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踏歌而行
    陈远又说道:“而且,您能喜欢的女人,必然是非常优秀的,不是吗”

    凌先生淡淡一笑,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也看得出,你受这方面的困扰很深。既然今天你问我,那我便跟你好好说道,说道。”

    陈远马上虚心受教。

    凌先生微微一叹,说道:“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和你有一样的困惑。我们并不是天生的花心大陈卜。如果当年,我不是陈凌,我是一个普通人,我自然是娶一个妻子,过着平凡的日子。”他顿了顿,道:“当然,我不是说因为我很有本事,所以我要三妻四妾。而是因为,情爱这个东西,他是人类无法压抑的。因为感情而能产生的力量,它是无限的。”

    “我刚才说,如果我是普通人,我不会有这些烦恼。人嘛,在这个社会规则下,就要遵守规则。怎么可能三妻四妾可是后来,我卷入了许许多多的麻烦,还有许许多多的仇恨。我必须要强大,强大才能保护我的家人,妻子。但在这其中,我会遇到许多的人和事,也会和别的女人产生交集,或者产生感情。一开始我时压制的,我不能对不起我的妻子。但是这种压抑情爱的心绪,会让我心里不畅快。我不畅快,修为无法提升。但我的仇人越来越强大。这是一个很矛盾的情况。当时,我为了家人,妻子,只有去畅快心绪,爱恨由心。”

    凌先生说到这里,便看了陈远一眼,道:“小兄弟,你要怎么处理你的感情,那要取决于你想做什么样的人。你若想要做个小富即安,守着老婆,儿女过日子。只要这是你想要的,你当然,也一定要从一而终。但你若要在这场天地杀劫中厮杀胜利,做个大人物,那你就不能压抑情爱。因为那最终只会害人害己!你想好你要做什么样的人,那么你心中就会有答案。”

    “这个社会有社会的规则,游戏也有游戏的规则。”凌先生继续说道:“神域也有神域的规则。普通人,要遵循规则。而你如果想要在这场天地杀劫中脱颖而出,那你就要跳出规则。不能让规则束缚于你。就像是大资本家,一杯红酒几百万,那是普通人一辈子都奋斗不出来的。”

    陈远若有所悟,他觉得自己似乎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但具体的,陈远又说不上来。

    凌先生说道:“而且,我现在还有一点觉得有些悲哀。”

    陈远马上问道:“悲哀什么”

    凌先生说道:“我感知的到我的生命还很长久,但我的家人,妻子却都在变老。这是她们的生死无常,我无法去改变。在时间长河里,终究,她们都只会成为过客。”

    “而您却要永恒,所以您觉得悲哀”陈远说道。

    凌先生淡淡一笑,说道:“永恒与天齐寿吗”他没有说是还是不是。

    陈远也不好多问。

    凌先生随后说道:“好啦,该说的我都说了。这方面,我也只能言尽于此。你也该说说你的故事了。”

    陈远喝了一口啤酒,便开始说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陈远对凌先生感觉特别的信任和亲切。就像是忘年之交一样。

    凌先生身上有种温润君子的气质。

    陈远便从自己的身世开始说起。然后又讲到师父的栽培,以及被丢到非洲战场磨练等等。

    最后回到海滨来保护妍儿等等。

    陈远跟凌先生也没什么好避讳的,他连他偷看许舒洗澡,喜欢许舒都说了出来。

    又讲了后来被迫种种,不得已加入神域,还娶了司徒灵儿。随后,陈远还说了自己去找所陈门王的宝藏,得到了原石等等。

    这一切说完后,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凌先生听的很认真。

    他听完后,脸色微微古怪,说道:“小兄弟,你连原石这种机密的事情都与我说,就不怕我抢了你的你要知道,那约柜能够呈现五维空间,便是证明原石里有非常强大的法力。这种东西,在高明人眼里,那是绝对的稀世珍宝。比如说我……”

    陈远一呆,随后他一笑,将那原石拿了出来,说道:“前辈,您若想要,何必要抢。晚辈送您就是!”

    凌先生再次多看了陈远一眼,说道:“有趣,有趣!”他顿了顿,道:“不过小兄弟啊,这原石虽然无比宝贵,但也会为你招来灾祸。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是这个道理。我建议你将其找个地方好好藏起来,千万不要露白。等到将来,你有足够的法力来开启原石的力量,再去取回来用。”

    陈远不由道:“这原石还需要法力来开启”

    凌先生说道:“当然,法力就是强大的精神力,就像是信号联络。你有足够的信号,才能沟通传输里面的法力。”

    陈远恍然大悟。他说道:“不过前辈,我现在也用不着。要不先借您用一段时间”

    凌先生摆摆手,说道:“不用,虽然原石是个好东西。但我与你今日见面,乃是缘分。我这前辈要你小辈的东西,那也太不像话了。”陈远说道:“前辈……”

    “不必多说了。”凌先生严肃起来。

    陈远见状就真不敢多说了。

    随后,凌先生说道:“对了,你说的司徒炎老先生,我的确有些印象。当初在燕京,有幸和老先生相见。老先生在功法修炼上有些疑问,我顺便交流了一番。没想到,咱们之间还有这一层缘分。”

    陈远嘿嘿一笑,说道:“我爷爷一直以见过您为荣呢,等这次回去了,我说说跟您在一起促膝聊天的经历,一定羡煞死我爷爷。”

    凌先生哈哈一笑。

    他顿了顿,说道:“对了,我还有件事要交代你。”

    陈远马上围襟正坐,道:“前辈请说!”

    凌先生说道:“你这次去执行了所陈门王宝藏的任务,取回了西奈法典。你的师尊梵无虞,他肯定知道约柜也被你找到了。这原石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他肯定想得到。不过,他是长辈,也不好直接强抢,因为神帝还在冥冥之中呢。”

    顿了顿,凌先生继续说道:“但是,梵无虞可以先将你收为内门弟子。那时候,你千万别答应。你若成了他的内门弟子,那么他有掌控你生死的权力。到时候,你若不交原石,只怕性命不保。”

    陈远心下一凛,他这才意识到这原石可能是个大祸患。

    凌先生继续说道:“但你也绝对不能将原石交出去,因为这原石是你的机缘。将来对你来说,有莫大的作用。你若将机缘拱手相让,那将来,谁也救不了你。”陈远点头,说道:“我记住了,前辈!多谢前辈提醒。”

    凌先生摆摆手,说道:“不过你即使不成为梵无虞的弟子,梵无虞只怕也会起幺蛾子,你要多加小心防范。”

    陈远说道:“我会的,前辈。”话虽然这么说,但他心里还是有些七上八下。

    那可是梵无虞啊!

    而且,保不准其他的如左天宗,宁天都这几位师尊也动念头的。

    不过,陈远暗自咬牙,既然前辈都说了,这是自己的缘分。自己绝不能将其拱手相让,拼死也要保护住。

    接下来,两人继续聊起天来。

    这会儿,却没有聊什么严肃的话题了。

    陈远倒是很想让凌先生指点一下武学上的事。不过他也不好意思提。

    提了就好像事有所图一样。

    凌先生却也不多说这些。

    两人喝到最后,都喝的有些多了。

    凌先生似乎很是感慨,又或则说,是因为他要离开,所以会对这个地方很留恋。

    他最后吟道:“天地何用不能席被,风月何用不能饮食。

    纤尘何用万物其中,变化何用道法自成。

    面壁何用不见滔滔,棒喝何用一头大包。

    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

    从何而来同生世上,齐乐而歌,行遍大道。万里千里,总找不到,不如与我,相逢一笑。芒鞋斗笠千年走,万古长空一朝游,踏歌而行者,物我两忘间。嗨!嗨!嗨!自在逍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