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德才兼备方为贵
    宁天都忙道:“师兄的吩咐,天都自然是乐意。只是只怕无虞师兄会不同意”

    凌先生便看向梵无虞,道:“你有意见吗”

    梵无虞这时候又那敢有意见,他垂下了眼眸,说道:“一切但凭师兄你安排。”

    凌先生朝宁天都一笑,说道:“他说没问题了。”

    宁天都便道:“是!”

    “前辈!”便在这时,陈远也开口了。

    凌先生看向陈远,他微微一笑,道:“小兄弟,我来的还不算太迟吧”

    陈远说道:“您的救命之恩,晚辈感激不尽。”

    凌先生淡淡洒洒一笑,说道:“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此时此刻,观众席上,心思最复杂的应该就属程建华了。

    程建华可说是心灰如死了,他没想到这个陈远,他的运气居然好到了这个程度。就是在这样的绝境下,他依然被救了。

    而且还攀上了中华大帝这样的大人物。

    “我第三次杀陈远而不死,以后不能再与他作对了,不然便真会遭来杀身之祸。”这是程建华一瞬间悟出来的玄机。

    那杭行天也傻眼了一般,他在这一瞬间,心中再也不敢有对陈远下手的心思了。

    此刻的陈远自然不知道这些人的复杂心思,他只是说道:“前辈,晚辈还有事相求。”

    “你说!”凌先生显得很是温和。

    陈远说道:“刚才洛宁师姐和冷雨晴小妹站在我这边为我说话,以梵无虞睚眦必报的性格,我只怕她们日子以后也不好过。恳请您让天都师尊顺便将她们也收归门下。”

    凌先生道:“你想的也算周全。”他说道:“顺便还有你那妻子和几位兄弟,我看都不适合待在梵无虞的门下了。一起全部到天都的门下吧!”

    宁天都手下瞬间要多出这么多悍将,他自然是欢喜。不过他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说道:“师兄,这……”

    凌先生再度看向梵无虞,道:“可以吗”

    梵无虞眼中闪过极度的怒意,但他终究还是忍了下去。

    现在就是左天宗这么厉害的人物,以及几位执法长老都成了哑巴。他又能怎样

    “可以!”梵无虞咬牙说道。

    凌先生便道:“好,那就这么定了。”随后,他又对陈远说道:“张嘴!”

    陈远立刻张嘴。

    凌先生弹出一粒血珠来。

    这粒血珠很快飞进了陈远的嘴里,血珠入喉,他只觉一股灼热之意瞬间燃遍全身。

    身体内的气血跟着开始沸腾起来。

    所有的力量在刹那之间恢复。

    陈远眼中爆出精光来,他终于活过来了。

    而这时候,洛宁与冷雨晴也是心思复杂。两人也不反对到宁天都的门下。

    洛宁自不必多说。

    而冷雨晴本来是挺崇拜梵无虞师尊的。但这几天,陈远的事件给了她很大的阴影。她看到了梵无虞和大师兄梵无情的卑鄙无耻。

    这样的无虞派是她不想再待下去的。

    “麻烦你们,将我的九转金丹还给我。”陈远这时候从台上跳了下去,他看向左天宗,说道。

    左天宗心下不由肉疼,他和梵无虞的达成合作的条件就是,三粒九转金丹归他的。

    现在,他却不得不交还出去了。

    左天宗心里对梵无虞一万个草泥马,他面上不动声色,只是道:“执法队员何在”

    马上有执法队员出来。

    “将九转金丹归还。”左天宗说道。

    “是,师尊!”

    三粒九转金丹很快就回到了陈远手上,陈远长松一口气。

    这之后,凌先生便说道:“咱们走。”

    陈远,洛宁,冷雨晴以及宁天都都跟在了后面。

    属于天都派系的弟子也都跟在了后面。

    一行人很快就出了裁判所。

    这时候是下午一点。

    阳光明媚而刺眼,但这一月份的阳光是温柔的,也是最适合晒日光浴的。

    陈远站在阳光底下,这几天的经历对他来说是绝对的刻骨铭心,他受够了绝望和无助。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绝不要再让自己处于这样的境地。

    这时候,宁天都对凌先生恭敬的说道:“师兄,要不您到我的天都殿去坐坐”

    凌先生摆摆手,说道:“不必了,我这就要走了。”

    宁天都不由吃惊,道:“这么快就要走”

    凌先生说道:“不得不走,若不是为了陈远小兄弟的事,我早走了。我的大自在本体元神在虚空之中遇到了一些麻烦,我必须前去汇合,才能帮助其解难。”

    宁天都恍然大悟,便道:“那我送送您。”

    凌先生微微一笑,道:“不用了,我有几句话交代陈远小兄弟,随后就要走了。”

    宁天都见状便道:“那好吧。”

    当下,凌先生就对陈远说道:“小兄弟,跟我走吧。”

    陈远对凌前辈感激不尽,闻言他就说道:“是,前辈。”他随后又向宁天都作揖,道:“师尊,弟子稍后再向您行跪拜大礼。”

    宁天都微微一笑,说道:“不必那么客气,我不是梵无虞,你用不着那么小心翼翼。”

    陈远心中稍稍一松。

    随后,陈远便和凌先生走了。

    两人直接出了神域,就在那条香山大道上行走。

    香山大道上落叶飘零,阳光普照,梧桐树香随风阵阵飘来。

    这里的风景却是极为美丽的,充满了说不出的诗情画意。

    陈远不由说道:“前辈,您是算出了我有这一难,所以才没走对吗”

    凌先生一笑,说道:“观人观气,你之前印堂发黑,身有煞气,正是大劫降临。不过,你的劫数之中带有紫气,这是化凶为吉之兆。”

    陈远说道:“您出手,自然就化凶为吉了。”

    凌先生说道:“没错。的确是我出手的缘故,但之前,我不能因为看见化凶为吉,就觉得可以安心离开。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很是微妙。”

    陈远说道:“还是要多谢前辈您的相救。”

    凌先生说道:“多余的客套话,咱们就不说了。若只是纯粹为了你的感谢,我也不必费这些周折。”

    陈远说道:“晚辈聆听前辈教诲。”

    凌先生笑笑,说道:“你是一粒很好的种子。所以,我愿意在你身上下些功夫,也许在将来,你会出其不意的长成一棵参天大树,这是很有趣的。”他顿了顿,又道:“还有,陈远小兄弟,接下来,我就要走了。我要去跟我的大自在本尊元神汇合,本尊元神如今在虚空之中被陨石流困住,无法冲破。我这一去,再回来时也许是几百年后,几千年后了。那虚空之中的时空与这里不同,有的地方一个小时,这人间就是七年过去。这是时间的一种相对论。”

    “不过,华夏始终是生我育我的地方。我对华夏,对地球都是有很深的感情。”凌先生说道:“将来便有天地杀劫,这是一场巨大的劫数。到时候,群魔乱舞,国外也会有许多势力觊觎我华夏大地。我希望你将来能够承担起这个责任。”

    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前辈,只要我活着,就不会允许外人乱我华夏。您以前是怎么做的,晚辈现在就怎么做。”

    凌先生微微一笑,说道:“那么多天命者,你不是最出色的,但是,你在我眼里却是德行最好的。所以,我也最看好你。一个人有才无德就像是当年的陈天涯,他越出色,就越是毒瘤。如梵无虞,左天宗这种,虽然无德,还好,能力不算出众,也兴不起太大的风浪来。”

    有德无才,是一味良药。有德有才,乃是灵丹妙药。而有才无德,是剧毒的药。

    无才无德,那就是废品!

    陈远牢牢记着凌前辈的话,他也想起自己这一路走来,虽然次次都险死还生。这当中自然有运气好的成分,但也与自己德行有不可分割的亲密关系。

    自己如果不是怜悯艾丽薇,出手帮助,那也不会得到太阴。自己如果不是见了凌前辈,凌前辈看重自己的德行,自己这次也活不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