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毛骨悚然
    上午十点,陈远终于祭拜完了神帝。

    这时候,阳光普照在神殿外面的庭院里,那几棵老桑树的枝叶茂盛。阳光穿透枝叶,照射在地上。

    这是一派明媚的春光。

    陈远心里却是有一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要是早知道祭拜神帝这么麻烦,他说什么也不在这神域之中过夜了。只要离开了神域,那就不需要来祭拜神帝。

    反正每年只需要保证祭拜足够十二次,那就没什么事儿了。

    陈远刚一出神殿,冷雨晴就从一边跳了出来。

    她显得欢快无比,说道:“走吧,小师弟,咱们去见师尊!”

    陈远心下却是生了警惕,这冷雨晴到底是真的天真烂漫,还是……她与自己这般亲热,该不会是无虞师尊授意吧

    而且,现在自己刚一出来,她就守在一边。

    无虞师尊会不会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原石

    那原石,陈远还是藏在身上的。主要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藏哪儿好,万一被偷走了,他都不知道找谁哭去。如今陈远好歹也是白银级别的弟子。那也没什么人干来明抢。

    陈远心里想法许多,面上却是不露声色。他微微一笑,说道:“好!”

    眼下陈远也没别的办法,因为三粒九转金丹,这可是他志在必得的。他必须去无虞师尊哪儿领取。

    当下,冷雨晴在前带路,陈远紧跟其后。

    两人朝着无虞殿内而去。

    那无虞殿在神殿的东南方,无虞殿的外表看起来像是一座英国贵族的宫殿,充满了皇室的风格。

    陈远与冷雨晴来到宫殿外时,冷雨晴朝守门的人淡冷说道:“我们是奉师尊之命前来,这里是手令!”她说完之后,便亮出手令。

    那守门人立刻放行。

    陈远微微诧异的看了一眼冷雨晴。因为这时候的冷雨晴显得很是沉稳冷漠,与之前的天真烂漫是两个极端。

    不过,陈远也不追究这些。他现在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无虞师尊找自己不仅仅是要给自己九转金丹这么简单。

    进了宫殿之后,冷雨晴朝陈远格格一笑,说道:“小师弟,怎么样被我吓倒了他们这些看门的,都是狗眼看人低,就得对他们凶一点,知道吗”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嗯!”

    那宫殿的的大殿地面,光滑如镜,里面铺了一条黄金色的地毯,周围的铜器,玉器种种,全部彰显富贵,奢华。

    而在大殿的最上方,还有一张类似皇帝宝座的座椅。

    这一切的配套设施,似乎都是为了衬托宝座上的人。

    陈远不由暗自腹诽,这神域里的一个个,都特么是想做皇帝还是咋地全是这幅德性!

    “小师弟,你在这儿等会,我去汇报师尊。”冷雨晴随后说道。

    陈远点点头。

    冷雨晴便快速进了内殿。

    不多时,冷雨晴和梵无情一起出来。走在最前面的便是梵无虞师尊。

    梵无虞师尊眼下换了一套黑色的中山装,他看起来显得格外的威严。

    他的眼神淡淡漠漠的,好像什么事情都不经于心。

    可是,他身上所展现的威严却又让任何人都不敢亵渎。

    梵无虞师尊一出现,陈远便低下了头。

    这些个大佬,一个比一个厉害。陈远在他们面前不过是小虾米而已。

    就算是梵无情伸出一根小指头,都可以捏死陈远。又何况是梵无虞师尊!

    不过,陈远暗自想:“这梵无情是无虞师尊的儿子么”

    便也在这时,梵无虞坐到了宝座之上。

    梵无情和冷雨晴分别站在两边。

    陈远也是个知情识趣的人,马上抱拳作揖道:“外门弟子陈远,见过师尊!”

    梵无虞微微一笑,说道:“免礼吧。”他虽然威严,但此刻却显得很是和蔼。

    “谢师尊!”陈远马上说道。

    他并不敢去看梵无虞的眼神。

    这整个大殿都给陈远一种极其强烈的压迫感。

    这时候,梵无虞接着说道:“陈远,你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很不错,也给我们无虞派系长了脸。这是你应得的奖励,拿去吧。”他说完之后,便让梵无情递上锦盒。

    梵无情面无表情,还真是和这名字很配。他便拿了锦盒递呈到陈远面前。

    陈远接过锦盒,马上说道:“多谢师尊。”他嘴上在说谢谢,心里头却是很郁闷。

    他真怕里面不是九转金丹,万一不是,自己走出去之后再说不是,那就是找死了。

    可陈远也不好意思当着无虞师尊的面查看里面是否九转金丹。

    陈远想了想,暗道:“这是神帝所赐予的,谅这无虞师尊也不敢弄鬼。”这样一想,他也就稍稍心安了。

    “这是你应得的。”梵无虞淡淡一笑,说道。

    陈远便保持一个尊敬的姿势,他并不敢多说什么。

    他心里之祈求着快点拿了九转金丹,然后拍拍屁股离开着无虞殿,离开神域,回到华夏去。

    妈了个蛋的,这里实在是太让他觉得不自在和压迫了。

    “洛宁和你一起前去寻找西奈法典,如今任务完成,怎不见她回来”梵无虞又问道。

    陈远马上说道:“回师尊的话,宁师姐觉得耶路撒冷的风光甚好,所以一时流连忘返了。”

    梵无虞说道:“原来如此。”他顿了顿,又道:“年轻人之中,像你这么优秀的人并不多。本座已经有十余年不再收弟子了,今日见你却是十分欢喜。这样吧,你在这里给本座磕三个头,本座就此收你为徒。三个头之后,你便是我神域二代内门弟子,以后身份尊荣无比。”

    这等于是莫大的恩赐。

    若是普通人,寻常人听到了肯定会欣喜若狂。

    但这一瞬,陈远却感觉到了毛骨悚然。

    若是没有听凌前辈的话,陈远还不觉得什么。可这一刻,陈远想到了凌前辈的提醒。

    很显然,梵无虞师尊是想谋夺自己的原石。

    本来,陈远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梵无虞走的就是高冷范,可刚才对自己这么和蔼,他听着都起鸡皮疙瘩。想来,这梵无虞为了自己的原石,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可是,眼下自己要怎么应对直接拒绝吗

    “怎么你不愿意”梵无虞的声音立刻冷了下去。

    陈远马上躬身抱拳道:“回师尊的话,弟子当然做梦都想成为您的亲传弟子,只是可惜,弟子却没有这个福分。”

    “怎么说”梵无虞淡冷的说道。

    冷雨晴在一边却是脸色微微担心。

    那梵无情依然冰冷。

    陈远便说道:“只因弟子从小无父无母,乃是我师父将我收养。在弟子心中,只有师父一人,实在无法再拜他人为师。还请师尊谅解弟子为难之处!”

    梵无虞脸色微微缓和,他说道:“那倒也无妨,你做本座的亲传弟子,却也不影响你和你师父的关系。本座并不要求你改换门庭。”

    陈远暗暗心寒,这梵无虞如此上赶着要自己做他的弟子,当真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了。

    本来嘛,自己的资质虽然不错。可和这几位亲传弟子比起来,还是落后了许多。

    这梵无虞眼高于顶,若不是因为有所图谋,哪里会这么委屈求全,非要自己当他的弟子不可。

    陈远可以想见,一旦自己真诚了梵无虞的亲传弟子,那后果绝对凄惨。

    “师尊!”陈远马上说道:“师尊抬爱,弟子感激不尽。但家师留有师训,绝不能再拜他人为师。如有违誓,天诛地灭。”

    那梵无情这时候终于开口了,他说道:“放肆。陈远,你是修大道之人,当知所谓誓言,不过是个牙疼咒罢了。师尊一再抬爱于你,你岂可再而三的不知好歹还不快磕头拜师”

    “是啊,小师弟!”冷雨晴也说道:“拜了师尊,以后咱们就是同一个师父。师父这儿,有你想象不到的好处,你怎么这么傻啊”她是真心为陈远担心焦急,担心陈远得罪了师尊,焦急陈远会惹来大祸。

    陈远深吸一口气,他说道:“不管别人将誓言当做什么,但我绝不会违背自己对师父的誓言。哪怕是刀斧加身,亦绝不动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