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要不要摸?
    陈远的记忆力是很强大的。

    能够靠自己本事修炼到金丹期的,都是聪明之辈。

    陈远醒来后没多久,洛宁也醒过来了。

    “你梦见什么了”洛宁先问陈远。

    陈远说道:“许多的祈祷,这些祈祷我听不懂,但是我记了下来。”

    洛宁说道:“我也是听到了许多祈祷,我也记录了一些。走吧,咱们去见坤格林博士。”

    陈远点点头。

    当下,两人就出了哭墙。

    这时候又已经是凌晨五点了。

    当真也算是星夜赶路。

    两人在早上六点到达了圣和医院。

    这时候,天还只是蒙蒙亮。

    两人在病房里再次见到了坤格林博士。

    “博士,你先什么都不要问。我们想请你翻译几段语言。”陈远说道。

    坤格林博士微微疑惑,但也没有多问,说道:“你说。”

    陈远便说道:“¥%

    @¥%%……”

    坤格林博士听闻后,不由微微变色,他说道:“你从哪儿听来的这些话”

    陈远说道:“梦里!我和洛宁去了哭墙,在哪里做了一个梦。梦里,这些声音在我脑海里回旋,我记了下来。说的是什么”

    坤格林博士脸色古怪至极,说道:“是一名老犹太人的哭诉,他说他叫做弗兰克,他遭受到了美国白人的不公平待遇。”

    “原话是什么”陈远问。

    坤格林博士便说道:“真主啊,我是您的信徒弗兰克,那该死白人的捡了我的钱袋,却说是我偷了他的。我向警察申述,可警察也帮着白人。他们还叫着让我们滚出他们的国家。真主啊,我们也不想寄居在他人的国家,但我们家园已经没有了,您说我应该怎么办”

    陈远闻言便又说了一段文字。

    坤格林博士翻译着说道:“真主啊,我是您的信徒艾陈义,我从英国过来。那些可恶的白人,禁止我们犹太人买地皮,那些可恶的基督教徒也痛恨我们。我们是没有家的孩子,我在梦里,无时无刻不想回到您的怀抱里。”

    陈远接着再说了一段文字。

    这一段是犹太人再经历了两千年的流浪和迫害后,他们从四面八方朝巴勒斯坦聚集的兴奋祈祷。

    陈远说完之后,洛宁也说了他记录的。

    其中却还有犹太人中的恐怖份子来做祷告。

    “真主啊,我们已经策划好了一起火车爆炸事件。这列火车有很多阿拉伯人,也有很多英国人。我们的手上将血流成河,但我们不怕。因为我们都是为了重建自己的家园。真主,请您宽恕我。”

    坤格林为陈远和洛宁一一翻译。

    这些翻译的祈祷中,大部分都是流浪在外的犹太人在真主面前忏悔,或则祈求真主。

    他们来自不同的年代,但却在哭墙那里留下了磁场印记。

    这也是陈远和洛宁为什么能将这些语言记录下来的原因。

    在梦里,他们的脑域放空,就像是摄影机,将那些磁场印记记录。

    说起来,犹太人的确是很不容易。

    他们在两千年前,失去家园,从此流落各地,他们不容于基督教徒。

    陈远和洛宁有些头疼,因为他们还是无法知道西奈法典的下落。

    而且哭墙这个线索也算是已经废了。

    那么最后也就只能将目光锁定在第三圣殿上。

    但去那儿找第三圣殿呢

    这时候,坤格林博士却很感慨,他就是犹太人。他说道:“我们犹太人,不能用苦难,或者可怜这些形容词来形容。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吗”

    陈远与洛宁微微一呆。陈远说道:“是坚定吗坚定的犹太人。”

    坤格林博士硕导:“可以这么说。”他说道:“我们曾经遭受过很多歧视,迫害,甚至大屠杀。但我们为了建立自己的家园,也曾经无所不用其极。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们的信仰。犹太人的信仰。不管我们分散在世界各地,在建国的时候,我们都会如河流朝大海汇聚。这就是犹太人!”

    陈远在这一刻对犹太人又有了新的认识。而且,他还知道,犹太人是非常聪明的。他们包揽了全世界百分之二十几的诺贝尔奖项。

    这些且都不说,陈远和洛宁头疼的是如何寻找西奈法典。

    哭墙,圣石都已经看过了。

    做了几个梦,也确定了西奈法典的确存在。

    下一步呢

    下一步该怎么走

    怎么找寻西奈法典怎么找寻第三圣殿

    没有任何的头绪。

    这时候,坤格林博士也不能再提供更多的线索了。

    洛宁给坤格林博士再次留下了一粒聚灵丹,随后,陈远和洛宁离开了医院。

    出了医院时,天色已经大亮。

    晨曦洒照在医院的庭院里,那阳光透过树叶洒照在地上,斑驳琉璃,就如撕碎了的纸屑一般。

    这时候,洛宁的情绪不高。

    之前,两人还有未探寻的希望。所以可以吃好,喝好,睡好。

    但眼下,却不知道该怎么去找了。

    陈远倒是洒脱一些。

    两人在医院外面买了早餐吃了,随后,陈远开车回酒店。

    那知道刚一开出去,洛宁忽然说道:“我突然不想回去,想去走一走,你先回去吧。”

    陈远刹车,他没有阻拦洛宁。

    洛宁当即打开车门走了。

    陈远则回到了酒店,他在酒店洗完澡,便喝了一杯红酒睡觉。

    醒来的时候,又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这几天,陈远觉得日子都过颠倒了。

    他起床,洗漱。随后便想下去吃晚餐。

    便在这时,有人敲门。

    陈远前去开门。

    敲门的正是洛宁,洛宁一手拿着黑啤,另一手提了一袋黑啤。

    她满身都是酒味儿,而且,她的脸蛋红红,带着一种蹒跚的醉态。

    陈远微微意外,他也没多说什么,当下便将洛宁让了进来。

    “喝酒!”洛宁举了举手中的一袋黑啤,对陈远忽然妩媚一笑。

    这个笑有够让陈远**的,一瞬间,觉得心儿都酥了。

    这是陈远第一次看见洛宁有这样风情的一面。

    一向以来,洛宁都给陈远一种严肃,难以亲近的感觉。

    陈远反手将门关上。

    洛宁则坐到了沙发上,又将那一袋啤酒放到了茶几上。

    陈远来到了她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下,他也拿了一听黑啤在手上,随手拉开易拉环。顿时,一股气体冒了出来。

    陈远咕噜喝了一大口,随后对洛宁苦笑着说道:“宁师姐,咱们还有二十二天的时间,也还没到绝望的时候。你这也绝望的太早了吧”

    洛宁看了陈远一眼,她这时候眼神带着一种勾人儿的味道。她说道:“谈不上绝望,只不过是悲哀自己罢了。我有一身修为又如何事事都不能由我心意,现在找西奈法典也是完全没有头绪。即便找到了,知道了真相,却又更怕那个真相。我觉得我活着就是一悲哀。”

    陈远完全懂了洛宁的心情。

    他便也不多说,只是陪她喝酒。

    喝到后来,洛宁又醉了,便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天又黑了。

    套房里的水晶灯盏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洛宁睡在沙发上,醉态可掬。

    她穿着白色圆领恤,里面的黑色文胸若隐若现。

    牛仔裤将她的浑圆紧绷的大腿展露得玲珑毕现。

    而且,她得脸蛋是那样得美丽,那样得没有瑕疵。

    在灯光映衬下,仿佛有一层圣洁的光辉。

    陈远一时之间看的入了迷。

    这时候,陈远脑海里一个邪恶的念头不可抑制的跳了出来。

    自己要不要去摸一摸她的大白兔呢

    反正她喝醉了,不会知道。

    这个念头一旦生出来,就有些不可抑制。

    陈远这时候也完全不去考虑自己是结了婚的人了。

    男人,在这个时候都是没有理智可言的。

    不是说陈远完全没有克制力。

    最主要的是洛宁的身份太特殊了。

    摸一摸她这样身份的人,那感觉是绝对截然不同的。

    陈远觉得这是眼前唯一的机会,如果错过,那是要天打雷劈的。

    不可自觉的,陈远的呼吸粗重起来。

    他慢慢的伸出了罪恶之手,安禄之爪。

    眼看着,陈远的手就要揉上洛宁胸前饱满的大白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