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传说的地狱之门
    “好!”洛宁接过了黑啤,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陈远自己也打开了一听黑啤喝了起来。

    同时,甲壳虫里面还在放着午夜的广播。

    这时候午夜的广播里放着一首欧美流行歌曲。

    陈远和洛宁都是英文极好的人,所以听起来一点障碍都没有。再说,音乐是不分国界,语言的。

    这首歌曲是暮光之城中的片尾曲。

    歌名叫做

    歌词的大意是,我在梦中迷失你恐惧万分

    没有人倾听因为没有人在意

    梦醒了,恐惧依然没有消散

    我该怎么面对我所做的一切

    当你问我时我只想让你明白

    我要从头开始忘记我犯过的错

    让我远离那些迷失的理由

    请不要再怨恨我

    当你觉得寂寞时

    让我留在你的记忆中

    剩下的一切都不用去考虑

    洛宁听的不禁呆了,随后,她已经泪流满面。

    陈远看向洛宁,他想,应该不用再有任何猜疑了。梵无虞就是她的杀父仇人。所以,她才会如此的痛苦。

    陈远能理解洛宁的痛苦,那是一种痛恨自己无知,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想要报仇,可怎么报

    虽然凌前辈抬抬手就可以教训梵无虞。但那仅仅限于凌前辈,凌前辈乃是和神帝平起平坐的人物。

    像陈远和洛宁这种修为,别说是无法对付梵无虞。就算是梵无情抬抬手也可灭了两人。

    更何况,洛宁如果想要报仇,面对的不仅仅是梵无虞。还有整个神域!

    “宁师姐,我很喜欢一句话,我说给你听听好吗”陈远喝了一口黑啤后,说道。

    洛宁看了陈远一眼,道:“你说。”

    陈远说道:“路再远,一步一步,总能走完。路再短,若不迈开步子,始终也无法到达终点。你不说,我也知道事实是什么。就算你的仇人是梵无虞又如何就算神域通神滔天又如何只要你想,咱们就可以慢慢的去做,也许有一天,你也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以将梵无虞亲手斩杀在手下,为你父母报仇。”他顿了顿,说道:“而你在这里痛苦,悲伤,做噩梦等等,一切都无济于事。”

    洛宁眼中闪过寒意精光,她的拳头握紧,道:“仇,我一定会报。即便是粉身碎骨,我也要报。我伤心,痛苦是因为这些年来,我的愚昧,愚蠢有多对不起我死去的父母。我是真正的在认贼作父。”

    陈远说道:“但是伯父伯母不会怪你,所谓不知者不为罪。”

    洛宁喝完了一听黑啤,她点点头,说道:“好,今天一醉方休。到了明天,我自会振作起来。”

    陈远便一笑,说道:“我陪你。”他说着就又递给洛宁一听黑啤。

    两人痛快的喝了起来。

    洛宁又说道:“我的仇,是我的事情。将来,你不要掺和进来,不需要。如果我是在飞蛾扑火,那是我应该尽的孝道。而你没这个必要。”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他没有说他会怎么选择。

    这是因为他也不知道如果真面临那一天,他会怎样选择。

    陈凌忽然想起什么,说道:“既然你心里有仇,又为什么要站出来给我作证你岂不是暴露了你的身份。梵无虞一定会对你起疑。若不是这次有凌前辈出手,你也会陷入危险的境地。”

    洛宁喝了一口黑啤,说道:“不管怎样,我与你相识一场,更何况,你还救了我的命。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死。”

    陈远也喝了一口黑啤,他这时候能说什么呢

    “谢谢!”这是陈远唯一能说的。

    洛宁没有多说,两人默默的喝着。

    到得后来,洛宁的醉意涌了上来。

    车子里的气氛也越来越暧昧。

    男女之间,往往只要踏出过第一步。

    那么后面的事情总会变的容易,水到渠成。

    陈远抑制不住心中的**,他吻上了洛宁娇媚的唇。

    洛宁太需要发泄了,她没有拒绝。

    于是就如天雷勾动地火。

    这一场爱,两人肆无忌惮,放肆而快乐。

    这是一波强烈的浪潮。

    不知道过了多久,喘息声停。

    洛宁躺在了陈远的怀里,她像只小野猫一样睡了过去。

    陈远也困了,跟着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洛宁先醒了过来。

    她对发生的这一切并不感到惊奇,而是默默的穿上睡袍。

    陈远却是有些愧疚,脸蛋发烧。他想起自己是结了婚的人,他觉得有些难受。

    是因为对不起灵儿。

    这一次,没有之前那一次那么理直气壮。

    那一次,是要救人。

    而这一次,却是**。

    陈远还因为,他无法给洛宁一个未来。

    “宁师姐!”陈远穿好衣服,他看向洛宁,喊了一声。

    “什么也不用说了。”洛宁淡淡的看了一眼陈远,她说道:“谢谢你陪我,男女之间的游戏,你不要当真。”

    陈远呆住。

    洛宁淡漠的说道:“咱们回去吧。”

    陈远忽然抓住了洛宁的柔夷,说道:“若我要当真呢”

    洛宁看了陈远一眼,说道:“怎么当真你是想说你要娶我吗”这句话,她说的有些嘲讽的意味。

    陈远再次说不出话来。

    洛宁说道:“别说你已经结婚了。就算你没结婚,我也不会嫁给你。我和你之间,仅仅是**而产生的关系,无关其他。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可以吗”

    陈远本来已经垂下了头,他忽然又坚定的抬起了头。他直视洛宁,目光尖锐的道:“我陈远,不做牛郎。洛宁,我不跟你谈结婚,爱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世俗,属于凡人的东西,它们别想束缚住我。我要你记好,你是我的女人。从此以后,你的仇就是我的仇,不管发生什么,我和你一起承担。你放心,我绝不是一时冲动说着玩玩,我有没有这个担当,你应该知道。”

    洛宁不由呆住,这一瞬,她坚硬而冰冷的心终于有了一丝丝的柔软。或者说是感动吧!

    但她终究是什么都没说,道:“走吧!”

    陈远便也不再多说,当下启动车子朝回开去。

    回去的路上,陈远问洛宁。“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洛宁说道:“据说当年神帝曾经去过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叫做地狱之门。他从地狱之门出来后,悟透了生与死的玄机,一跃之间,成就了难以想象的大神通。所以,我打算也去地狱之门里看一看。也许那里会有我想要的东西。”

    陈远说道:“我陪你一起吧。”

    洛宁说道:“不用。有你在,许多东西可以靠运气化解,但这一次,我想依靠我自己。”她顿了顿,说道:“陈远,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不是侥幸。我可以处理自己的事情,我也有能力来决定我想要做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决定。”

    陈远看出了洛宁的坚决,他也听出洛宁虽然说的无情。但她心里也是有自己的,因为她此刻说话是一种带了半商量的语气。

    “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陈远说道。他说完之后又道:“不过,我必须要说明的是,我做事虽然有运气,但那也是我的一种能力,也并不全是运气。你不要将我所有的努力归功于运气二字。”

    这是陈远有点忌讳和不爽的。

    就跟有钱人家的儿子努力做了许多,大家却都说你是因为你家里有钱。

    完完全全看不到他本身的努力。

    洛宁多看了陈远一眼,忽然觉得陈远有些孩子气。她不禁觉得有一丝好笑。

    其实她心里是感谢命运里能有陈远出现的。也许,这也算是她自己的运气吧。

    本来,如果没有陈远。洛宁觉得自己的生命会是永远的黑色,她会永远活在仇恨里,然后努力报仇。

    而陈远却是照进她生命里的一缕阳光。

    不过她的性格内敛,绝不会和陈远说这些东西的。

    “地狱之门到底是什么东西”陈远忍不住问道。

    洛宁说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据说那地狱之门是在位面空间之中。是一个天道之中的垃圾场。”

    “垃圾场”陈远不解。

    洛宁说道:“你也知道,天地之中还是会有许多冤魂,怨鬼存在。还有说不出的阴煞之气等等,这些东西,常年躲在阴暗之处,时间久了就会发生变故。跟垃圾发臭,影响生态平衡。而地狱之门就是专门处理这些东西的。据说还有大神通的鬼差会出来抓捕鬼魂,冤魂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