。开口对自己不是神经病就是疯子。

    别看陈远疯疯癫癫的,其实他心里跟明镜似的。

    他大致也明白了鱼万城为什么会有眼下这种烦恼。

    那都是因为这鱼万城四十来岁才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所以也就特别的宠爱。

    也是因此,鱼北瑶性格就骄纵了一些。

    鱼万城无奈的一笑,说道:“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他随后又看向陈远,笑笑说道:“世侄,你来啦,请坐。”他说着也就站了起来。

    陈远便也就笑呵呵的说道:“鱼伯父啊,你的办公室真洋气呀。我爸经常和我说当年跟您一起在燕京泡妞的风流往事呢。”

    鱼万城微微一怔,随后脸上显出微微尴尬。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一笑,道:“请坐,请坐!”

    说话之间,鱼万城和鱼北瑶就坐在了主位沙发上。陈远坐在客位上。

    鱼万城马上又让秘书上茶水过来。

    随后,鱼万城问陈远道:“你父亲还好吧”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蛋疼,他都不知道这小子叫什么呢。

    陈远马上一脸难过,说道:“鱼伯父,我爸他已经去世了。”他说到这里,眼里想挤出几滴泪水来。结果,怎么都挤不出来,这货也只好放弃治疗了。他又悲悲切切的说道:“我爸临死的时候跟我说,要我一定来找伯父你。他说伯父你是个义薄云天,一言九鼎,一诺千金,一心一意的真汉子。所以,伯父你一定会把瑶瑶嫁给我的对吗”

    鱼北瑶本来是火大,但是听陈远说到后面的成语,又有点想笑。

    这家伙,太极品了。

    鱼万城顿时微微尴尬。

    “我绝不会嫁给这种人的。”鱼北瑶马上站了起来,严厉拒绝。她又恶狠狠向陈远说道:“就你这种癞蛤蟆也想娶我想都别想。你也不去撒泡尿照照镜子……”

    “我撒了,也照了,我很帅啊!”陈远马上说道。

    “你……”鱼北瑶要吐血了。

    鱼万城微微苦笑,他说道:“世侄啊,这个事情,你这么突然来提,我和瑶瑶都需要好好的消化消化啊!”

    陈远说道:“哦,那不急。反正我也没地方可以住,也没工作。鱼伯父,我爸说以后您就是我爸,要我跟您别见外啊!您看您公司这么大,这么有钱,随便给我个总经理当当,玩玩呗。”

    “你无耻!”鱼北瑶实在是受不了陈远这家伙了。她向陈远怒骂道。

    “我有齿的!”陈远正儿八经的张嘴,于是两排整齐白净的牙齿就露了出来。

    “爸,别跟这种人废话了,喊保安赶他走呀!”鱼北瑶冲鱼万城说道。

    鱼万城干咳一声,他觉得自己必须在外人面前展示出一些威严了。说道:“瑶瑶,不管怎么说,世侄都是我老友的儿子。你说话怎么能这么没礼貌你这样让外人看见了会怎么想”

    “会觉得您没家教啊!”补刀教主陈远马上说道。

    “你闭嘴!”鱼北瑶狠狠的冲陈远呵斥道。

    陈远呵呵一笑。

    鱼万城觉得这么说下去也不是个事,他对鱼北瑶说道:“瑶瑶,你先出去。”他的声音有些严厉了。

    鱼北瑶说道:“我才不出去,今天您……”

    “出去!”鱼万城声音冷了下去。

    他很少这么对鱼北瑶发火。

    鱼北瑶也是第一次见父亲这么严厉,她顿时吓了一跳,脸色都发白了。

    随后,鱼北瑶嘟囔了一句,出去就出去,然后就真的出去了。

    待鱼北瑶出去后,鱼万城便向陈远苦笑道:“这孩子让我宠坏了,小哥儿别见怪。”

    陈远也恢复了正色,他看向鱼万城,淡淡一笑,说道:“我理解。”顿了顿,又说道:“您有亿万家产,又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宠着自然也是应该,但您却也不可能永远的保护着鱼北瑶。而鱼北瑶这个性格又是一个大问题。她拥有的财富越多,将来可能就越危险,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是这个道理。”

    鱼万城微微讶异的看了一眼陈远,觉得陈远突然之间变了一个人似的。

    “还不知道小哥儿怎么称呼”鱼万城问道。

    陈远说道:“我姓陈,单名一个陈字。”

    鱼万城说道:“原来是陈哥儿。”

    他显得彬彬有礼,丝毫没有倨傲之感。

    那倒也是,陈远真实身份乃是神域内门弟子。

    谁又有资格在神域内门弟子面前倨傲

    “好说!”陈远道。

    鱼万城说道:“陈哥儿,你接了这个任务,有什么可行的办法吗”

    陈远说道:“我还没见过王翔,具体的计划,得等见到王翔再说。”他说罢又问道:“还有,鱼先生,请你一定要咬死我就是鱼北瑶的未婚夫。不管鱼北瑶怎么闹,您都不能松口。您也放心,我不会让鱼北瑶出事。事情的源头看似是王翔,但实际上却是因为您。您若不狠心一些,把态度摆出来。那就算是我也无能为力。”

    鱼万城犹豫一瞬,说道:“行,没问题!”

    陈远又说道:“事情还没那么糟,至少鱼北瑶和王翔还没有踏出关键的一步。”

    鱼万城微微一怔,他知道陈远的意思。他其实就是一直担心这个问题,闻言不由一喜。又问道:“陈哥儿能看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