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我自横刀向天笑
    鸡鸣狗盗的东西!

    程建华这句话刺痛了陈远的心。陈远做人做事,一向俯首无愧于天地。但这次却被按上了这样的罪名。更要命的是,他无力反抗,反驳。

    随后,那两名冰冷的执法人员上前来押了陈远。

    陈远便就任由着他们押送进了监狱。

    裁判所的监狱是建在地下。

    神域的监狱和冰封惩罚是一体的。不过冰封惩罚更加残酷,那是暗无天日的小黑屋。而监狱相对就宽阔一些。

    不过同样也是暗无天日。

    进入地下监狱的时候,陈远在执法队员的押送下,走过了长长的地下阶梯。那阶梯两边的下水管道已经生锈,空气里弥漫着说不出的霉味儿。

    而且,进入之后,大门就关闭了。大门关闭后,这楼阶一路朝下,仿佛是通往地狱一般。

    楼阶里有雪白刺眼的灯光,这灯光就像是纳粹审讯犯人时的灯光。

    一股冰寒的刺骨之意弥漫而来。

    一共有两百阶梯。下了阶梯之后,便是大约两千平米的监狱。

    每一间监狱都是独立。

    中间的走廊四通八达,地面阴暗潮湿!

    陈远一下来,就听见了无数老鼠在爬动的声音。

    这监狱的环境,还真是恶劣啊!

    神域的外面如天堂,但监狱却如地狱。

    陈远被带到了一剑监狱前面,那执法人员打开了门。门开的时候,扑鼻的霉味儿传了来。

    他看向里面,便见这监狱只有十平米,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马桶,除此以外,别无他物。

    同时,在陈远准备进去的时候,两名执法人员对陈远进行了搜身。

    他身上的三粒九转金丹,手机等都被无情搜走。

    最后还有一道程序,执法人员在陈远的身上打了一针。

    这之后,铁门关闭。

    陈远便与外界正式隔绝。

    很快,外面传来执法人员越走越远的声音。

    陈远心头说不出的沮丧,绝望。他没想到居然有这样一场大的灾厄等着自己。

    而且,无法超脱。

    同时,陈远感觉到身体越来越软,力气正在渐渐失去。

    他不由吃惊,本来,他以为自己是百毒不侵了。没想到这药物这么厉害,还是让自己失去了力量。

    力量的流逝让陈远更加绝望了。

    他转头看向后面的铁床,那床上锈迹斑斑,中间就一张木板。

    陈远也不嫌弃,转身就躺了上去。

    因为他感到身体里的力量流逝的太快了,这药物太厉害了。

    陈远觉得站着太累了,必须躺着才舒服一些。

    陈远躺下去之后,闭上了眼睛。

    这监狱里,灯光都没有。

    铁门关上后,这屋子里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都是暗无天日的。

    陈远不禁开始想,这一次自己会有什么下场是被判处死刑,还是终生囚禁

    若是要终生囚禁,还不如死了算了。

    应该不会是终生囚禁。因为只要自己活着一天,那都会是梵无虞和左天宗这边的一个污点。左天宗这边肯定是得了好处,才会配合梵无虞得。

    说不定自己得三粒九转金丹就是被缴去孝敬了左天宗。

    九转金丹这样的好东西,那就是左天宗也要在乎的。

    陈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这一瞬,他心里是灰心的。

    一个人的运气总有用光的时候。

    可自己是一个无能的人吗为什么每次都要依靠运气

    若是当初,直接将岳兰亭在擂台上斩杀了。如此一来,岳大鹏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怨气,或许就根本没有后面的事情。

    至于与那杨凌的恩怨,倒是无法避免。

    不过与杨凌之间,终究还是化解的差不多了。如今也就是一个杭行天,根本不足为惧。

    但是,自己落到眼下这个地步。却是因为对程建华的一念之仁。

    自己之前就直接不顾誓言将程建华杀了。那么,梵无虞也不会肯定自己有原石,说不定这场灾难就没有了。

    若是有机会逃过此劫,将来行事一定要思前想后,心思缜密,将可能的危险尽可能掐死在萌芽状态。

    陈远想到这里,忽然自嘲一笑。

    还有机会逃过此劫吗几位神域的大佬想要自己死,谁有本事来救自己。

    除非是神帝显灵

    但神帝会显灵吗

    把生死大事去寄托与冥冥太虚之中,当真是可悲啊!

    陈远越来越心灰了。

    他想不到,千辛万苦要进入神域,千辛万苦取得了西奈法典,最后却是将自己陷入到了这种万劫不复的地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每一秒对于陈远来说都是煎熬,折磨。

    这种感觉陈远深恶痛绝。

    无奈之下,陈远坐了起来。

    他现在的力气也仅仅就是坐起来,简单的走动了。

    陈远觉得这里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而最痛苦的是,根本看不到绝望。

    神域代表的是什么

    是国际性的武学圣地!

    是天下至尊!

    自己在神域的监狱里,就算是自己突破到了化神,突破到了神通九重,那又如何

    还是难逃一死!

    令人绝望的不是苦难,而是知道永远不会有希望。

    这句话诚然不假。

    在这样的痛苦中,陈远度过了一天一夜。

    这一天一夜里,他连眼睛都没有闭过,就是这样呆呆的。

    洛宁在陈远入狱的当天就收到了冷雨晴的电话。冷雨晴哭着给洛宁打电话,“宁师姐,不好了。陈远小师弟被师父关押进了黑狱里。”

    洛宁骇然失色,她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冷雨晴抽噎着说道:“师尊说小师弟偷了他的原石。”

    洛宁闻言几乎愤怒得要出离了,道:“胡说八道,那原石乃是我和陈远找到的。乃是耶和华约柜中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偷的师尊的”

    冷雨晴说道:“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三天之后,裁判所就要对小师弟公开审理。到了那个时候,小师弟就死定了。”

    “好,我知道了。”洛宁说道。随后,她挂了电话。

    这一刻,洛宁再次体会到了师尊梵无虞的无耻嘴脸。

    无耻之尤啊!

    时间过的很快。

    陈远被关押在黑狱的事情并未对外宣扬。

    沈墨浓也没联系陈远,因为她现在觉得主动联系,有点着急九转金丹的意味。尽管她心里其实也很期待和焦急。

    而沈峰他们也没联系陈远。况且,就算联系了也无可奈何。

    他们的力量也没办法和神域抗衡。

    就算是沈墨浓对于这件事,其实她也没有任何办法。

    神域是在洛杉矶,可不是在国内。

    而且,神域之所以会在洛杉矶,也是考虑到了国家可能造成的制衡。

    在这里,神域就是无冕之王。

    林倩倩若是知道了,同样无可奈何。

    天下之间,没人能干扰神域的内政。

    三天之后的中午十二点,陈远在一片黑暗中,终于听到了传来的脚步声。

    这三天里,他每天就是一个馒头,一杯水。

    吃喝拉撒都在这监狱里。

    这样的日子,这样的绝望能将任何一个坚强的汉子击倒。

    即便是陈远,仅仅过了三天,他的精神状态也差到了极点。胡子拉碴的,双眼无神。

    大铁门打开。

    强烈刺眼的射灯照来,陈远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来的是两名黑袍执法队员。

    执法队员押了陈远,朝外面走去。

    陈远浑浑噩噩的,他不知道这样走了多久。他的身子几乎全部都靠在了执法队员的身上。

    突然,停了下来。

    陈远终于感觉到了周围的情况不对劲,似乎格外的庄严,肃穆。似乎这里的空间很空旷,似乎还有许多人在围观。

    他猛然睁开了眼睛,这一刹那,他才发现自己来到了裁判所的审判大殿上。他所站的是监控区。监控区的脚下是一个凸起的圆台。

    耀眼的灯光照射在他的身上。

    这时候,观众席上的冷雨晴心酸落泪。

    她记得三天前的陈远,他是那样的风趣幽默,他是那样的帅气。

    可现在,他却胡子拉渣,萎靡不振。

    而程建华也在观众席上,他冷漠的看着陈远。这时候,他心里升腾出了无比的快意。

    杭行天也来了。

    杭行天是听说了陈远的情况特意赶来的。他要看看陈远的报应。

    至于萧冰情,萧冰情还是白痴状态。杭行天的弟子们并不是神域弟子,所以也没有资格进到这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